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一百零二章 神通者

牧神记 第一百零二章 神通者

    “果然是尸仙教的掌教之子……”

    秦牧脸色黑了,这未免也太凑巧了吧?掌教之子偏偏向他出手,偏偏实力这么弱,连他一剑都接不下。

    这次尸仙教断然不会放过他!

    空中的飞僵还未接近,他便嗅到一股腥臭气,这些飞僵的指甲墨绿,显然有毒!

    “是尸毒!”

    秦牧嗅到这股气味,立刻分辨出毒性。药师传授给他药理,其中便包括从各种气味中分辨出不同的毒性和药性,秦牧几乎是被药师从小灌药灌到大,对药性和毒性的辨识能力也是极高。

    这十几个指甲上带有尸毒,倘若被刺破皮肤,首先血液便会凝固,然后肌肉会变得僵硬,硬若磐石,刀枪不入,最终神智会消失,灵魂瓦解!

    秦牧狂奔,但是后面的飞僵速度更快,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一张张黄表纸不断向前铺来,空中的飞僵连连纵跳,即将追上他们!

    背后贺隐挥手,空中又是火鸟振翅飞来,尚未接近便只觉热浪滚滚,掀起一股热风,地面上的青草瞬间干枯,水分全无!

    此人走的应该是法术和御剑两种路子,法术流派和御剑流派齐修。这种情况在从前很是少见,不过延康国师大刀阔斧革旧鼎新,聚集天下门派为皇朝所用,打破了许多固有的壁垒,让流派之间的隔阂不再那么深,因此出现了合流的情况。

    像尸仙教这样的邪道门派也趁着这次大变革,改善自己教派的功法和神通,开发出许多新的法术神通。

    “不对,应该是三种流派!这些飞僵所施展的是战技流派的招式!”

    秦牧皱眉,脚步突然发力,身形如龙蜿蜒奔走,躲开背后袭来的火焰大鸟。

    不料那火焰大鸟轰隆一声炸开,火焰爆炸,顿时形成一个方圆六七丈的大火球急剧膨胀,澎湃的气浪和烈火将秦牧狠狠拍飞!

    秦牧尚未落地,便见一道道黄表纸哗啦啦飞来,八九只飞僵踩着黄表纸从爆炸的烈焰中穿过,向他杀去!

    这些飞僵都是五曜境界的武道强者级别,身体被炼得像是灵兵一般坚硬,招式简单,铲、切、剪、戳,但倘若被围住,他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

    地上有飞僵追杀,空中也有飞僵袭来,而且贺隐以神通攻击,形势对他极度不利。

    一张张黄表纸哗啦啦飞动,急速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啸声,贺隐看似是催动黄表纸,但实则用的是剑法,这种剑法还是极为精妙,不比漓江剑派的剑法逊色多少。

    最为关键的是,黄表纸上用朱砂和鲜血绘制的符箓给他很不好的感觉。

    如果是普通的纸张,肯定不如剑的威力,但是绘制上符箓,则说明符箓中另藏威力!

    秦牧人在半空,不由分说以造化天魔功封印自己的魂魄,接着元气震动,将包袱里的小狐狸震了出来,十指飞速点动,将她的魂魄也封印在体内。

    狐灵儿被他戳戳点点,又羞又恼,吱溜钻进包袱里不出来了。

    封印魂魄需要点在身体的隐秘部位,她毕竟是只母狐狸,还有些羞涩。

    秦牧却无暇理会这些,黄表纸是烧给死人的纸钱,在黄表纸上绘制符箓,说明符箓的威力只怕是针对魂魄而来。倘若与这些黄表纸碰撞,纸上的符箓威力爆发,只怕会伤到魂魄,所以他提前封印魂魄,免得措手不及遭其毒手。

    呼——

    空中的黄表纸铺落下来,与黄表纸一起落下的是八只飞僵,黄表纸从秦牧两侧飞出,八只飞僵合围,从四周包抄而来。

    秦牧身在半空,身形开始坠落,下方五只破破烂烂的飞僵纵身跃起,从下向上,向他攻来!

    与此同时,一张张黄表纸从群尸间穿过。

    “定!”贺隐喝道。

    一道黄表纸突然燃烧,朱砂和鲜血写成的符文却没有消失,而是趁着火光浮在空中越来越大,向秦牧当空一照!

    秦牧恍若无觉,背后鱼龙跃起,张口吐剑,残老村的少年元气迸发,手臂粗的元气丝卷起少保剑,并指平斩。

    斩剑式!

    剑气破空,一只飞僵的脑袋跌落下来。

    正在飞速赶来的贺隐吃了一惊,一张张黄表纸威力迸发,试图定住秦牧。

    他的定字符的作用是定人三魂七魄,魂魄被定住,身体也无法动弹。不过刚才那张定字符没能发挥出作用,让他有些不解。

    其他黄表纸上的符文威力迸发,秦牧身前身后都是奇异的符文,秦牧却丝毫也没有被定住,并指一挑,少保剑从斩剑式化作挑剑式,将另一头飞僵从下往上挑成两半,随即化作抹剑式,少保剑围绕第三只飞僵的脖子抹了一圈。

    少保剑的剑尖向外,云剑成圆,画了一周,四周一只只飞僵头颅落地!

    眨眼间,八只飞僵便直接授首,跌落在地。

    云剑式。

    秦牧剑法极快,招式越简单,出剑速度反而越快,以少保剑的锋利程度,在这八只飞僵还未进攻到他的身上便被他统统斩杀!

    贺隐一脸肉疼,飞僵合围,对付修炼战技或者法术的强者简直是手到擒来,但是对付秦牧这样的剑修,便有些困难了。

    尤其是剑修的剑无比锋利的情况下,简直专门克制他的飞僵。

    他用养尸地炼制飞僵,飞僵的身体强度极高,普通的灵兵根本无法伤到飞僵,而且飞僵无魂无魄,对付魂魄的法术也不好使。

    秦牧这一剑平斩,看似平平无奇,但直接手起头落,显然这口剑绝对是超越大部分灵兵的宝物!

    贺隐急忙停顿下来,召回下方的五只飞僵,背后剑囊中又有一张张黄表纸向秦牧切去!

    秦牧趁机落地,面朝贺隐,脚步却在后退,他施展出瘸子传授的偷天腿法狂奔,即便是倒退而行,奔行速度也丝毫不慢。

    嗤——

    剑光闪动,秦牧以气御剑,向飞来的黄表纸刺去。

    轰隆——

    剧烈的爆炸传来,他的少保剑刚刚截到第一张黄表纸,纸上的符箓轰然炸开,而这张黄表纸上的符文威力爆发,顿时引爆其他纸上符文,一连串的爆炸传来,秦牧遭到气浪冲击,胸口巨震,胸腔中的空气几乎被挤压一空,整个人身不由己的倒飞而去!

    他飞出十多丈外,包袱中的狐灵儿连忙催动法术,掀起一股狂风,抵消那恐怖的冲击力,这才让秦牧停下。

    不过与少保剑相连的元气丝也被那恐怖的爆炸炸得粉碎,少保剑呼啸飞出,落入黑暗中。

    秦牧落地,长长吸气,猛然剧烈咳嗽两声,他尽管早有准备,肺腑还是被爆炸震伤。这还是他身穿百毒金蚕丝做成的衣裳,倘若没有这身衣裳,只怕这一次爆炸便会要了他的命。

    “竟然还没死?”

    贺隐摸出一罐腥臭的药膏,扔给其中一个飞僵,立刻飞身向秦牧杀来。他的黄表纸内藏火焰神通,可以切割斩杀对手,也可以爆炸,爆炸的对肉体的伤害倒在其次,最大的伤害是爆炸产生的雷音!

    倘若直面爆炸的雷音冲击,三魂七魄不被震碎也会被震得脱体飞出,毁灭在爆炸之中!

    秦牧竟然挡住了爆炸,也挡住了轰杀三魂七魄的雷声,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挡住了他这一击算不得什么,秦牧那口锋利至极的宝剑被炸飞,不知所踪,而且又被符文炸伤,现在等待秦牧的,只有死路一条!

    秦牧不退反进,从背后解下剑鞘,竟然使出以气御剑的本事,把剑鞘当成宝剑来驾驭,刺向贺隐,同时脚步鬼魅般晃动,飘忽不定,飞速向贺隐接近!

    贺隐冷笑,元气迸发,化作火焰飞鸟,扑向秦牧,同时背后剑囊中黄表纸翻飞,一张张符文飞出,向秦牧斩去!

    秦牧脚步愈发飘忽,猛然叱咤一声,并指刺出!

    刺剑式!

    剑鞘呼啸刺向贺隐,贺隐冷笑,剑匣中一张黄表纸飞出,向剑鞘迎去。

    秦牧这一剑刺来,威力虽然不小,但是剑鞘吞口却是朝向他这一边,没有用比较尖的鞘尾,就算击中他,对他的伤害也不会太大。

    他只需要引爆一张符文,便可以将秦牧这一击挡住,将剑鞘炸飞!

    就在此时,突然剑鞘发生变化,剑鞘吞口化作一只张开大嘴的鱼龙向他扑面而来。

    贺隐心中一惊,接着听到背后传来的破空声,被爆炸炸飞的少保剑竟然呼啸而来,向他后心刺去!

    贺隐闪身便躲,正要避开少保剑和剑鞘所化的鱼龙,突然秦牧背后包袱之中冒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张口吐出一道旋风,将他的身形定住了一刹那。

    贺隐挣破旋风,后肩一凉,少保剑钉入他的肩胛,将他的肩胛洞穿,带着一道血箭冲入鱼龙口中!

    秦牧一击得手,正要追击,突然火鸟烈焰熊熊将他淹没,接着一张张黄表纸投入到烈焰之中。

    轰隆——

    剧烈的震荡传来,秦牧喋血,倒飞而去,元气卷起少保剑,轰得砸入山林,然后返身跃起,纵身便走,呼啸消失在夜色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