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一百五十一章:生不如死(2更求月票)
    

    陈凯之微微一笑,仿佛即便在一个‘悲伤’的父亲面前,也是无动于衷。

    他冷漠地道:“很抱歉,我做的事,无愧于心,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一切,都是令子咎由自取。”

    咎由自取!

    宛如晴天霹雳一般,使张成身躯一颤,他暴怒,狞笑道:“是吗?咎由自取?你……你是什么东西,你……你以为你是谁?如玉……如玉是我的儿子,呵……呵呵……陈凯之,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们后会有期。”

    他看着陈凯之,脸上虽在笑,可是那眼中的怨毒足够明显,那目光里,饱含着的,是滔天的恨意。

    陈凯之却是面不改色道:“悉听尊便!”

    在这院落之外,数个小厮在候着张成,张成快步走出来,恶狠狠地在这柴门上狠狠踹一脚,一个小厮忙道:“老爷,小心您的脚。”

    张成冷的一笑,直接一个耳光摔在这小厮面上,小厮被打翻了,忙跪倒道:“老爷息怒。”

    “尽是酒囊饭袋!”张成说到此处,不禁回头看了一眼这庭院,而这时候,陈凯之已是关上了门。

    他这才深吸一口气道:“走!”

    陈凯之对于张成的到访和张成临走之前的恨意,并没有多大的惧意。

    从前的张家,对于小小的陈凯之来说,是巨人一般的存在,可现在,虽然也不可轻视,却再也无法像从前那般可以轻易碾压死他了。

    只是……张成是一个小人,又道是暗箭难防,对于此人,却还需小心防范才好。

    陈凯之倒没有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结,继续埋头看书,那文昌图又一次摆上了案头,他仿佛上瘾似的,感觉自己似乎距离这文昌图的秘密似是越来越近了,犹如一个手里捏着宝藏钥匙的孩子,这巨大的宝藏就在眼前,现在却需他打开最后一道锁。

    直到夜深,窗外冷风呼号,陈凯之才感到倦了,他推开窗,一股凉风挂面而来,风中夹着雪籽,敲在面上,陈凯之竟不觉得冷。

    看着这窗外又是白茫茫的一片,而屋里的书页被风吹得卷起,沙沙的声音,却令陈凯之突然想起了隐藏在心底深处的心事。

    无极……过得还好吧。

    他这一别,去了哪里?

    这个令人忧心的家伙啊!

    …………

    明镜司有明镜高悬之意,号称天子亲军,设南北镇抚司以及令人闻之丧胆的神机营,明镜司的密探,在整个大陈,几乎无孔不入,而神机营更是网罗了不知多少高人,杀人无形,来去无踪。

    这里对于任何钦犯来说,都如噩梦一般的存在,进来这明镜司天牢之人,唯一的念头,绝不是求生,他们的奢望,不过是能够痛痛快快地死罢了。

    只可惜……有些时候,就是想要死,也不是那般容易。

    大陈有两处天下名医的去处,一处是洛阳宫中的御医,还有一处,就在这明镜司当中,这些名医唯一的职责,便是让人不得好死。

    正因为如此,这里有天下最好的大夫,有天下最好的刺客,更有无数传闻中种种飞檐走壁,来去如风的高人。

    明镜司……乃宫中的明镜司,谁是天下的主人,明镜司便属于谁。

    现在……在这幽幽的月下,一辆马车已停在了这里,紧接着,一个披着披风,顶着帽兜的女子款款而下。

    在这里,有许多的人,可这些人,却仿佛没有声息一样,他们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目光不曾有光泽,仿佛黑暗的夜色与他们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女人脚未及地,便立即有一个宦官快步上前,这宦官,正是张敬。

    张敬扶着女人进入了大狱,穿过长长的地牢甬道,所过之处,两侧的明镜司校尉无一不无声的拜下。

    这甬道很长,两壁都是冉冉的油灯,虽是增加了光亮,却依旧驱除不了这里的森然之息。

    长长的甬道里,只有女人和张敬细碎的脚步。

    女人露出了眼睛,这一双眼睛,庄严而肃穆,终于,拐过了一处地牢,女人才是驻足。

    张敬佝偻着身道:“娘娘,就在这里。”

    “都预备好了吧。”这位有着精致妆容的女人便是太后,此时,太后的声音很轻。

    张敬恭敬地回话道:“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太后颔首,踱步进去,在这牢中,那曾经声名赫赫的三眼天王现在已是遍体鳞伤,身上满是血污,仿佛每一个毛孔都渗出了血。

    他四肢皆被铁索拴着,被悬在了墙壁上,而正对着他的,便是一个锦墩。

    太后与张敬前后进来,随即,太后坐在了锦墩上,才抬眸看着被‘挂’在墙壁上的三眼天王江晨景,却是无言。

    倒是张敬小心翼翼地递上了一份文牍,太后便缳首,细心地看着文牍起来。

    这是江晨景招供的口供,太后看得很细心,而张敬也很贴心地移了一个烛台过来,免得太后伤了眼睛。

    看了很久,太后抬眸,叹了口气,才道:“江晨景?你是读书人,奈何做贼?”

    江晨景满面都是血污,只一双眼睛,可见黑白,他似是有了一点反应,突然痛哭流涕道:“饶命,求求你,给我一个痛快吧,求求你,我叫江晨景,我罪该万死,我猪狗不如,我造下了无数的罪孽,我……”

    “住口!”张敬一声大喝,打断了他的话:“老实回答。”

    江晨景目中的瞳孔开始发散,一被斥责,浑身颤栗起来,一下子就住了口,连呼吸都似乎止住了。

    “你……”太后凝视他道:“奈何做贼。”

    江晨景这才小心翼翼地道:“我自以为自己学识好,可几次参加乡试,都不得中,一气之下,便做贼了。”

    太后面上没有表情,显然,这不是她要问的关键问题,这个问题,不过是投石问路而已。

    她端坐着,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江洋大盗,接着道:“你是被谁拿住了?”

    “陈……陈无极……”

    陈无极!

    当时的陈凯之,自称自己是陈无极,而江晨景自始至终还是认为陈凯之便是陈无极。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