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镇墓兽 第五十九章 恶龙祭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镇墓兽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达摩山,舍身崖,无常庵。

    原来是个尼姑庵。“无常”,虽是佛教常用语,但绝非好兆头。

    “传说在南宋初年,达摩山成了海盗窝,京城临安有个名妓被掳上岛。她不愿受海盗侮辱,从岛东端的悬崖跳下。海盗平定以后,这里改名舍身崖,盖起一座尼姑庵。”安娜为他们做起了讲解,“岛上香火不旺,时断时续,在我小时候,还有两个老尼姑,都已圆寂了。”

    秦北洋钻进尼姑庵,仔细观察重檐歇山式的屋顶,还有斗拱与房梁的结构,历经八百年却依然不褪色的彩画,莲花的每一片花瓣都清晰可辨。

    “确实是南宋的建筑!”

    营造陵墓,少不了学习造房子,毕竟皇陵不止是地宫,还有棱恩殿等大型地面建筑。这些年,秦北洋每次路过古寺名刹,都会仔细研判历朝历代的特点,有了断代的火眼金睛。

    无常庵真的无常了,荒废破败至今,抵不住岁月蹂躏。佛堂里蛛网密布,观音像兀自沉睡。两边厢房大概是尼姑们的卧室,有排简陋的砖床,布满海鸟和老鼠的巢穴。九色的眼神有些古怪,秦北洋一阵心慌,这废弃的尼姑庵里头,隐隐升起一股寒气。

    他逃难似的冲出来,悬崖下面是怒号的大海,惊涛骇浪拍打暗礁,任何人掉下去,没有生还的可能。

    “你们看,那是什么?”

    叶克难站在悬崖上远眺,海面上出现一艘蒸汽轮船。船上烟囱并未喷射黑烟,说明锅炉处于停机状态。

    “那艘船为什么停下不动了?挂着什么国旗啊?”

    叶克难掏出望远镜观察说:“红、白、红的纵条,若没记错,当是秘鲁共和国。”

    说话间,身后又响起一阵敲锣打鼓之声,秦北洋惊诧这荒芜绝险的舍身崖顶,怎会如此热闹?再一看,许多岛民爬上悬崖,全都披红挂绿,抬着两幅架子,分别绑着小孩,一男一女,都不过七八岁的模样。

    看到这个,欧阳安娜的娇颜失色,咬着嘴唇说:“恶龙祭!”

    整个达摩山的岛民,几乎都来到舍身崖上。就连欧阳思聪的小情人海女,也是手里拖着一个,怀里还抱着一个,爬上来跟着大伙儿看热闹。

    安娜跑到海女的身边问:“我离开达摩山五年,现在已是中华民国,这种恐怖的旧习俗,竟然还没被废除?”

    海女紧紧搂着欧阳思聪的幼子:“恶龙每年都会出来害人,上月又有一艘渔船沉没,淹死了七个男人。”

    秦北洋忍不住问:“这是啥意思?那对被绑着的孩子,莫不是童男童女?”

    “是!”安娜原本白皙的面孔涨得通红,羞愧地说,“对不起,让你们看到这种野蛮的仪式。过去达摩山附近频频发生海难,除了暗礁丛生,也因为这片海域有恶龙出没。”

    “恶龙?”

    “嗯,传说许多海难是恶龙造成的。不知从多少年前起,岛上就有了这种恶龙祭祀,要向大海投献一对童男童女。至于是哪家的孩子,过去都是岛民们抓阄决定的。在我出生以前,恶龙一度销声匿迹,祭祀也中断过大约十年。庚子年,就是我出生的那年,恶龙重新出没,岛民又开始向大海进贡童男童女。”

    秦北洋看着貌似平静的海面:“都是些愚昧的无稽之谈吧。”

    “不,我亲眼看到过恶龙!”海女毫不避讳旁边的男人,解开衣角露出饱满的乳头,塞到小婴儿嘴里,“三年前,我潜入到达摩山东面的海底,那里的暗礁虽然危险,却有上等的扇贝和珍珠,我亲眼看到恶龙从我的身边游过。”

    秦北洋转头不去看女人哺乳,把海女当作无知的农村少妇,他不相信任何古墓地宫以外的灵异传说。他心想所谓“恶龙”,多半是人们的幻觉或臆想,顶多是大章鱼之类的海底生物,这让他响起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

    “海女是不会说谎的。”

    安娜代替父亲的情人回答,秦北洋与叶克难面面相觑。

    “不说你们的恶龙了!为什么中国人那么喜欢童男童女?因为‘好’字吗?”八年前,他在地下密室救了阿幽,否则她已被老太监给光绪皇帝殉葬了,“眼前这对小孩是哪来的?”

    “庚子年以后,不再由岛民抓阄献出孩子了,都是从岛外买来的。”

    “宁作太平犬,莫为乱世人。”

    叶克难无奈叹息一声,他能破获无数凶案,却阻止不了中国的人命贱如草芥。

    随着一阵阵鞭炮声响起,达摩山“恶龙祭”开始,岛民念了半文半白狗屁不通的祭文,正要把童男童女扔下大海。两个孩子看到悬崖下的浊浪滔天,纷纷哭喊着救命。

    这时候,一个人冲到童男童女身边,打倒几个要扔他们下去的岛民。

    “秦北洋!”

    欧阳安娜尖叫一声,秦北洋已被岛民们团团围困。他解开被捆绑的两个孩子,沉身摆出摔跤姿势,要在舍身崖上决一死战。

    眼看他势单力孤,叶克难与阿幽冲破人群,还有九色都聚拢在秦北洋周围。

    岛民们气势汹汹,都说每年冬天这个时候,就是恶龙出没的季节。而“恶龙祭”保护了达摩山的安全,否则没人再敢下海捕鱼,大家都会在岛上被困死。

    “我看啊,你的个子虽高,但面相也是个童子鸡吧。”岛民又指着十四岁的阿幽说,“加上旁边的小姑娘,正好凑成一对童男童女,把你们扔下悬崖,正好可以进贡给恶龙。”

    这里的方言实在难懂,又有人看中了九色:“妈呀,这只牲畜长相太古怪了,一起丢到海里祭献给恶龙吧!”

    “放肆!”

    秦北洋决定拼死一搏,他连续摔跤绊倒三个男人,但更多的人涌上来。阿幽抱住九色,让它不要轻举妄动。

    一记枪声响彻海空。

    叶克难掏出一支手枪,硝烟从枪口飘出,子弹已深入云端。

    “本人是内务部特派员,奉警察总监之命上岛,废除一切愚昧不良风俗。我中华民国乃是文明开化之国度,所谓‘恶龙祭’,野蛮至极,违背夫子圣人教诲,尔等立即退散,不然定当法办。”

    说罢,他又向天空射出第二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