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一百五十七章 有酒英雄血!

我是至尊 第一百五十七章 有酒英雄血!

吴烈一阵WwW..lā
  
  只听风尊微笑:“吴大人想必不会认为我是来贿赂吧。”
  
  吴烈脸上一红:“怎么会,九大人们仁心济世哪里算得上是贿赂,此际就算是贿赂,吴某也厚着脸皮受了。”
  
  “哈哈……”
  
  风尊笑了一声,再无废话,径自取出来几颗药,给夫人和吴公子喂了下去,随后又运功帮两人疏通经脉。
  
  稍事检查的结果,让他松了一口气。孩子的双目失明,只是因为毒素侵染,而眼珠血脉等并未被破坏。有生生不息神功,加上绿绿的帮助,这并不算大事。
  
  当然,这种毒,对于一般玄气来说,却是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到的。唯一能做到的,也就是生生不息神功,而云扬也是为皇帝陛下疗毒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功法,居然有这等奇效。
  
  (这段解释加的我痛苦至极,那么多人看不明白。幸亏字数够了,就算赠送一段解释。)
  
  “自此之后,我每夜都会前来一次,大抵十日之后后,令郎的双眼便能重新视物,大约半月后,眼睛就能恢复到正常状态,身体内积存的毒素也会全数清除;至于尊夫人……我只能让其恢复神智,身体恢复健康,但,这断掉的腿……当下委实是没有办法了。”
  
  吴烈几乎要哭出来。
  
  这么多年,身为铁面青天的吴烈,还是第一次这么的激动。
  
  吴烈看着孩子在怯生生的眨眼睛,看到夫人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安安稳稳的睡着……
  
  突然间泪如雨下。
  
  等他回过神,眼前风尊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桌上一张便笺,字迹潦草。
  
  “忠义之士,忠烈之臣,苍天护佑,万众有眼;为国为民,铁骨不灭;大人保重,玉唐千秋!”
  
  ……
  
  想起昨晚的那一幕,又再掂量掂量手中老元帅扔过来的银子。
  
  他明知道自己不会收,所以才会一开始就说是借给自己、日后要还的!
  
  我吴烈的面子,有这么多人替我看重!替我小心翼翼的呵护,就唯恐伤了我那可怜的自尊心呢啊……
  
  吴烈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尽是铁一般的坚定。
  
  他抱着银子,大踏步地往自己家里走去。
  
  有偌大忠臣义士、何愁玉唐不能中兴,自己正该尽一份心力,更成此盛举!
  
  ……
  
  云扬再出门的时候,突然间发现,整个天唐城似乎干净了许多。
  
  此际已经是十月初九。
  
  距离铁铮的婚礼,还有十一天。
  
  目前已经有两队从别的国家过来的人马,停驻在城外。
  
  铁铮大婚,天下军人一杯酒。
  
  这是整个天下间军人的大事。
  
  当然,这也是极容易变成导火索引爆整个天唐城的大事。
  
  云扬决定,还是先将铁铮结婚的这档子事彻底了结再说其他。
  
  毕竟……这一杯酒,乃是属于整个天下所有军人,活着的,或者已经战死的将士!
  
  他们有资格喝上这杯酒!
  
  无论如何,云扬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一件事被人破坏。
  
  他踏着地上稀稀落落的黄叶,缓缓走向约定之处。
  
  “云少你来了。”马公子殷勤地站起身来,满脸堆笑。
  
  “恩,我只问你,先前定的酒,目前搞定了多少了?”云扬淡淡的问道。
  
  马公子咳嗽一声,道:“自从云少两个月前说过之后,小弟哪里敢有半点怠慢,连夜赶工,将存的醉仙酿全部换成了英雄血标签,连坛子都一起换过,务求全无破绽;此外,我马氏旗下的二十多家分号日夜生产……截至到如今,这新款英雄血已经有八万五千坛的存货。”
  
  “一坛折算银两多少?”云扬问道。
  
  “知道知道,这段时间,都在连轴转呢……”马公子亲切微笑:“云少吩咐,自然要将品质做到最好。每一坛的市价大概是纹银六百两。每坛酒净重二十斤。”
  
  云扬皱皱眉:“六百两?一坛?净重二十斤?那岂不是说,一斤英雄血价值三十两银子?我说马公子,你们家这是打算要吃人肉还是要喝人血啊!?”
  
  “咳咳,若然这批酒云少全要的话,只需要……”马公子咬咬牙,下了个狠心:“二百两一坛就好!云少,依这个成交价格,我们已经赔了所有人工,再少……我们家就真的……毕竟,数量太大啊……”
  
  云扬轻轻的哼了一声,端着茶水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计算:八万坛,一百六十万斤;一斤三杯酒,四百八十万杯……
  
  “不够,还远远不够。”云扬道:“我需要的英雄血数量,最少还要十万坛!”
  
  “天哪……”马公子叫苦连天:“老大,再以这样的价格拿出来十万坛……我们家,就直接没了……”
  
  云扬目光冷幽幽的看着马公子。
  
  马公子看着云扬的目光,终于垂头丧气的低下头去:“好吧……”
  
  “不须如此丧气。”云扬拍一拍马公子的肩膀:“你们家一定不会亏。我保证!等做完了这一单买卖之后,只要你们家出产的美酒价格定得不是太离谱,同时质量还有保证……你们家,必然在整个大陆闻名遐迩!到时候,就算想不发,都难啊。”
  
  马公子笑得跟哭似得:“托您吉言了。”
  
  “合共三百六十万斤酒!”
  
  云扬道:“十两银子一斤,一共是三千六百万两。”
  
  马公子满眼尽是祈求的看着云扬,咱们是酿酒的,不是开钱庄的,可真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可以往里填啊;全家超过七成以上的现银都在各地流转之中……
  
  若是云扬提出来要欠着,可真是要命了。
  
  “我这里,有三千万两。”云扬拍出来一摞银票。
  
  马公子心中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是不免要赔六百万两,但,那已经算是可以承受的范畴了。
  
  “我会想办法,让铁铮铁元帅的人来联系你,敲定婚宴喜酒之事。”云扬悠悠的说道:“届时,你就将酒给他们就好了;然后,问他们收取六百万两纹银。”
  
  马公子猛然抬头,眼中流露出满满的惊讶愕然之色。
  
  云扬转过头去,淡淡道:“很意外吗?那一日乃是普天之下军人盛事;这也是战死疆场的将士们,在九泉之下,也期盼的一天。”
  
  “马公子,希望你……做好这件事,酒不能次,量,更要足。并且,不要将我这层说出去。”
  
  云扬转身,紫色衣袍飘然走出门去:“拜托了。”
  
  “这是,当初你们欠我的人情,今日之后,就算是全部还清了,以后,我不会再用任何手段来要挟你们了。”
  
  马公子呆呆的站着原地,久久不动,而云扬却早已踪迹不见。
  
  “你放心!”
  
  马公子突然莫名的感觉心中一股热流突然澎湃而起:“我们马家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将这件事,做到尽善尽美!”
  
  ……
  
  云扬回到云府的时候,隔着很远,就感觉到自己家里有流溢着一种阴森森的气势。
  
  他心中叹了一口气。
  
  该来的,还是会来。
  
  也好,在铁铮大婚之前,就将这件事彻底解决掉,也是好的。
  
  他本来走得很急,但,在感觉到这股气势之后,步伐反而慢了下来;心情,在越来越接近自己府门的时候,越来越显平静。
  
  云府后花园中。
  
  一个黑衣人,静静的坐在花树下,凉亭中。
  
  老梅在一边的石桌上趴着,生死不知。
  
  方墨非神情委顿,胸前衣襟,全是鲜血淋漓,脸色惨白;身子摇摇晃晃,勉力倚靠在一株花树上。
  
  黑衣人虽然就那么坐在那里,整个人却更像是融进了空气之中一般,并没有半点存在感。
  
  就像是一团黑色的烟雾,只需要一阵清风吹来,随时都可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扬一派悠闲地走进来,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那黑衣人。
  
  先是脚步轻松地走到老梅趴着的石桌前,试了一下脉搏,确定其只是被打晕了过去,截住了经脉,就放了一半心。
  
  再走到方墨非面前,同样试了一下脉搏,算是彻底的放了心。
  
  云扬回府之前,最不希望出现的局面便是己方已有伤亡,因为那样会将双方立场彻底走至死局、不死不休,现在两人伤而未死,便代表今日之事尚有转圜余地!
  
  尤其是方墨非,他状况虽似惨淡,实则只是在自身不加抵御反抗的情况下,承受了对方惩戒;受伤并不是很重,几乎都是皮肉之伤。
  
  黑衣人还只是好像是一团黑雾,整张脸却是实实在在地都笼罩在一层黑雾里,对云扬的一连串动作,似乎漠不关心,但云扬能感觉到,自从自己接近家门口十丈,这个人的气势,已经锁定了自己。
  
  云扬全然不以为意地坐在了黑衣人面前,淡淡道:“森罗庭下,十位王者之一的一殿秦广王?”
  
  黑衣人同样淡漠的笑声传出:“天外云侯的云扬云公子,果然不愧是凌霄醉看上的妙人。”
  
  云扬笑了笑:“不知道秦广王莅临寒舍,可是有何贵干么?”
  
  “只不过要来看看你的本事;凭什么能够留住我森罗庭所属之人!”一殿秦广王阴笑一声,这一声之余,双方之间的氛围愈发紧张,彷如将一触即发。
  
  “如果只是单纯要看我的本事……”云扬沉默的说道:“你觉得,有必要么?”
  
  “有必要。”一殿秦广王道:“你现在,就只得玄气五重山的水准,本殿主就以玄气五重山的修为,来压你一头。”
  
  “你输了,方墨非便要死,那是背叛的代价,而你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就算你背后有凌霄醉,同样要付出代价!。”
  
  “但若是我赢了呢?”
  
  云扬淡淡道:“又是什么说法?”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