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一百零二章 护道人
    

    似乎是过去几天太过疲惫,这一晕过去,严礼强就像睡了一个长觉一样,不知过了多久,严礼强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山洞里里那一根根倒垂下来,犹如一根根巨大竹笋一样的钟乳石,就在距他十多米外的地方,有一滴滴的水从钟乳石上滴下来,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池。

    一道阳光从山洞的顶部的缝隙照到了山洞里,整个山洞显得特别的安静,只有那滴答滴答的水声,在严礼强的耳边回荡着。

    严礼强的思维停滞了那么两秒钟,随后所有的一切重新回归大脑,他想到了龙虎山下的那场搏杀,想到了那个采药的老丈,想到了自己晕过去的情景……

    随后他一下子跳了起来。

    严礼强先检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全身,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完好无损,只是右肩肩窝的位置还隐隐有一点酸疼和凝滞,这应该是那个朱安留下的一点外伤,不过已经没有大碍。

    严礼强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随后走出了山洞。

    山洞外面,就在是一座高山的半山腰的位置,外面是一片松林,放眼望去,山下云蒸霞蔚,云气和雾气往上飞卷,那清新的空气之中,还隐隐有一股兰花的香味,沁人心脾。

    看着这样的景色,让人心中陡有出尘之意。

    那个老丈,就盘膝坐在一颗松树之下,微笑的看着从山洞之中走出来的严礼强。

    严礼强走了过去,对着那个老者行了一个弟子之礼,“严礼强见过师傅!”

    “坐吧,我知道你现在一定一肚子的疑问,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聊聊,有些事,也必须要让你知道!”

    看着眼前这个老者和蔼的面孔,严礼强完全想象不出当时这个老者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用一道金光让十多个人尸骨无存的样子。

    “虽然已经叫了你师傅,但我现在还不知师傅的名字来历!”

    “我姓柳,全名柳归元,是天下四大宗门之一明王宗的长老之一!”

    剑神宗?居然是剑神宗!就这三个字,让严礼强心神巨震。

    虽然事先严礼强已经猜到他拜的这个师傅背景不一般,但他还真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师傅,居然是号称天下四大宗门之首剑神宗的长老。

    所谓的天下四大宗门,指的就是剑神宗,明王宗,玉罗宫,灵山派。

    四大宗门各有特点,灵山派包罗万象,奇人异士多如牛毛,除了武功之外,灵山派的丹药机关同样闻名世间,而明王宗号称以杀卫道,明王宗的弟子最是好战,常常有众多明王宗的弟子投身军中,在战场上与人搏杀,在大汉帝国军中,明王宗的影响力远超其他三大宗门。

    而玉罗宫却是最诡秘莫测,迄今为止,无人知道玉罗宫的山门所在,玉罗宫的门人平时几乎都是销声匿迹不现于世间,但每隔几十年,都会有玉罗宫的门人出现,做出惊天动地之事。

    至于剑神宗,则号称天下四大宗门之首,天下剑道,俱出其宗,宗门之内,一声号令,可聚集十万剑士军团,挡者披靡,除了剑道之外,剑神宗还有驭兽之术,冠绝天下。

    平溪郡郡守叶天成的儿子,就在剑神宗,而且已经进阶龙虎武士,得以进入剑神宗内门修炼。

    自己若是进入剑神宗,那就与叶天成的儿子成了同门,这可真是冤家路窄了。

    这一刻,严礼强也只能感叹命运之奇,令他心存敬畏,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在重生之后,辗转一圈,他居然进入到了剑神宗,成了剑神宗长老的弟子,和他最大仇人的儿子,成了同门。

    柳归元以为严礼强被他的身份镇住了,让严礼强安静的消化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在剑神宗,我公开的身份是长老,职责是管理剑神宗的丹药谷,而暗地里,我还有一个身份和职责,是剑神宗的护道人……”

    “护道人?”第一次听到这三个字的严礼强疑惑的看着柳归元,这个名字,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知护道人有什么职责?”

    “每个大宗门,都有护道人,护道人是一个宗门内最隐秘的守护者,在平日的时候,宗门如果平安无事,护道人就隐匿不现,和光同尘,而一旦宗门遭遇灭门大难,护道人的职责,就是要保护着宗门最重要的核心秘法不落在外人的手上,同时还要寻找一个地方,负责延续宗门的传承……”

    “我懂了,师傅所说的护道人,就像是保存着宗门的一颗种子,在关键的时候,师傅可以让自己保存的这颗种子,在别的地方生根发芽,再次成长为参天大树。”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柳归元点了点头,面色严肃无比,“我的护道人的身份在剑神宗内,是绝密的消息,在今天之前,除了我自己和剑神宗的宗主之外,这个世上,再无第三个人知晓,就连剑神宗的一干长老,甚至是我的家人与其他几个弟子都不知道我这个身份。我的这个身份,你切忌不可泄露,否则宗法无情,转眼之间你就要大祸临头,神仙都救不了你!”

    “既然师傅护道人的身份是剑神宗的绝密信息,那师傅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消息?”

    柳归元平静的看着严礼强,“你这么聪明,你猜猜看,我为什么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你?”

    严礼强吞咽了一口吐沫,脑子转了转,然后有些艰难的问道,“师傅不会是……想要把我培养成剑神宗的下一个护道人吧?”

    “哈哈哈,不错,正是如此!”柳归元大笑起来。

    “那为什么是我,师傅你刚刚不是说你在剑神宗已经有弟子了吗?”

    “我在剑神宗的那几个弟子可以继承我的其他所学,但却无法继承我护道人的这个身份和职责,护道人的这个身份职责和护道人最后要掌握的秘法本领不是一般弟子能继承的,要成为剑神宗的护道人,除了根骨资质要优中选优之外,对人品,心性同样还有着非同一般的苛求,没有霹雳手段菩萨心肠,没有万中无一的根骨资质,没有大毅力大勇气大智慧,绝难成为剑神宗的护道人,这个世间的各个宗门,都敞开大门,广收弟子,世间到处都是徒弟去找师傅,而护道人这个身份,却只能师傅去找徒弟,我为了找你,已经颠簸了几十年了!”

    “我在龙虎山上只与师傅你有一面之缘,就算我心肠好能把师傅你背下山,师傅你又怎么知道我就合适?”

    柳归元微笑的看着严礼强,“你在云鹤楼吃的那顿霸王餐的钱,还是我替你付的,你以为和我只有一面之缘,我却已经跟着你很久了,那晚你在林中伏杀武涛三人,毁尸灭迹,我就在你旁边,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这些日子,你一举一动,都在我眼中,我也早就知道升月楼的人要来找你的麻烦,龙虎山上那一次就是对你心性的最后考验,你背我下山不难,难的是不嫌麻烦,不辞辛劳又背着我重新上山回去找钥匙,一万个人中,都不会有一个人如你这般,如果你能带着我转身回去重新拿到我丢下的钥匙,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弟子,是我神剑宗的下一个护道人,如果你丢下我离开,那就说明你不是我想要找的人,最后是你是何下场,也就与我无关……”

    听到这样的话,严礼强在庆幸的同时,也不禁生出一身冷汗,他第一个庆幸的是自己那天在山路上的一念之仁,让自己经受住了柳归元最后的考验,他第二个庆幸的,则是这些天,他一直在辗转奔波,都没有修炼易筋洗髓经的时间,他的这个秘密,还没有被人发现。

    “那现在,师傅是不是要带我回剑神宗?”

    “哈哈哈,我若直接带你回去,我和你的身份,又怎么能瞒得过有心人!”柳归元摇了摇头,“这里已经是莱州,剑神宗总部山门就在离此两百里外的剑山之上,你自己去剑山要求加入剑神宗就可以……”

    严礼强犹豫了一下,“我这些年一直居无定所,四处漂泊,无法说清自己的来历,剑神宗会收我吗?”

    “一般情况下当然不会,不过有了这个,剑神宗却一定会收你!”柳归元说着,就把那天在龙虎山上严礼强背着他去找的那把钥匙拿了出来,放在严礼强的手上,“你到了剑神宗,只要把这把钥匙拿出来,说想要加入剑神宗就可以!”

    严礼强惊讶的看着自己手上的这把钥匙,不知道这把小小的钥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这钥匙是铁的,看起来普普通通,和普通的钥匙差别不大,最多就是钥匙上面多了一点花纹,怎么靠着它,就能让自己加入剑神宗?

    “师傅,这钥匙难道是剑神宗的信物?”

    “不错,这钥匙的确是剑神宗的信物,剑神宗内的诸位长老,如果在外出办事的时候遭遇危难,有人在危急时候帮过他,他就能留下这一把钥匙,将来如果有人带着这钥匙上门来,有求于剑神宗,剑神宗就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那个人,算是报答那个人对剑神宗的恩情!这把钥匙,是当年剑神宗的一位长老在湖州留下的,那位长老当年在湖州与人激斗,重伤落水,最后被一个行走四方的游方郎中所救,那个长老就给那个游方郎中留下了这把钥匙,并告诉那个郎中,将来有困难,可以来剑神宗找他……”

    “那我拿着这把钥匙去不会有问题吗?”

    “这就是天意了!”柳归元叹了一口气,“那位长老几年前已经过世,在过世前,还托我到湖州寻找那个游方郎中,去看看那个游方郎中过得如何,我两年前到湖州,找到了那个游方郎中,那个游方郎中同样已经垂垂老矣,在知道我是受人之托来看他之后,就把这把钥匙还给了我,然后不久就去世了,你拿着这把钥匙到剑神宗,只需说自己是那个游方郎中的孙子,那个游方郎中最后离世之前把这把钥匙给你,让你到剑神宗来就可以了……”

    “那我到剑神宗以后呢?”

    “你就像其他的门人弟子一样修炼,我不会给你任何优待,一切靠你自己,我和你的关系,你不要告诉任何人,等你进阶龙虎武士之后,时机成熟,我会再公开把你收为弟子,暗中将剑神宗护道人的法脉传承于你!”

    “师傅你就从来不怀疑我的来历么?”

    “对我来说,只要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就够了,你来自哪里并不重要!”柳归元用睿智而又宽厚的眼光看着严礼强,“你这样的年纪,原本正应该在家中孝顺爹娘,享受家庭温暖,你却独自一人流浪在外,历经艰辛,如此煞费苦心想要加入大宗门,又说不清自己的来历,十有八九是已经破家,仇人厉害,你想要学本领报仇,是不是这样?”

    严礼强的眼睛有些红了,他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那以后你就在剑神宗好好修炼,一个人无法快意恩仇的唯一原因,就是自己本事不够,等你本事到了,杀仇人就像杀鸡一样,这个世间,又有什么仇报不了?”

    严礼强点了点头……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