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一百零一章 绝处逢生

白银霸主 第一百零一章 绝处逢生

    看到严礼强被朱安打飞在地,旁边的一个黑衣打手以为严礼强已经失去战斗力,可以捡便宜,想都没想就冲了上来,想要把严礼强制住。

    那个黑衣打手才刚刚冲过来正要抬起脚一脚把严礼强踩住,他的那只脚,却一下子被严礼强用一只手左手抱住,严礼强的一只手只是一用力,就把那个黑衣打手掀翻在了地上,接着就是一个头槌撞在了那个黑衣打手的脸上,撞得那个黑衣打手一脸桃花灿烂……

    紧接着,严礼强的左手从那个人的腋下穿过,整个胳膊,就从后面锁住了那个黑衣打手的脖子和拿着武器的一只手,只能让那个黑衣打手在地上蹬着腿,徒劳的挣扎着。

    “放开他……”朱安和那些黑衣打手都大叫了起来。

    严礼强一脸冷冽,半跪在地上,一边咳着血,一边凄厉的笑着,像受伤的野狼一样,目光如刀似剑,带着无穷的煞气和杀意,恶狠狠的看着周围的那些人,手上胳膊一用力,那个正在挣扎着的黑衣打手的脖子,就咔嚓一声,直接被他他用一只手给勒断了。

    黑衣打手的身体像泥巴一样,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这是被严礼强干掉的第二个人。

    严礼强用左手捡起那个黑衣人手上拿着的刀,就半跪在地上,用嗜血的目光看着周围的人。

    严礼强想要站起,但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整个右半边的身体,从右肩到整只右手再到右腿,已经完全失去了反应,根本站不起来,他右边的半个身子,除了痛和麻之外,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

    周围瞬间一片安静,那些围过来的黑衣打手,不少人都被严礼强吓得退后了一步。

    当严礼强的锋利的目光扫过那个傅公子的时候,那个傅子象脸色,也变得有点惨白,身体居然在轻微的颤抖着,居然不敢和严礼强对视。

    “傅公子,这个人不能留了,这个人和以前的那些人不一样,你只要给这个人一口气,他就能咬断你的脖子,这是一匹吃肉喝血的毒狼,再怎么训练,也不会变成兔子,傅公子你想要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他杀了……”朱安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严礼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那个傅公子说道。

    有的男人,会在威逼利诱酷刑之下被他们调教训练成娈相公,但朱安一看严礼强此刻的眼神,就知道,像严礼强这样的男人,永远不可能屈服,永远不可能成为娈相公,把这样的人留在身边,那简直等于在自己睡觉的床头上面,悬着一把刀。

    朱安不明白,为什么像严礼强这么俊美的少年,居然会有如此刚硬狠辣的一面,这个少年的内心,和他的外表,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这样的人,仇已经结下,就绝对不能再留。

    “你今天要是从了我……以后乖乖听我的话,我就让他们饶你一条命,你看怎么样?”那个傅公子有些紧张的吞了一口吐沫,在圈外对着严礼强大叫。

    “去你妈的,呸……”严礼强朝着那个傅公子吐了一口血水,用刀指着那个傅公子,“老子这辈子杀不了你这个杂碎,下辈子也要把你这个杂碎的脑袋给砍下来!”

    “朱安,你就……看着办吧……”那个傅公子看着严礼强的脸色,摇了摇头,似乎有些舍不得的叹息了一声,腻歪的说道,“没想到这个人是这样的人,怎么不识好歹呢,卿本佳人,奈何做贼,真是可惜了!”

    “傅公子不用感到可惜,以后说不定还有更好的!”朱安笑着,一伸手,旁边的一个黑衣打手,就立刻给朱安递过一把刀来,朱安拿着刀,就一步步的慢慢朝严礼强走了过来。

    没相当自己这一次重生,居然是因为这张脸太帅惹得祸,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就像以前那样就好了,严礼强在心里苦笑了一下,紧紧握着手上的刀,看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朱安,心中却在翻滚着任何人都不可能知道的一个念头——不知道这次死了,还有没有重生的机会?

    朱安擦着刀,脸上带着残忍的微笑,一步步的朝着严礼强走了过来,就在他走到严礼强两米之外,眼睛眯起,正准备动手了结严礼强,而严礼强则全身绷紧,准备在临死之前拉个垫背的……

    一声幽幽的叹息之声突然出现在众人的耳边。

    “我走遍天涯,找了几十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满意的徒弟,谁敢在我面前杀我的徒弟……”

    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家一起转过头,只见那个原本被严礼强放在路边,已经断了脚的那个草药的老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用犹如看到蝼蚁一样的漠然目光,看着那些围着严礼强的人。

    严礼强眨了眨眼,看了看那个老丈的那只原本断了的脚,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刚刚那个老丈的那只断脚的骨头还诡异的往外扭曲着,一只腿肿得不行,但这个时候,他却发现,那个老丈的那只断脚,不知何时,居然已经变成了正常的模样,同时那个老丈身上的气息,也变得陌生起来。

    “你这个老不死的,就是一个采药的,还收徒弟,你咋呼什么,吓了老子一跳……”一个黑衣打手在愣了一下之后,勃然大怒,居然想都没想,就拿着刀朝着那个老丈冲了过去。

    “老丈,小心……”严礼强连忙叫了一声。

    那个老丈微微朝严礼强一笑,还不用他动手,一道金光就从他的袖子里飞了出来,闪电一样的钻入到那个朝着他冲过去的黑衣人的耳朵里,接着又从那个黑衣人的鼻子里钻了出来……

    严礼强开始的时候觉得那道金光很快,但在接下来的一秒钟,严礼强才知道什么是真的快,和后面的比起来,刚刚这一下,简直就是慢动作一样,他瞪大了眼睛,都无法再看清那道金光的踪影,他只觉得那道金光在自己身边用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快速飞绕了一圈,然后下一秒,自己身边的所有黑衣人,甚至包括那个朱安和傅公子身边的两个保镖在内,所有人就都软倒在了地上……

    最后就只有那个傅公子像见了鬼一样的直愣愣的站着,看着周围齐刷刷倒下的人,怪叫一声,“有鬼啊……”就要朝外跑……

    隔着二三十米的距离,严礼强看到那个采药的老丈伸手朝着那个傅公子一指,一点白光如流星就从那个老丈的手指上飞出,打在了傅公子的身上,傅公子的身体,瞬间就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再也动弹不得。

    随后那个老丈来到了严礼强身边,看了严礼强一眼,微微一笑,“还好,那个人的百毒蛇形手只是练到了三层境界,只得了一点皮毛,要是那个人把百毒蛇形手练到七层以上,你被打中,我倒要花一点功夫了……”

    那个老丈说着,伸手朝着严礼强右边的肩膀上一拍,严礼强瞬间就感觉一股汹涌的暖流从自己的肩膀上注入到了自己的体内,自己整个右边的身体,那种疼痛和麻痹感瞬间消失,就像被解冻的鱼一样,一下子又变得能活动起来。

    严礼强一下子跳了起来,也不说什么,拿着刀就冲到了那个傅公子的旁边,在那个傅公子惊恐的眼神之中,手起刀落,就让傅公子的脑袋飞了起来,滚落在地上……

    “好,好,好,不错,不错,有我当年的风范……”看到严礼强干脆利落的砍了那个傅公子的脑袋,那个老丈居然在旁边鼓掌大笑。

    就这么短短的几秒钟,那些刚刚被金光一绕就倒在地上的那十多个人的身体,已经开始软化,慢慢变成了血水……

    这样的画面,让严礼强看了,也不禁从心中生出一股寒气。

    看到那个老丈正在微笑的看着他,严礼强丢下手上的刀,直接来到那个老丈面前,跪下,干脆利落的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严礼强见过师傅!”

    “哈哈哈……”那个老丈哈哈大笑,一把抓起严礼强,“好徒弟,有人来了,我们到天上再说……”

    严礼强还正在奇怪什么叫“到天上再说”,就只觉得耳边风声呼的一响,一颗小心脏差点从胸口中蹦跳出来,居然眨眼的功夫,就像蹦极被弹起来一样,瞬间就来到了百米多高的天上,就在他紧张得想大叫出来,感觉自己的身体要往下落下的时候,一只展翅超过二十米长,有着两对翅膀的青色巨鹰,已经闪电一样的飞来,那个老者,就带着他稳稳的坐在了巨鹰的背上……

    巨鹰一声啼鸣,声震长空,随后双翅一展,身体瞬间拔高,冲天而起,严礼强只觉得劲风云气扑面而来,吹得他脸上皮肉生疼,眼睛差点都睁不开,只是几秒钟的功夫,他就觉得脑袋一阵晕眩,呼吸困难,身体沉重,然后就只觉得眼前一黑。

    “哎呀,我差点忘了,我这个徒弟好像还不是武士,在天空之中有些承受不住青鸾的速度……”

    这是严礼强在晕过去之前耳边隐隐约约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我……amp;*%¥#%%…………amp;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