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一百一十一章 进步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白银霸主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当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在严礼强所在的那个院子的木屋下的三道土坯边上,已经放着了将近十多个用来装腌菜的大土罐,一堆灰褐色的大土罐整整齐齐的排成了几排,在楼下放好。

    和严礼强把最后一个装满东西的大土罐抬了过来在这里放好,顾泽轩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终于松了一口气,“奶奶的,终于弄好了……”

    和顾泽轩与赵慧鹏两个人同样干了一天活的严礼强同样也累得一身是汗。

    顾泽轩与赵慧鹏今天的活就是把玉米地里昨天已经收割了的那些玉米秸秆全部拔掉,在顾泽轩把这些大土罐买来之后,严礼强就和两个人一起到地里干起了活儿。

    在严礼强的指挥下,三个人先把玉米秸秆从地里拔出来,然后再把新鲜的玉米秸秆用石臼榨出甜甜的汁水,然后把那些含糖量极高的汁水灌入到一个个的大土罐中,每个大土罐中差不多灌了十多斤,随后再往那些大土罐中装上清水,然后把一些玉米秸秆,还有田里的萝卜皮,烂菜叶之类的东西切碎,混装在那一个个的大土罐中,和大土罐中的那些水泡在一起,再把那些大土罐放好,一个个盖上盖子,搬到院子里太阳容易晒得到的地方,也就大功告成了。

    这说起虽然简单,但真正做下来,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特别是把玉米秸秆中的汁水榨出来这个环节,太考验人的耐心了。

    “这个……泡出来的东西叫什么名字?”赵慧鹏问了严礼强一个问题。

    做这些东西的过程,严礼强都没有瞒着两个人,让两个人全程参与整个过程,正是在参与过后,赵慧鹏才感觉有些奇怪,因为他发现严礼强做的这个东西,咸菜不像咸菜,醋又不像醋,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这个东西叫地醋!”严礼强一本正经的说着,脑袋随便一转,就已经给这种东西取了一个新的,更合乎这个世界人们称呼习惯的名字。严礼强上辈子是一个环保主义者,做这种东西,自然简单。

    “地醋?”顾泽轩与赵慧鹏两个人面面相觑,这个名字,两个人以前都没有听说过。

    “嗯,就叫地醋!”严礼强认真的点了点头,“我爷爷给取的名字,这也是我爷爷以前在泡制汤药的时候偶尔发现的一个办法,这地醋,人不能喝,但是清洁功效却非常好,它除了可以清除异味之外,在洗衣服或者洗碗的时候加上一点,可以把衣服和碗洗得更干净,如果家里养花养草,可以用它稀释在水中给花草上肥,效果不错!原本做这个东西需要在水里加红糖或者是黑糖,不过买糖太贵了,那玉米秸秆中的糖分很高,所以就可以把玉米秸秆榨汁来代替……”

    “哦,原来如此,礼强你懂得可真多!”顾泽轩搓着手,兴奋的说道,“如果这个东西真有这么多功效,那将来可不愁卖了,咱们可算是找到了一条财路!”

    “嗯,这个东西如果真能卖,也赚不了大钱,但有可能短时间内让我们赚一点小钱,时间长了,做这个东西又不复杂,别人一学就学会,等到所有人都能轻易弄出来,我们做出来的也就不稀奇了!”

    “不管了,只要我们三个先保密,不要把这个东西的制作办法泄露出去就好,能拖多长时间就拖多长时间……”

    “嗯,这些土罐我们只要平时注意点,每天打开盖子给罐子里透透气,再不注意不要让盖子外面的这圈水干了,就好了……”

    “能别说这些东西了吗,咱们先吃饭了吧,我现在都饿得不行了……”赵慧鹏摸了摸肚子,愁眉苦脸的说道。

    “哈哈哈,那就吃饭,吃饭……”严礼强和顾泽轩都笑了起来。

    昨天才认识的三个人经过今天这么一合作,关系又密切不少,互相之间也有了更多的信任和了解。

    晚饭依然简单,除了馒头之外,就只有一根玉米还有一个鸡蛋,不过严礼强却也吃得津津有味。

    吃过晚饭之后,和顾泽轩与赵慧鹏两个人聊了一会儿,散了几分钟的步,消消食,太阳还没有落山,严礼强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修炼起易筋洗髓经来,两遍之后,就直接睡觉。

    ……

    第二天,严礼强依旧在凌晨三点左右就已经醒来,他刚想起来洗漱,却心中一动,一下子想起一件事情来。

    昨日去提水的时候,山路上有些地段比较黑,他的眼睛都看不清山路,在经过那些路段的时候,容易趔趄和被路上的台阶和东西绊到,桶里提着的水也会洒出不少,而在他脑海之中的那本易筋洗髓经的最后,就有一部分叫做《易筋洗髓经分行外功集成》,在这部集成功法之中,就有心功,身功,首功,面功,耳功,目功,口功,舌功,齿功,手功,足功,肩功,背功,腰功,腹功,肾功,心脏,脾脏,肝脏,肺脏等外功,几乎囊括全身各个器官和脏器的锻炼之法……

    以前严礼强没有把这些外功集成放在心上,想着等到自己易筋洗髓经练得差不多再来试试,但这个时候,一个念头却在他的脑子里冒出来——要不自己先试试那些外功之中的目功如何,看看练了能不能增强自己的目力!

    这么想着,严礼强就躺在床上,按照那目功的练法要求,依旧紧紧的闭着眼,但却把自己的拇指指背擦热揩目十四次,开始了眼功的热身……

    热身完后,眼功还有各种眼珠眼睛的动作配合,还要按摩眼睛与头部的各处穴位部位,最后则以眼功的“虎视”之法收功,整个过程,也就几分钟就完成了一遍。

    练完眼功之后,暂时没有什么明显的感觉,严礼强也就快速起了床,洗漱之后收拾好东西,上了天巧峰,开始了工作。

    昨天严礼强来的时候,路上还有剑神宗警戒的师兄拦截询问,今天再去,那在路上暗中警戒的人,却再也没有出来阻拦严礼强了。

    所有的一切,还是像昨天一样,严礼强跑着下山打水,打水上山的过程双臂平举,在奔跑和运动之中锻炼自己的体力还有身法步法,在打完水后,则尽心尽力一丝不苟的开始认真清洁起天巧峰上的茅厕……

    依然是干到天色亮起来的时候下山,依然是下山之后全身几乎被汗水浸透,然后洗澡,换衣,洗衣,吃东西……

    只不过今日与昨天不同的是,严礼强在今天白天,就有了大把的时间,可以修炼易筋洗髓经。

    从第二天开始,严礼强在剑神宗的日子也就变得固定和模式化起来,每日在一丝不苟的把那个茅厕打扫干净之后,其余的时间,就在小山坳中锻炼,有时,则帮着顾泽轩与赵慧鹏干一下他们的农活……

    除了住在小山坳的几个弟子之外,整个剑神宗,几乎就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在天巧山下的这个山坳之中,还有一个叫严礼强的少年,每日在勤奋的锻炼着,哪怕是在做着打扫着茅厕这样的脏活累活,也自始至终坚持着最高的标准。

    在这种平淡而又充实的生活之中,严礼强也慢慢感觉着自己身体的变化……

    严礼强最先的感觉是自己的胳膊越来越有力了,最初平举着胳膊提两个水桶,在打满天巧峰上面的两缸水后,他还感觉有些吃力,每天酸痛不已,就像断掉一样,而只是半个月后,他就觉得哪怕是自己平举着胳膊打满两缸水,也慢慢变得轻松起来,那装满水的水桶,在他手上正变得越来越轻,他在山路上也能越跑越快,打水的工作,用的时间也越来越短,这一路上,他洒出来的水,越来越少……

    更让严礼强感觉惊喜莫名的,则是那黑暗之中的山路,在他练习易筋洗髓经上的眼功超过一个月后,他就发现那原本在他眼中一团漆黑的山路,慢慢的,居然在黑暗之中显现出了台阶的轮廓,一天比一天清晰起来……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