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一百五十九章:回击(2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一百五十九章:回击(2更求月票)

    大家各怀心事地喝酒谈天,陈凯之喝得差不多了,俊秀的面上,不免染了一层红晕,气氛逐渐热烈起来。

    陆学跋更是亲自举着酒盏走到陈凯之案前,郑重其事地朝陈凯之道:“陈学弟,来,我来敬你一杯酒水,你我都是金陵人,王提学如此看重你,将来你我还要相互请益。”

    现在这席上,再没有什么事比陈凯之和陆学跋二人之间的互动更牵动人心了。

    这陆学跋深谙游击战的精髓,打完就跑,跑了再回来,回来之后又一副无辜者的模样,仿佛方才的事和他一点都不相干。

    他现在可谓是占据了所有的主动。

    若是陈凯之不喝酒……哎,我好心敬你,你居然不喝,你是读书人,怎可如此失礼呢?

    若是喝了……你看,陈生员那篇文章,果然不知从哪里来的,若真是学富五车,为何还要如此认怂呢?

    陈凯之在众目睽睽之下,却是莞尔一笑,旋即举起了酒盏,道:“多谢陆学兄。”

    说罢,陈凯之豪迈地将酒盏中的水酒直接一饮而尽。

    嗯?这小子的气度还算不错。

    只是……这样被人踩,也不恼火吗?

    众人看了,有人觉得陈凯之的行为合乎礼法,也有人觉得,堂堂男儿,被人这样挑衅,竟也沉得住气?性子实在过于软弱啊。

    酒宴已到了高潮,陈凯之连喝了许多酒,也是有些醉了。

    那陆学跋找回了场子,自是得意洋洋,渐渐从方才的阴霾中走出来。

    他本就是一个八面玲珑之人,与人推杯把盏,顿时成了这酒宴中的风云人物。

    倒是那位坐在上首位置的包知府,看着陈凯之,顿有恨铁不成钢之感,眼眸里不自觉地露出失望之色,陈凯之实在太懦弱了,若是换做自己,哼,非要掀桌子不可的;而那提学副使,自是喜滋滋的劝酒。

    唯独提学都督王进,面上却是不露声色,显得很矜持,偶尔他才抬眸,见陈凯之喝得微醉的样子与身边的举人说着话,王进便收回了目光,对陈凯之不再关注,显然……他已经失去了兴趣。

    陈凯之醉得愈发厉害,身子甚至已是坐不稳了,却是突然唤来了书吏,道:“烦请拿纸笔来。”

    书吏愣了一下,弓着身,笑道:“陈生员拿纸笔做什么?”

    陈凯之呆了一下,像是所有醉汉一般,似乎也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其实这时候的他,已经不再是宴会中的焦点,良久,他方才道;“我是读书人,写写画画,还不成吗?”

    文吏也只是莞尔一笑,这个家伙,看来是发酒疯了。

    不过好歹也是能参加饮乡酒宴的人,却是文吏不可轻易开罪的。

    那文吏取了笔墨,见陈凯之勉强撑着身子站起,接着提笔,在这喧闹之中,他仰头,似在沉思什么,良久,他俯身下笔,有几次,或许是因为吃醉的缘故,身子竟有些打晃。

    他不得不用手一边撑着案牍,一边提笔龙飞凤舞。

    陈凯之只低着头全身心地疾书,似是将身边的一切都抛之脑后。

    一开始,大家并没有再去关注这小小秀才了。

    可渐渐的,人家在喝酒,或是在与人攀谈,再或者借机给提学大人说一些敬仰之类的话,偏偏这么个少年人,却是俯身狂书,渐渐又开始引起了他人的注意。

    人家喝醉了酒,发酒疯的有,木纳不言的也有,这家伙,标新立异,居然提笔作书。

    有人莞尔一笑,也有人不禁心里生出了疑窦,心里好奇起他在写什么?

    只是这样的场合,陈凯之又是一人占据一个案牍,其他人却不好去看。

    等到后来,关注的人越来越多,连那陆学跋也被吸引了目光来,随即嘴角升起一丝冷笑,这家伙,看来是心里郁郁,不得志之下,便假装自己吃醉了酒发疯了。

    陈凯之在这喧闹中,对外界的事,却是置之不理,只是专心作文,方才酒水吃多了,气血翻涌,额上竟渗出了细汗,这细汗凝聚起来,滴答落下。

    他对其他事情浑然不在乎,有时沉思,有时默想,有时下笔。

    渐渐的,耳边的喧闹渐渐停了。

    似乎有人察觉到了什么异样,纷纷古怪地看着这位陈生员。

    便连提学和提学副使乃至于包知府,也将目光朝这里看来。

    怎么……这小子在做什么?

    事有反常即为妖啊。

    包知府心里很不悦,这个家伙,终究是读书人啊,身上还是沾了殿腐儒的气息,被人欺负了,就只知道一个劲的喝闷酒,喝醉了,就胡乱涂鸦。

    每次见到陈凯之摇摇欲坠,几乎要醉倒的样子,包虎都不忍去看,丢人啊。

    终于,陈凯之写下了最后一句,才抬起眼来,看着无数双眼睛都朝自己看来,殿中已是鸦雀无声。

    倒是这时,那陆学跋笑了,拉长了音调道:“陈学弟,莫非又有什么佳作吗?难不成吃醉了酒,还能作出什么旷世文章?”

    不少人听罢,都不由随之噗嗤一笑,也有人觉得陆学跋有些过份了,陈生员老实本分,今日在这里,处处对你忍让,何必要咄咄逼人呢?

    众人观察着陈凯之的言行举止,却见陈凯之一副尴尬的模样,随即汗颜道:“呃,陆学兄说笑了,学生不过是不胜酒力……写下了一些胡言乱语。”

    说着,便将这写下的稿子一翻,一副生怕被人看见的模样。

    他羞于言辞地想起什么,接着朝王提学行了个礼,道:“大人,学生不胜酒力,想去外头醒一醒酒。”

    醒酒的意思,就是如厕,多半陈凯之喝多了酒,想要小解。

    王提学便挥挥手:“去吧。”

    陈凯之点点头,有些像是要躲着陆学跋似的,匆匆离席而去。

    他这一走,殿中却没有人吱声,许多人的目光,却都放在了他的稿子上。

    很多人很好奇,这醉酒的陈凯之,到底在这稿子里写了什么?

    莫非是骂陆学跋乌龟王八蛋?

    又或者……当真只是随手涂鸦?

    倒是陆学跋笑嘻嘻地道:“陈学弟挺害羞。”

    这话里的讽刺意味又有谁听不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