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不朽道尊>不朽道尊 第七十二章 惊闻

不朽道尊 第七十二章 惊闻

    天才壹秒記住『wWw.chuxniaosh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明白了。

    难怪自己今晚的行动这么顺利,原来今天轮值的人在这里享受香艳之福啊。

    这样的场景,他以前只在电影中看过,哪有几乎见到真人秀,岳池顿时来了兴趣。

    这时候,里面那个女人的声音愈发低沉悠长,似愉悦,似痛苦。另外一名女子的喘息之声同样也变得急促起来,声音还带着着焦急。

    岳池双眼变得贼亮,闪耀着绿油油的光,同时只感觉下身一阵火热挺直,昂扬而起。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还没跟那个女子欢好过,这时候在屋外窥听,看不见具体情形,真是好不刺激,而且印在窗户上的剪影实在是撩人心神。

    “咕噜。”

    岳池颇有些艰难地吞了唾沫。

    “不行,有道是孤阳不长,孤阴不生。为了修炼,等将这些灵药换成修炼所需的灵石之后,老子一定要去醉香楼去去火气。”

    岳池在心里狠狠地下着决心。

    色壮人胆,他的脚步慢慢踱到了石屋的窗口,左手掐了个指决,屏住呼吸,右手按在窗户的一角,轻轻往外拉,窗户悄无声息地被拉开了一条缝隙,岳池的视线顿时扫了进去。

    就是这么一眼,岳池眼中的火热全部消失不见,瞳孔剧烈收缩!

    这间石屋有些高,故而从窗户的缝隙,可以很清楚看清里面的全貌。此时床上,哪是什么百合正在欢好,确分明是一个女子状若疯狂压抑的低吼挣扎,而另外一名女子则是抓住那疯狂女子的双手,整个人扑倒在对方身上,夹着对方的腰腹,拼命地不让她动弹。

    不仅如此,这两个女人中的一个,岳池还是认识,不是别人,正的芸娘身边那个冷到淡漠的女护卫萧夜!

    她此刻仿佛正在忍受着某种巨大的痛苦,浑身肌肉痉挛颤动,胸口剧烈起伏着,浑身汗出如浆,早已经将她浑身打湿,衣物贴在她的身上,让她身材的玲珑曲线完全显露在岳池的目光中,一双健美修长的大腿绷地笔直。

    岳池丝毫都不觉得这场面**,因为那双腿上面,一条条青筋仿佛蚯蚓一般疯狂弹动。力量之巨大,让压着她的女子很是吃力。

    岳池愣住了,他太熟悉这一幕了,因为曾经有十二次他都是亲身经历过的,这是……生死劫啊!

    眼前出现在萧夜身上的场景,比他经历的那些生死劫要轻上许多,至少萧夜还可以动弹。

    在岳池的凝神感应下,他打开窗户的瞬间,就从萧夜的身上感受到了淡淡的劫力波动。那么的熟悉,以至于让他不可能认错,这样的波动,让他瞬间感觉身心冰寒。

    常平,没错,他没有感应错,是常平的劫力波动,萧夜中了常平的生死劫!

    他瞬间想到了许多,常平没能回到岳阳城,那么萧夜受伤,就只能是……

    岳池的眼神呆滞了一瞬,随后,他赶紧将那个令他遍体生寒的想法甩出脑海,可马上,这念头又萦绕了过来。

    “不会的,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不可能,我一定要弄清楚。”

    他眼中寒芒闪动,就要直接拉开窗户,进入石屋之中将这两个女人制住,好审讯一番。

    就在他刚要动作的时候,石屋内的萧夜身形却是猛地一挺,竟然直接将压在她身上女子给弹飞了起来,而她自己则是弓起了身子,发出一声长吟。然后就看见她身形又颤抖了一阵,脸上浮现两团潮红,然后才神情疲惫的瘫软了下来。

    这样的情况,让岳池的动作顿住了,接着他悄悄地重新将窗户掩上,静静地停在石屋后面的阴影中。

    “小曼,谢谢。”

    屋里,萧夜的声音有些嘶哑的响起,方才生死劫发作,让她消耗极大。

    那被弹飞的女子已经爬了起来,她苦笑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虚弱的道:“你感觉怎么样了?”

    “还好。”

    萧夜平静地道。

    小曼望着萧夜苍白如纸的脸庞,叹了口气:“一定很痛对吧。可惜我炼制出来的镇灵丹就只能达到这个效果了。若是想要根治的话,就必须要让至少筑基后期的强者给你洗经伐髓。不然的话,你这种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作一次。”

    萧夜长出了一口气:“不用了,让小姐回去求那些老家伙,我不愿。况且这是我自己轻敌所至,等我自己慢慢将这些邪气消磨干净也就是了。”

    小曼大急:“这怎么能行,你这病不定时发作,每一次都是死去活来的,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我恐怕你再坚持两次,就要心神失守,精神崩溃了。”

    萧夜神情已经恢复了淡漠,她小声的、淡淡的说:“总也好过去麻烦小姐……”

    听到这里,窗户外面的岳池一颗心心沉到了谷底,脑海中仿佛有一声声天雷炸响,让他的全身都跟着颤动起来。他的眼前开始发黑发晕,随即,他猛地一甩头,整个人后退两步,身形一展,向着灵药园外激射而去,这一刻,他只想要逃离这片天地。

    “什么人!”

    却是岳池精神恍惚之间,不小心露出了大一点的灵气波动,顿时身后就传来一声娇喝。

    接着,石屋中的那叫小曼的女子就飞快的蹿了出来,看到的,只是一闪而逝的一团黑影。

    她愤怒地瞪大了眼睛,随即毫不犹豫的向着岳池消失的方向狂追而去。

    小曼施展的也是御风决,但速度却是奇快如风,往往只是在草尖上轻轻一点,整个人立刻就纵出去八九丈。

    片刻之后,小曼就快要接近灵药园外园的围墙了,此时周围一片安静,就连方才的嘈杂之声也都低到弱不可闻,视野之中除了黑雾什么都没有。

    突然,小曼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险从右侧传来,她不敢怠慢,前奔的身形瞬间顿住,整个人想着后倒退。而这个时候,一柄通体黝黑的法器飞剑已经电射而至,刹那间就来到了她的面门。

    小曼虽惊不乱,双手再胸前快速掐诀,一道冥青色法力护罩瞬间浮现在她的身前。

    下一刻,黝黑飞剑就已经撞在了上面,仿佛刀切豆腐一般,随着一声不大的“啵”声音,黝黑飞剑如入无物般地直冲进来,然后向着小曼的脖颈削去。

    岳池这一剑,简单,质朴,没有任何花俏,但威势之猛,却是小曼前所未见的。

    在最后关头,小曼瞬间祭出了一面青色木盾,继续挡在了身前,虽然依旧没有挡下,被诛邪桃木剑轻易将其刺了个对穿,但好歹给她争取到了一丝时间,她的身形在这眨眼之间就向左挪移了三尺,紧接着,诛邪桃木剑就从她的身边穿了过去。

    寒光闪耀之间,红痕翻卷,然后裂开,渗出血珠,流出殷红的血液来。

    小曼不敢停留,继续施展御风决躲避,同时一盘腰间,一柄药锄被她祭了出来,然后控制着在身前狂舞成圆,将他身前的范围死死挡住。

    如此过了好几秒之后,小曼才感觉到对方没有再对她进行攻击,这才拿眼睛向前看去。

    却只见前方空空荡荡,哪有半个人的影子,方才那恐怖之极的飞剑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而那个神秘的偷窥者,早已鸿飞冥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chunxiaosh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