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牧神记 第一百零六章 毒杀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牧神记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秦牧在虎阳县的客栈睡到下午,突然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只听外面的店家道:“不知哪里来的许多蟞虫,四处乱闯,打不死赶不走!就是这种红色的蟞虫,军爷,你看这虫子有没有害……”

    秦牧心头一跳,急忙起身,唤醒身边的小狐狸,收拾行李。楼下,这家客栈的老板正在向官兵说虫子的事,那官兵只是个武者,对于这种虫子也是一无所知,道:“城里有好多这种虫子,刚才还没有。大概是最近要打仗,闹虫灾。这种虫子,你踩死便是。”

    “踩不死呢,火烧也没用,用开水浇也是活蹦乱跳。刚才还钻入一个客官的嘴里,抠都没抠出……”

    秦牧在桌上留下一枚大丰币,推开窗户,狐灵儿催动法术,唤来一股妖风,秦牧纵身跳出,脚踩妖风呼啸而去。

    只见此时的虎阳县的空中,一只只红尸蟞零零落落的飞来飞去,秦牧屈指连弹,每一指都如同雷霆迸发,附近的尸蟞还未看到他便纷纷坠地。

    “尸仙教阴魂不散,不就是杀了他们掌教的儿子吗,至于这样穷追不舍?”狐灵儿愤愤道。

    秦牧落地,快速奔走,路上顺手买了几屉包子,连笼屉一起端走,那店家正要叫抢东西,一枚大丰币飞来落在摊位上,店家不由大喜。

    秦牧一边往嘴里塞着包子,一边飞速出城,狐灵儿跳到他的肩膀上,从笼屉里抓起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连连呼烫,将包子拋来抛去,忍着热咬了一口,被烫的直吐舌头。

    一人一狐很快将包子吃完,秦牧回头看去,没有看到红色的尸蟞跟来,松了口气。

    狐灵儿钻进包袱里,取出延康地理图,秦牧打开地理图查看一番,又抬头四下打量,辨明方位,立刻加快速度,向京城的方向而去。

    而虎阳县城中,诸多红色的尸蟞没有寻到秦牧,纷纷飞出县城。县城外,乔师叔站在平阳山上,召回尸蟞,微微皱眉。却在此时,只见一个独臂老者走了过来,从旁边经过,啪的踩死一只尸蟞。

    乔师叔正要破口大骂,突然醒悟过来:“我的尸蟞无比坚硬,岂是随随便便就能踩死的?这个独臂老头是个高手,还是不要招惹!”

    等这老者走远,乔师叔分辨一下方向,心道:“这附近没有,来路被我堵着,这小子只有东西和北这三个方向可走。我的飞僵已经到了城东城西,没有发现他的踪迹,那么他只能北上。”

    他立刻动身,向北方而去。

    没走多远,乔师叔又遇到那独臂老者,只见那老者一条袖子空空荡荡,不紧不慢的向北走。

    乔师叔不打算理会,一只只尸蟞形成一朵红云,将他托在空中,其他尸蟞则在山林中四下飞去,搜寻秦牧可能留下的踪迹。

    啪,啪。

    那独臂老者又踩死了两只尸蟞,乔师叔眉头挑了挑,忍住怒气,尸蟞群缓缓降落,却不落地,离地还有两三尺,距离那老者两丈外停下。

    乔师叔躬身见礼,道:“这位长老,这是我养的尸蟞,你踩死一次倒也罢了,为何连踩两次?”

    那独臂老者停步,道:“我还以为是无主的虫子,四处乱飞。原来是你养的,得罪,得罪。”

    乔师叔笑道:“不知者不罪。长老下次小心一些便是……”

    啪。

    那独臂老者抬脚,又踩死了一只虫子,乔师叔脸色顿时变了。那独臂老者连忙后退,道:“我不是有意的……”

    啪。

    又有几只尸蟞不知何故飞到他的脚下,被踩成一团红色的浆汁。

    乔师叔冷笑,树林中一具具飞僵走了出来,将那独臂老者团团围住,乔师叔面目阴沉:“长老,你是来消遣我不是?故意踩死我炼的尸蟞,莫非是欺负我尸仙教不成?”

    独臂老者连忙道:“原来是尸仙教的高手。你别误会,你这虫子自己钻到我的脚下,怪不得我。”

    乔师叔不知他深浅,有些忌惮,面色缓和下来,勉强道:“既然不是故意,那就罢了。”

    他正欲离开,又听得啪的一声,乔师叔勃然大怒,恶向胆边生,心念一动,一只只飞僵向那老者直扑而去!

    他的飞僵不同于贺隐,贺隐不过是尸仙教的入室弟子,刚刚修炼到六合境界,修成神通,而他却是尸仙教的师叔辈的人物,七星境界,飞僵早已被他炼成铜甲尸,铜筋铁骨,威力惊人!

    而且,他练的尸极多,这么多铜甲尸同时扑杀那独臂老者,自是手到擒来!

    那些飞僵还未扑到那老者身前,突然一声嘹亮的佛号传来,佛光大作,乔师叔毛骨悚然,只觉一尊佛陀立在跟前,不由吓得魂飞魄散,急忙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深深叩首,叫道:“饶命!”

    而那一只只飞僵被佛光照耀,直挺挺倒下,与他的联系全部断去,却是在瞬息间便被这个独臂老者度化,不能再为祸世间了。

    “起来吧。”

    那独臂老者看他一眼,抬步远去:“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不杀你,希望你也能得饶人处且饶人。”

    乔师叔抬头,四下看了一眼,松了口气,心道:“还是我见机得快,任何本事炼好了都能救命,比如打不过就跪。”

    他爬起身来,定了定神,一脸肉疼:“这些飞僵花费了我无数心血,多年才炼成,没想到全都毁了!这个独臂人是什么来历?端的厉害,没有动手仅仅光芒一照便毁了我的宝贝儿……不过等我抓到那个小子,夺得一品大员的佩剑,什么都值了!”

    秦牧正在山林间飞速奔行,突然停步,俯身下来,从地上拔起一株长着三瓣紫花的小草,狐灵儿纳闷,道:“牧公子,这是什么花?”

    “这是土元草,有一种人和兽无法嗅到的香味。”

    秦牧小心翼翼摘掉紫色小花,弃花留叶,保留根茎。他又在林中四下游走,寻到另外几味药材,都是山林中常见的药材,道:“不过土元草的香味对于昆虫来说却是异香扑鼻,这种草偏偏是有毒的,对人类无毒,对虫子来说却是剧毒,所以又叫百虫敌。我采的这几位药材没有其他作用,只是将土元草的香味和毒性强大百倍。”

    他向前快速奔走,一边走一边迸发元气,将这几味药材以元气托起,以元气为炉鼎,当空炼药。

    他的另一只手迸发出火焰,炙烤烘焙药性,同时辅以玄武元气滋润药材,免得烤焦。

    这座山坳还未走过,秦牧便已经将这几位药材的药性提炼出来,除掉药渣,双手向中间扣了扣,只见他的掌心中顿时多出几滴像是清油一样的液体。

    秦牧四下看去,只见不远处的山坳坳里有一汪清泉,当即走过去洗了洗手,然后发力狂奔。

    过了不久,空中一片红云飞来,铺天盖地,正是那位乔师叔的红尸蟞。

    这些尸蟞追踪秦牧的踪迹,即将赶上秦牧,突然尸蟞群不受控制纷纷向下涌去,向山坳里的清泉扑去。

    在后方控制尸蟞群的乔师叔心中一惊,急忙飞速赶来,待到了山坳处,不由心中一片冰凉,只见漫山遍野到处都是红色的虫尸,自己辛辛苦苦豢养的尸蟞,死得一干二净!

    能够一股脑将他所有的尸蟞毒死,这本事令人不寒而栗!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

    已经走远的秦牧对背后躲在包袱里的小狐狸笑道:“尸蟞,也是一种毒,而且是大毒,尤其是红尸蟞更是剧毒!我刚才炼的毒油对人无效,但是如果被红尸蟞吃了,便会与红尸蟞的毒性结合,变成更为恐怖的剧毒,这种毒只要碰一下,便会立刻血肉腐烂,身体麻痹,什么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烂掉!”

    狐灵儿吓了一跳,失声道:“公子,那个尸仙教的强者也能被毒死吗?我看他修为很高呢!”

    秦牧淡淡道:“那就要看看他会不会碰那些尸蟞了。”

    他抬头看了看天,轻声道:“这种剧毒会自解,日光照射,毒性会分解,越来越弱。太阳暴晒半个时辰,毒性就没有了。但是这半个时辰中,谁摸谁死!”

    山坳中,乔师叔身躯颤抖,突然冷笑道:“好在我还有更多的蟞虫,尤其是蟞母还在……”

    就在此时,他身上的蟞虫疯狂爬出,飞向山坳里的毒泉,连那只蟞母也飞了出来。乔师叔惊呼,连忙向蟞母抓去,不过蟞母飞行速度极快,已经来到泉边,去喝泉水。

    乔师叔从后方一手抓住蟞母,刚要松一口气,身体突然僵硬,手掌的皮肤飞速溃烂,这种溃烂在向他的手臂蔓延,他的肌肉竟然开始从手臂上脱落,掉在地上,飞速的化作脓水。

    他能看到自己手臂在腐烂,但是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他想斩断这条手臂,但是他的身体仿佛与意识剥离,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乔师叔咬紧牙关,奋力的抬起另一条手臂,突然他的身体失衡,仆倒在地,脸贴在地上,脸下是十几只尸蟞虫的尸体。

    “药师爷爷对我说,打不过就下毒。药师爷爷说的真对。”远处,残老村的放牛娃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