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一百七十章:谈判(5更求月票)
    

    到了荀家,其实时候还早,陈凯之之所以赶早来,其实是想着能不能去见雅儿一面。

    自定了亲,荀雅似乎总是在闺房里,反而不好出来相见了,而荀游和荀母,似乎也觉得暂时要避免相见,免得惹来什么闲言碎语,便也绝口不提这茬。

    可他是未来女婿嘛,脸皮该厚一些,你们装聋作哑,那他就提早来,反正盐商肯定没这么快到,总不好一直让自己厅里干等吧。

    可到了小厅,坐定之后,接待自己的不是荀母,而是荀游,还有荀游的侄子。

    此人,陈凯之倒是认得,叫荀从文,双方颌首点了头,陈凯之给荀游见礼,荀游便笑道:“来,来,来,贤侄,喝茶,今日请了几家的故旧来,待会儿你来作陪,噢,你吃了早饭没有?”

    陈凯之摇摇头道:“来的急,并没有吃。”

    荀游便嗔怪道:“怎么可以不吃呢?哎,你这小子,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啊。”

    说罢,荀游便吩咐荀从文去厨房里交代一声,将早点拿来。

    等这侄子一走,荀游左右张望了一下,顿时又变成了鬼鬼祟祟的样子:“怪哉,贤侄,出了怪事了。”

    陈凯之见他一脸后怕的模样,心里也忍不住咯噔了一下,难道出了什么事吗?

    陈凯之忙道:“伯父,怎么了?”

    荀游皱着眉头,一脸苦恼地道:“见鬼了啊,这几日,拙荆非但没有发什么脾气,对我也温和了许多,你说怪不怪?”

    陈凯之不禁一怔,道:“啊……这样……很怪吗?”

    荀游便哀叹连连:“这如何不怪?有句话不是叫三日不打、上房揭瓦吗?拙荆的性子是火爆惯了的,一言不合便动手动脚,可这已过了三天了啊,三天里,竟连脸都不曾红过,凯之,这是不是你的功劳?”

    陈凯之竟是无言以对,他突然也觉得怪怪的了:“伯父,你能不能说句实在话?令爱的性子……可是学生从前所见的那样,温良贤淑的吧?”

    荀游顿时红了脸:“这……你这是什么话呢?老夫的女儿,最像老夫的,再没有比她性子更好的人了,你……你不要凭空污了雅儿清白,胡言乱语,一派胡言。”

    陈凯之只好打了个哈哈,这只是他的怀疑而已,想想跟荀雅相处的时光,倒是愉快的,而那娇羞又端雅的样子,怎么都令人感觉是贤妻良母的一类。

    好吧,还是办正事要紧。

    闲坐了片刻,荀母便来了,却依旧不见荀雅,陈凯之心里微微有些失望。

    陈凯之向荀母行了礼,道:“不知盐商们是什么反应?”

    荀母道:“已下了帖子,荀家也是有名有姓的人家,想来还请呃动他们,只是到时该如何说动他们,老身终究是个妇人,不便与他们相见,却还是要靠你了。”

    陈凯之目中掠过一丝狡黠,笑吟吟地道:“请交给学生来办吧。”

    陈凯之和荀母又做了一些安排后,盐商们就到了。

    金陵三大盐商,很不情愿地抵达了荀家,荀家乃是金陵有数的世族,盐商的地位,比之轻贱了一些。

    不过这只是表面而已,但凡牵涉到了盐铁,若背后没有足够的靠山,如何能拿到足够的官盐盐引?

    无论是盐场,或是地方的官吏,乃至于朝中,若是关系不够硬,这门买卖都无法插足的。

    所以盐商表面为世家大族瞧不起,可背后的能量却是惊人。

    自然,三大盐商,为首的便是陆家,除此之外,还有刘家、杨家,这三家所经营的官盐,占据了金陵官盐市场的一半以上,不过现在,这三人联袂而来,却颇有些忧心。

    朝廷一道谕旨,金陵盐务的格局大变,这盐场的经营权竟都落在了郡王府的手里。

    这两日,他们都拜访了郡王殿下,可瞧着这位郡王殿下不太像靠谱的人啊。

    你和他说盐,他和你说打猎,你和他谈风月,他话锋一转,突然说做人要有智商,什么是智商呢,然后便见到了一个叫方先生的人,云里雾里的说了一通之乎者也的话,愣是没有明白什么意思。

    不过自己的生意,理当是不成问题的,只是近来听说,郡王似乎还要加一个盐商来,好好的一块饼,却突然多了一人来吃,这却搅得三大盐商心里不安了。

    荀家下了帖子,这个人情,他们不得不给,为首的是陆乾,其次是刘家的刘安,还有便是杨家的杨雄,他们落了轿子,随即荀游便带着陈凯之前来中门相迎,相互见礼寒暄。

    陈凯之站在荀游的身后,并没有显山露水,却是偷偷打量着这三人。

    三人之中,杨雄是一副酒色掏空的模样,而刘安却像是精明之人,他不善于言辞,又或者是压根是故意藏拙,也在打量什么,这种人,往往城府很深。

    陆乾是个八面玲珑的性子,他和荀游似乎也有些交往,说笑之后,被迎入厅中。

    宾主坐定,茶水斟上来,接着便是一些干果。

    “荀兄,此子是何人,为何从前看着面生?”陆乾看着陈凯之,敬陪末座。

    荀游面带红光道:“这是吾婿,想必你们也已略有耳闻,叫陈凯之。”

    陈凯之……

    三人俱都多看了陈凯之一眼。

    既然提到了自己,陈凯之连忙起身朝他们一一行礼:“见过诸位世叔。”

    陆乾便笑道:“这是金陵的才子啊。”

    “世叔见笑。”陈凯之道:“今日请诸位世叔来,正是有事相求。”

    陆乾与其他二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你一个读书人,求我们什么事?

    不过这等盐商,最是人情练达的,陆乾便捋须道:“贤侄但说无妨。”

    陈凯之道:“世叔们可知道,现在东山郡王殿下接手了盐务吗?”

    陆乾等人眉头微皱,这小子,谈盐做什么?

    陈凯之莞尔一笑道:“学生不才,和郡王殿下相交,殿下为了整顿盐务,便命学生也掺和了一脚。”

    是他!

    陆乾等人的脸顿然冷了下来,难怪有风声说,郡王殿下有意再请个人掺和进来,这个人,竟是这个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