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朽道尊 第四十一章 最强奥斯卡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不朽道尊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wWw.chuxniaosh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个人。【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一个脚步有些踉跄的人。

    一个正走向鱼阳城城门,右手扶着左胸,脚步踉跄着前行,神情痛苦而凄楚的人。

    一个满身污迹,看不清身上衣衫颜色,长发披散纠缠成块,指甲、脖颈、手腕,凡是所有能看得见的地方,同样都布满了污秽,散发着阵阵恶臭的乞丐。

    这个人看上去左胸貌似受了些伤,也或许是因为奔跑中有些喘不上气来了。

    他那件衣服也不能尽遮其体,后摆破损了一大块,露出半边黑白相间的屁股,在前行之中煞是惹眼。

    这一切,无不显示了这个人脏、乱、惨,狼狈不堪。

    乞丐如此形象,自然引起了一些百姓的注意。但闻到他身上的臭味时,却都是纷纷掩口捂鼻,逃似地跑开。

    一眼看过去,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乞丐。再看一眼,就会“哦”上一声,然后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个难民啊,应该是遇到了强盗劫匪了吧?

    所有人都是这般想着。

    这人神情惶恐已极,望向岳阳城城门的时候却充满了惊喜之色。

    来到城门口,他也不去排队,而是直接就要冲进城去。

    然后,他被两名军士拿枪一逼,停了下来。

    “什么人?擅闯城门可是死罪。”

    两名军士中的一名方脸大汉皱着眉头,有些不悦的喝道。

    遭到这样的待遇,这人显得很是愤怒,他顿时就尖叫起来,气急败坏,上气不接下气地指着对方的鼻子骂道:“你们……你们这些该死的贱人,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老子是岳家三少爷……三少爷!还不快去通知我左叔叔。”

    方脸大汉闻言大惊,随即仔细打量岳池几眼,又眨了眨眼睛,然后“哎呀”大叫一声,一下子高兴地跳了起来。

    随即他吩咐同僚带这位自称是“岳家三少爷”的乞丐去一旁的班房中暂时歇息,然后他自己飞快的跑上城楼,敲响了那上面的一口大钟。

    随后,就是等候了。

    这个人嘛,自然就是我们的主人公岳池,岳三少了。

    吃过午饭,他进行了一番伪装,将自己打扮地凄惨无比,然后一个人溜达着回到了鱼阳城。

    之所以这么做,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隐藏他的真实实力,以迎接不久之后会在岳阳城中可能遇到的种种事情。

    常平说过,他的名字已经被写在了前往云梦泽秘境的名单上,并且还对他的处境做过一番分析。虽说常平的话岳池不会尽信,但也不会全部否定。在那个时候那种状况之下,常平为了取信自己,说出来的话,有很大的可能很大的部分是真实的。

    加上遇到的那两次要命的刺杀,岳池有理由怀疑,自己的存在妨碍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对方才一定要他死。

    之后他与岳长安一翻合计,岳长安就跟他提议,要他继续以之前那个纨绔二傻子的身份回到岳阳城去,然后试探岳长空对他的态度,之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这个提议与岳池的想法不谋而合,在他看来,隐藏一些实力作为底牌就准没错。

    而且什么人最可怕?别人看不透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既然有人刺杀他,那他将自己主动一个一看就知道深浅的破麻袋。等到那个刺客再次到来的时候,他突然爆发实力,反过来偷袭对方,然后就有很大的可能顺藤摸瓜,找出真凶,从而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杀他的原因。

    而他只需要做的,就只是继续扮演一个自暴自弃、桀骜难驯的岳家三少爷就行了。

    进班房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听见外面传来左鸿林的大喊声:“云池,可是你么?”

    紧接着一个尖细的声音也焦急的响起:“三少爷?”

    “Show Time!”

    岳池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然后他站起身来,用惊喜地声音大叫道:“我在这里!”

    他一边答应着,一边已经快速的冲了出去,然后就激动地看着从降落下来的两人。

    正是左鸿林以及伤势见好的韩忠。

    他们看到岳池之后,都是为他惨状震惊不已,韩忠更是呐呐地再次叫了一声“三少爷”,神情无比惭愧,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左鸿林则是仔细打量着岳池,当发现岳池只是受了轻伤,并且已经好地差不多了之后,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见岳池双目含泪的看过来,他大是心痛。

    两人还没有走过来,岳池“嗷”的一声,猛扑了过去,然后一把抱住了左鸿林的大腿,哭道:“左叔叔,侄儿差点就死了,就差那么一点就死了啊!平叔为了救我,他,他已经被人杀了……”

    岳池痛哭流涕着,声声凄厉,激动伤心到说不下去。

    这幅灾难之后终于再次见到亲人,嚎啕大哭的模样,几乎让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左鸿林之感觉一股恶臭直钻入口鼻之中,他也顾不得这些,抓着岳池的肩膀就将他拉了起来,和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这几天,我们都快要急死了,还以为你遭了不测,万幸,万幸!”

    他望着岳池憔悴凄惶的脸,长叹一声:“唉,你这几日是这么过的啊。怎地如此凄惨?”

    左鸿林只觉得心中羞愧无地,自己这个侄儿刚一来鱼阳城就遭遇刺杀,当天晚上又无故失踪,他的护卫队长更是被人无声无息的摘了脑袋,这简直将他急地都快要疯了。

    一来是觉得愧对自己的长枫大哥,二来是他怎么向岳家交代啊!

    而韩忠在知道岳池失踪之后,立即也是慌了神,立马就要通报岳家祖宅,左鸿林好说歹说,这才压了三天。第四天的时候韩忠依旧是放出了传讯飞剑。这其间,左鸿林一刻都没有放弃对岳池的查找,可又哪里找地到他。

    七天过去了,当左鸿林都以为岳池已经死了的时候,岳池却自己回来了,这几乎让他喜出望外,那里还顾得上些许臭味,更加不会在乎岳池激动之下露出的丑态。

    韩忠的心也是腾腾直跳,三少爷是在他手上丢掉的,找回来也就罢了,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回去之后不死也难活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收到了岳家祖宅的回信,首先是家主震怒,要求他死要见尸活要见人。芸夫人更是激动到要将他千刀万剐……岳池突然回来,可算是救了他一条小命。

    见岳池哭得凄惨,韩忠在一旁轻声道:“三少爷大难不死,今后必有鸿福。现在还是先去洗漱整理一番,去去身上的晦气为好。然后再吃些东西,好生休养一番。常平管家遭逢大难,这件的事情我们过后再说。”

    岳池等的就是这句话了,他不太喜欢演哭戏,因为他觉得眼泪会破坏他“精致”的妆容。至于常平,死都死了,最后废物利用一下呗。

    “对对对。”

    左鸿林忙不迭的点头,然后对眼前这个几乎快要哭得晕厥过去的难民说:“云池啊,你先跟叔叔回城主府,你能活着回来便是侥天之幸,其中缘由我们慢慢说。”他想了想,又劝道,“常管家求仁得仁,你也不必难过。”

    “我……我要吃东西。”岳池此刻目光茫然,精神仿佛变得有些模糊,词不达意地说了一句。他看看左鸿林,又看了看韩忠,呆呆地喃喃道:“我好饿。”

    左鸿林也不等他多说,强忍着恶臭,抱起岳池就向城主府飞驰而去,只留下原地一行人,望着岳池那半边裸露在外的结实臀部,怔怔发呆。

    “嘿,你见过岳家三房嫡长子弟光着屁股、涕泪横流的模样么?……没见过吧,哈哈,告诉你,我见过。”

    此后好几十年,一些已经老迈的鱼阳城百姓,都还记得今天发生的一幕。特别是那凄厉的哭嚎之声让他们记忆深刻,想忘也忘不了,因为之后的时间里,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哭得这么大声、这么惨的人。

    而那个时候,岳池早已经筑基了,他当然不会知道,在这个俗世的小城中,有许多的百姓还在惦记着他。

    当然了,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却说做左鸿林将岳池带回城主府后,先是对他释放了数个“驱尘决”,然后才吩咐下人带他下去洗漱。

    半个时辰后,等岳池焕然一新再次出现时,他的神情已经好了许多,基本恢复了过来。只是这时的他,脸上的神情明显带着一些尴尬,仿佛是因为方才的丢脸表现感到不好意思。

    左鸿林安慰了几句话后,便问起他这几日的经历。

    岳池自然是将早已想好的说辞给说了出来,只说自己被一名黑衣人抓住想要带出城主府,然后常平正好来找他商量事情,发现他被人抓住后,害怕对方伤害自己,就悄悄的追了上来,并且在鱼腩山上跟对方展开一场生死大战。

    最终常平不敌身死,同时也重伤了那名黑衣人。

    之后他就被那名黑衣人带着飞出了鱼阳城。随后过了两天,自己趁着黑衣人疗伤之际,抓住一个机会逃了去来,又为了躲避对方的追捕,就躲进了一个烂泥潭中,一连躲了好几天这才敢回来的。

    听完这个故事之后,左鸿林和韩忠都是唏嘘不已。既是为了常平的忠心护住不惜性命,也是为了岳池的机智和好运。

    随后,韩忠就跟岳池提到了继续回返岳阳城的事情。岳池则推说一切由韩堂主做主。于是时间当场就确定了下来,明天早晨!

    对于韩忠的急切,岳池也没有反驳。韩忠的急切是因为家主岳长空的急切,而岳池则是想,反正都要回去,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道,既然逃不了,那就勇敢去面对好了。

    随即当岳池在露出一副疲惫的神情时,左鸿林就让下人带他下去休息了。

    从岳池出现,再到他回到客房中躺下,他所有的动作神态演绎地合情合理,角色刻画地入木三分,没有露出一丝破绽。

    自此,表演,完美落幕!!!

    恐怕左鸿林和韩忠永远也不会知道,今天这一切,不过一场戏罢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chunxiaosh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