当前位置:春宵社 > 不朽道尊>不朽道尊 第七十五章 飞星楼

不朽道尊 第七十五章 飞星楼

    天才壹秒記住『wWw.chuxniaosh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少爷,你难道一点都不伤心么?”

    在去往飞星楼的路上,岳长安如此问着岳池。【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安叔都听到了呀。”

    “嗯,我的神识一直笼罩四周,这是少爷您的吩咐。”

    “哦,原来如此。”岳池回答着,斗篷之下突然响起得意的笑声,随即便听他道:“我干嘛要伤心?因为李清影说没有喜欢我。”

    岳长安此时跟岳池是同样的打扮,整个人都隐藏在斗篷的阴影里,根本看不清形貌。他道:“少爷不是喜欢清影小姐的么?”

    他的意思当然是,你不是喜欢李清影的么,为什么被拒绝了还不伤心。

    岳池此刻要落后岳长安半步,亦步亦趋的跟在岳长安的身边,好似一个下人。他笑起来,点头:“是啊,我是有些喜欢那个丫头,她也喜欢我。”

    “啊?”岳长安顿时有些疑惑,可不等他发问,岳池就自顾自的解释道,“原本以为,她答应我的邀请出来,是想要跟我顺便聊聊天的,可她直接拒绝了我对她的好感,而且还跟我摆事实讲道理。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

    岳长安下意识的反问。

    岳池得意的道:“说明她特别在意我的感受,就也说明,她已经喜欢我了,这是证据。而且你应该注意到了吧,她跟我提到了境界和寿命,想来,她便是因为这一点才违了自己的心意。究其原因,不过是顾忌我资质差罢了。

    但资质这种东西,对于现在的你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所以,未来只需要一个契机,那丫头就会疯狂的爱上我。她今天说了这话,就已经输了。”

    岳池说着,又叹了口气:“都怪我太优秀了,这才两个多月啊,就快要将这岳阳城第一美人给拿下了。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岳长安张了张嘴,有些无语,随后他想了想,神色郑重的劝道:“少爷,眼下时局凶险,感情是小,生死是大。你不能为了儿女之情,就忘了生死大事的。”

    “知道了安叔,不妨碍的。”

    岳池笑着点头。

    长宁大街上有许多人,其中还多出了一些服装怪异、口音怪异的外乡人。这是因为升仙大会临近,小川域各个地方的人开始往岳阳城聚集了。

    长宁酒楼本就距离坊市不远,两人只走了一刻钟就到了。

    坊市不比大街上,这里的人不多,一条长街,只有零零散散的百十人,大多都是修仙者,比起长宁大街,这里显得有些冷清。

    岳池两人一身斗篷的到来倒是没有引起过多的关注,这里大多都是修仙者,来坊市要么是购买法宝丹药,要么就是售卖灵药等材料,每一笔交易都要涉及到灵石,也不知道谁会对其心生歹意。所以除了岳阳城那些大家族之外,散修们为了安全起见,来坊市的时候都半会做一些伪装的。而像岳池两人这般一身斗篷的,太常见不过。

    这处坊市为左家所有,不大,也就是一条长仅五里多的街道而已,横跨东西两个方向,街道两旁是数十栋房舍阁楼,大大小小,或高或低,错落分部其间。装潢大多大气粗狂,倒是与岳阳城其它地方的建筑风格还是有不小的差异。

    这里有一大半都租给了其他中小修仙家族,坊市的最末端,还有一大块空地,那是专门留给普通散修摆摊所用,坊市抽取一定的提成,同时给那些散修提供秩序和保护,免得他们的东西在坊市中就被人抢夺了。当然,出了坊市就不管左家的事情了。

    不仅左家是这样的模式,其他几大家族的方式都是类似的,并没有什么出奇。

    而岳池他们要去的飞星楼,则是左家与飞星商会合办的一家商楼,在岳阳城以诚信出名。

    他们现在要卖的东西是脏物,岳家的商楼自然不能去,苏家明哲保身,面对岳家丢失的东西,他们绝对不敢要,而李家的商楼,大多都吃不一千多灵石的货物。所以,拥有联合背景的飞星楼,便成了最佳的选择。

    而且岳池还考虑到,他们不仅要卖出灵药,还要购买灵丹、符箓和法器这些,而左家当中就有一名三品炼器师,他们想要购买到合心意的法器,就非是这里不可了。

    至于岳长安等人,岳池已经想地很清楚了,芸娘不知道什么原因要杀他,但总不会身边所有的人都想杀他吧。所以他决定,他还是要想原本一般去信任他们,但今后也要开始心生提防,永远都要给自己留一记杀手锏。

    两人也没有闲逛,径直来到了飞星楼。

    这栋上楼,是一栋五层阁楼,门面几乎有其他店铺三个那么宽。门前两尊高大的貔貅石雕耸立,形貌威严,其意义是招财进宝,只进不出。

    抬头一看,岳池不仅眉头微皱,这口气这也太大了。

    飞星楼大门上的匾额除了“飞星楼”这四个字大气了一些,到没什么特别。到是门栏两边挂着的一副对联,很是嚣张:飞星幻月宝光暗,仙剑神丹是等闲。

    “既然敢挂这样的对联宣传广告,那么里面法宝丹药的质量,多半是不会太差了。”

    打量完毕,岳池便跟着岳长安走进了飞星楼中。

    他此刻扮演的,是岳长安的一名晚辈,所以跟在后面。

    毕竟岳长安的修为是凝气境,比他高了一个大境界。若是还以他主事的话,那就是告诉对方,他是某个修仙世家的公子少爷。这样一来,在他拿出那些脏物之后,对方就会根据这个情况,大致锁定一个范围,然后根据这个线索,便有很大的可能查到他的真实身份。

    而岳长安也根据他的江湖经验,也说出了类似的建议。而且不带这个老帅哥一起来还不行,你一个引气四重的小修士,带着一批价值不菲的灵药来售卖,就相当于将一头小绵羊放在鳄鱼的眼前,被谋财害命的几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飞星楼大堂宽敞明亮,一眼望去,大堂右侧整齐地摆放着一些黄丹木制成的长橱柜,橱柜后面又是水玉打造的展架。一眼望去,有一种大气磅礴之感。

    大堂内此刻也就十三四人,却只有五名青衣小帽的伙计。岳池两人进来的时候,那五名伙计都在接待客人,也就没有立即过来招呼,也是看到他们身穿斗篷一副散修打扮,觉得有所怠慢也没什么。

    最里面有一张桌子,一名留着山羊胡须的锦袍中年人正对一名手持长枪的年轻武者说着什么,看他手中拿着一块玉佩,吐沫横飞的样子,应该是在推销那件一品法器了。

    无人招呼,岳池两人便随意打量着,步子却没有停留,向着那名山羊胡走去。

    晃眼一看,满目全都是凡器和一品法器,这对他们没有任何作用,停下来观看,只不过浪费时间罢了。

    展架上大多摆放着一些的刀剑兵器,全都是寒光闪闪,锋锐逼人。

    往里走,凡器减少,法器开始增多,有笔、玉册、长弓、长剑、手镯、戒指等等,每一件都是制作精美,流光溢彩。

    而橱柜中的东西,种类就要多得多了,一眼望去五花八门,全都是修士最常用的法器、符箓之类的物品。

    锦袍中年人跟那名年轻武者说这话,见到岳池和岳长安径直向他走来,不仅抬头看了一眼,随即目光落在岳长安身上的时候,立即轰地一下站了起来,直接就撇下那名年轻武者,一边从桌子后面走出来,一边对这边抱拳道:

    “鄙人史健,是这家店的掌柜。见过这位道友了,不知道友是来购买法器呢,还是购买丹药?”

    那名年轻武者被冷落,却也不敢发怒,说话的可是飞星楼的掌柜,他都要主动行礼的人,必然也是跟他同样境界的修仙者了。

    而此时,岳池已经在暗暗打量这个名叫“死贱”的掌柜了。

    修真界中,直接施展天眼术或是用神识窥探某个修真者,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一个不好就会引发两方不死不休的大战。所以,岳池只是在观察而已,他敏感的五感,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磅礴的法力波动。

    这个人,修为至少是在凝气三重以上。

    岳长安淡淡地抱拳回礼,说道:“买东西,也卖东西。”

    “原来是贵客上门,哈哈,道友请随我上楼看茶,好东西可都在楼上呢。”

    这个名叫史健的中年人脸上露出喜意,卖东西又买东西,好啊,这可是两头生意,两边都有得赚。

    所以,他赶紧请人上楼,一名凝气境要买东西,至少也是二品法器或是二品灵丹,还让人家待在这大堂之中,有些失礼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chunxiaosh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