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零五章 宗门新人

白银霸主 第一百零五章 宗门新人

    就如同加入新公司要进行培训一样,严礼强也把这几天在戒律院的经历当做是加入剑神宗的岗前培训,培训的核心,就是那本他领到的小本子——《剑神宗门规纪要》。

    剑神宗的各种戒律,规矩,还有宗门内各个弟子应该遵守的行为规范准则,从大到修炼拜师,小到穿衣吃饭,各种注意事项,都记在那个本子里,任何弟子,进入剑神宗山门的第一要务,就是彻底熟读牢记那个本子上面的东西,如果把剑神宗比作一个武装集团的话,简单点说,那个本子就是剑神宗的军规。

    在戒律院的这几天的日子过得单调,艰苦而又枯燥。

    每天早上五点,严礼强就和与他住在一起的那四个人同时起床,在洗漱完之后开始打扫戒律院各处的卫生,在打扫完卫生之后,到了八九点钟,就吃早餐。

    早餐是戒律院的执役弟子带给他们的,他们的早餐,中饭,还有晚饭,全都是一样的——馒头。

    早餐两个馒头,中午两个馒头,晚上两个馒头再加一点咸菜,每个人每天的标配,就是六个馒头再加上一点咸菜,每天早上,他们就拿到了自己一天的伙食,在早餐的时候那馒头还有一点温度,而到了中午,馒头就已经变冷变硬,就只能继续吃冷馒头,晚饭同样如此。

    在吃过早餐之后,会有一个戒律院的律师来给他们五个人讲解半个小时剑神宗内的各种禁忌,或者是不同场合的不同礼仪,随后他们就在屋子里自学和牢记那些内容。

    戒律院的律师当然不是严礼强上辈子遇到的那种帮人打官司的律师,两者虽然名字相同,但却不是一回事,戒律院的律师,简单点来说,就是剑神宗内的警察或者是宪兵,是剑神宗内负责惩戒和维护宗门纪律的专业人员,在戒律院担任律师的,都是剑神宗内出类拔萃的弟子,担任律师的,最少都是剑神宗内的精英弟子。

    中午,在吃过午饭之后,还有一个律师会带他们到剑神宗山门的各处走动一下,带着他们认认路,让他们熟悉一下剑神宗内的各个山峰和院堂机构的所在,随后,他们又会回到戒律院,继续自学《剑神宗门规纪要》。

    而到了晚上,吃过晚饭之后,他们可以在戒律院中后院他们所在的那个院子里,稍微活动一下,练拳或者是锻炼身体,洗衣服等等,到了晚上差不多九点左右,也就是亥时,则准时熄灯休息。

    第二天也依旧如此……

    剑神宗山门占地广大,足足有数千平方公里,剑神宗内到处都是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直指苍穹的山峰,山峰之下又有大大小小形态不一的各种深谷和谷地,因为那些山峰刚好有三十六座,剑神宗就以三十六天罡来命名那些山峰,因为各种谷地众多,剑神宗又把那些谷地凑齐了七十二个,以七十二地煞之名来命名那些谷地。

    天魁峰、天罡峰、天机峰、天闲峰、天勇峰、天雄峰、天猛峰、天威峰……

    地魁谷、地煞谷、地勇谷、地杰谷、地雄谷、地威谷、地英谷……

    这些诸多的地方和地名,足足一百零八个,不要说是认识,只是让初来的人能完整的说出所有的名字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加上这些峰谷之中分布的剑神宗的十大院和十大院下属的各种堂楼机构,没有人带着去认认路的话,作为剑神宗的弟子在剑神宗内迷路可一点都不是开玩笑,而一旦迷路误入禁地,被砍了脑袋,那就更冤枉了……

    ……

    在反反复复的啃上一个星期的冷馒头之后,严礼强看到馒头,胃就开始抽筋,其他几个人同样也是如此,不过所有人都咬着牙坚持着,不敢有丝毫的抱怨,因为这是所有人都要经过的一关。

    虽然过程有些艰苦,不管别人怎么看,但至少对严礼强来说,他觉得这半个月在戒律院的培训学习还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这样的培训和学习,可以让他在最短时间里就能对剑神宗有足够的了解,知道这里的“游戏规则”,不再两眼一抹黑或者人云亦云。

    严礼强学习得很认真,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他对剑神宗的了解也就更加的深入。

    整个剑神宗,到处都有着森严的等级壁垒,什么等级的人能做什么事,享有什么权力,要尽什么义务,都清楚无比,没有任何含糊的地方。

    剑神宗内的身份等级从低到高分别是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精英弟子,亲传弟子,核心弟子,长老,太上长老,宗主八个大的等级,其中五个弟子阶级,每个阶级之中又分为上阶,中阶,下阶,而传说之中位于长老之上的太上长老地位与宗主平齐,只是太上长老常年隐匿闭关修炼,不过问宗门事务,所以整个剑神宗,就由宗主执掌宗门大权而已。

    这样一来,整个剑神宗内的所有人就按三六九等分为十八个阶层,等级森严,像严礼强他们这种刚刚进入剑神宗山门总部的弟子,一个个都是剑神宗阶层金字塔最底部的外门弟子中的下阶弟子。

    而站在剑神宗金字塔最高处的是剑神宗的宗主,外号剑王的闾丘明月,传说之中,闾丘明月的修为,在三十年前,就经进阶武王,成为大汉帝国元老院的元老。

    至于剑神宗有几个太上长老,则是剑神宗的机密,不要说是严礼强,甚至就连核心弟子都不知道。

    在闾丘明月之下,则是剑神宗的十七个长老,各司职权,十七个长老之下,剑神宗的诸多各阶弟子之中,又有几个弟子最是杰出,在剑神宗大名鼎鼎,严礼强一到剑神宗没两天就听到了关于那几个最杰出弟子的名号——七杰三英一无双。

    其中的七杰是精英弟子和亲传弟子之中的七个佼佼者,三英是核心弟子之中的三个最杰出的人物,至于一无双,则是剑神宗百万弟子公认的第一人,号称将来最有能力接掌剑神宗宗主之位的一个人,一个女人——霓无双。

    眨眼的功夫,严礼强就在戒律院中呆了十五天,把所有该学的的都学了,该知道记住的也都知道记住了……

    第十六天一大早,半个月没有看到的薛管事又出现在了严礼强面前,递给了严礼强一个代表剑神宗弟子身份,同时刻着他名字的金属腰牌。

    半个月前,他还不清楚薛管事身上穿着的淡蓝色衣服的意思,而现在,他知道了,薛管事身上穿着的这个衣服的颜色,就代表薛管事在剑神宗的身份,就是剑神宗中阶精英弟子。

    “这个腰牌你收好,以后进出剑神宗山门和一些特殊之地,都要出示这个腰牌,如果腰牌丢失,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嗯,多谢薛管事!”

    严礼强小心的把腰牌收了起来。

    今天的戒律院中,就只有严礼强给一个人在,至于马良他们几个,因为是在严礼强加入剑神宗之前四天就已经来到这里,所以他们也提前四天完全了“岗前培训”,先一步离开了戒律院。

    在这些天里,那个马良对严礼强前倨后恭,不断旁敲侧击打听严礼强在剑神宗的“关系”,严礼强当然什么也没说。

    “跟我来……”薛管事面无表情的说了三个字。

    严礼强背着自己收拾好的一个小包袱,就跟着薛管事离开了戒律院。

    半个小时之后,薛管事直接把严礼强送到了地默谷灰衣堂,交代了两具,然后就离开了。

    ……

    灰衣堂是剑神宗内专门负责管理安排外门弟子的专门机构,因为所有的外门弟子都穿着灰衣,故而命名为灰衣堂。

    薛管事离开之后,灰衣堂内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姓霍的执役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严礼强,“你叫严礼强是吧?”

    严礼强点了点头。

    “灰衣堂是干什么的,这里的规矩你都懂了吧?”

    严礼强再次点了点头,外门弟子在剑神宗山门总部,除了修炼之外,每日还要负责大量的山门杂役,就相当于剑神宗山门总部的半个劳工。

    “那好,从明天起,以后天巧峰上面的几个茅厕,就全部交给你负责了……”

    严礼强目瞪口呆,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来到剑神宗的第一份工作,居然是“当所长”,尼玛,这是什么运气?

    “怎么,我说的话你没听到么?还是你嫌打扫茅厕的活脏,不想干这个活儿,还想挑三拣四?”霍执役的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似乎就等着严礼强跳起来,说出一个“不”字。

    心念电转之间,严礼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霍执役的话我听到了,明天就去负责打扫天巧峰上面的几个茅厕!”

    “这是你住所的钥匙,就在天巧峰山下的那片农田的旁边,钥匙上有房号,你去就能找到了,如果你茅厕打扫不干净,让天巧峰上的诸位师兄不满,有什么声音传到我这里,你知道后果!”

    严礼强接过了钥匙,对着那个狗屁执役施了一礼,一句话不说,就离开了……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