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一百九十章:看榜(2更求月票)
    

    曾环受宠若惊,连忙凑到郑公公的跟前,恭谨地道:“公公,依我看这陈凯之一定是染了风寒,身子不爽,所以……才无心做题,便匆匆写些东西了事,历来在丁戊号考棚参加乡试的人,无一不中,许多人考完之后更是要大病一场,在学生看来,这陈凯之,怕也已经油尽灯枯了,只是在考试过程中硬撑着而已。”

    这张清秀的面容里透着得意的笑,似乎看到了陈凯之的死期。

    郑公公想了一下,便颌首点头,阴测测地笑道:“咱家也是这样想的,这样……很好,你做好准备吧,现在该放的消息都已经放出去了,接下来你该如何做,就不必咱来教了吧。”

    曾环眉毛一挑,勾起薄唇,讨好地笑着道:“学生明白了。”

    ………………

    大量的试卷已经收拢起来,乡试考完的七日后就要放榜。

    正因为如此,明伦堂里依旧是灯火通明,所有的考官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这第三场考试,题目乃是《安贫乐道》,乡试的重中之重,也正是第三场的文章,考官们最喜欢的,也是看这样的卷子。

    因为这样的文章,很有可读性,比之前两场策论和经史题,显然趣味性增加了许多。

    一份份优秀的试卷被送到了张俭和王提学的案头上,二人对此,自也都是颇有期待的。

    有时,张俭会兴奋地念一篇文章,许多人便都随之为之叫好。

    足足阅了两日的卷子,考官们的心情却是渐渐变得枯燥起来。

    是啊,看了这么多篇《安贫乐道》,谁读了都免不了厌烦啊。

    一开始还觉得可读的文章,到了后来,也渐渐变得乏味了。

    阅卷的时候,考官们必须都待在明伦堂,吃饭和出恭乃至睡觉,都不得离开半步。

    因此许多人的面上都带着倦意,更有人的心情变得烦躁起来。

    张俭亦是如此,他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试卷,心里想着再过几日,也就大功告成了,这才又勉强打起了几分精神。

    就在这明伦堂死气沉沉的时候,突然有人念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只这一句,却仿佛给堂中的考官们打了一针强心剂。

    大家不约而同地抬眸起来,开始细细地咀嚼着这句话。

    单单这第一句,便给人一种新奇之感,何况这番话颇有哲理,历来的名山名水,只是因为山川秀丽,大水滔滔而驰名天下的吗?不,这是因为人们寄托了美好的事物在其中,它才有了灵性,寄托人的追思啊。

    相比于其他枯燥无味的文章,大家却都屏住了呼吸,想要细细听听这下一句的是什么。

    那考官显得很振奋,声音带着些许嘶哑道:“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呼……

    第一句就点明了主旨,这是简陋的房子,只有我住屋里的人,品德好的话就不会感受到房屋的简陋了。

    这……难道不是安贫,不是乐道吗?身处陋室,这样的心境,实在给人一种超脱之感啊。

    张俭身躯一颤,竟是瞠目结舌,他急于想要知道,下一句的又是什么,便急匆匆地说道:“快念。”

    “苔痕上阶绿,草色如帘青……”

    啪……

    一个考官如痴如醉得拍案,忘乎所以地道:“真是佳句。”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按渎职之老形……”

    洒脱,这份洒脱真是令人神往啊。

    什么叫安贫乐道,这才是真正的安贫乐道啊,这等陋室中的生活,非但没有人觉得苦闷,反而给人一种向往的感觉。

    张俭捋着须,摇头晃脑,神情愉悦,似也沉醉在其中。

    他猛地抬眸,似乎想起了什么,怎么下面没有了呢?

    他忙抬眼,却望向那念文的考官,着急催促道:“下一句呢?”

    这考官倒吸了一口气,显得很是激动,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一字一句顿道:“孔子曰:何陋之有!”

    神了!

    尤其这最后一句孔子曰,何陋之有。

    以子曰来做结尾,正合了儒家思想。这最后短短的几个字,可谓是点睛之笔。

    真的神了啊!

    张俭激动得发抖,其他考官也都呆呆地咀嚼着那最后一句,这句话是最神奇无比的,可谓妙手天成。

    孔圣人的肯定,也就是为其下了最好的定论,论文当有论据,而引用孔圣人的话来当做论据,无疑是最无可辩驳的论据了。

    而这篇文章最神奇之处就在于,其他的文章,都在喋喋不休的自称自己不在乎名利,名利如何害人,读书人该有淡泊名利之心云云。

    可是此文,全文只有一个主旨——“陋室不陋”,陋室不但不陋,这贫困的生活,反而引发了无数的遐想,给人一种神往之感。

    如此……不正印证了安贫乐道吗?

    在安贫乐道的人眼里,在这陋室都可以活得出彩,最后孔圣人的注解,更是无懈可击。

    一下子,所有人突的沉默了,明伦堂里落针可闻。

    而每一个人,则都沉浸在这震撼之中,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终于,过了好半响,张俭才忍不住道:“考生是谁?”

    “这……”那考官不禁带着苦笑道:“这是糊名卷,唯有阅卷过后,考官们离开了明伦堂,方可拆阅。”

    张俭也随之失笑,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规矩呢?只是……方才是自己过于激动了。

    随即,他不禁感叹:“今日主持大考,不料竟有这样的文章,足慰平生了。拿试卷来吧。”

    接过了试卷,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又是提笔,写下了“极佳”二字。

    这极佳的评断,绝不是开玩笑的,一场考试,可能都不会出现几个极佳,考生们若是得一个‘善’,‘甚善’,‘佳’之类的评断,几乎就算是一只脚迈进了举人的门槛了。

    而这连考三场的考生,若是有一场开始得了极佳,几乎便可成为举人,若是有两个,那么势必会进入三甲,至于三个极佳,这就实在太难太难,几乎可以称得上几乎没有可能。

    有这篇文章珠玉在前,再看后头的文章,考官们就更加没有精神起来,他们总是忍不住拿这些试卷那那位山不在高的文章来做对比,这一对比,便更加觉得没什么兴趣,甚至令人有瞌睡打盹的感觉。

    而在另一头,陈凯之考完之后,匆匆的回到家中,看着自己一身脏兮兮的,第一件事就是提水烧水沐浴,再换上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这才精神了不少。

    现在,乡试已经考完,他所能做的,其实就有等待了。

    放榜的日子越来越近,虽说他性子素来冷静镇定,可心里也免不了期待,不过近来关于他府试之时抄袭的事竟是传得更加不绝于耳。

    历朝历代,但凡牵涉到了科举舞弊,总是人们愿意过分关注的对象,这等抡才大典,若是牵涉到了舞弊,这是何等可怕的事。

    陈凯之虽是足不出户,却也能感受到这气氛。

    他总是不徐不慢的样子,却似乎早已清楚,一场风暴正在酝酿之中。

    就这样,放榜的日子,终于到了。

    这个时候,陈凯之倒没有太多纠结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暴风雨,这清早醒来,看了一下窗外,只见晨雾依旧还没有散去,天色还在一片朦胧里,心里却在想……这种日子,只怕那位吾才师叔又会来?

    果然,这头在想,外头便有了动静。

    “凯之,凯之……”

    陈凯之穿戴一新,徐徐出门,果然看到吾才师叔站在篱笆外,照例还有王府的侍卫,和两顶轿子。

    陈凯之心里摇摇头,忍不住感慨,这位吾才师叔,也只有在凑热闹的时候,才会如此的热心啊。

    陈凯之和吾才师叔见礼:“师叔近来还好嘛?殿下现在如何了?”

    吾才师叔依旧是那一派的仙风道骨,宛如山顶水涧的不世高人,他只含蓄地点点头,用低沉的声音道:“吾乃闲云野鹤,好与不好,其实没什么相干,不过师叔总是惦念着你,听说你这次考得不好?”

    陈凯之愕然道:“这从何说起?”

    吾才师叔瞥了他一眼,似乎觉得陈凯之外强中干,现在还在死撑。

    他捋须自信地说道:你就不要瞒着师叔了,老夫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可是你的事,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

    眼眸轻轻一斜,看着陈凯之的目光里满是惋惜。

    “现在坊间都在传,你府试有舞弊的嫌疑,这一次乡试,只怕也是发挥得极不正常,十之八九,是要落榜的,不过不打紧,落榜就落榜吧,师叔莫非还会饿着你?”

    陈凯之的眼眸似在闪烁着什么,却显得很淡定。

    吾才师叔却突然从陈凯之面上看出了什么,他皱着眉头,连忙问道:“凯之,你在想什么?”

    陈凯之忙摇头道:“学生没有想什么。”

    怎么……怪怪的呢?

    吾才师叔突然感觉有一点说不出的不安,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他还想向陈凯之追问点什么,却见陈凯之已经上了轿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