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九十九章 拼死一搏

白银霸主 第九十九章 拼死一搏

    “我以前从未见过各位,也和各位无冤无仇,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严礼强环视了周围一眼,平静的说道。

    “哈哈哈,我这双眼睛,怎么可能认错人啊!”随着一声哈哈的大笑之声,又有三个人从树丛后走了出来,站在那些黑衣打手的后面。

    那新走出来的三个人,中间一个是一个一身锦衣,油头粉面的公子哥,那个公子哥双颊凹陷,两眼圆凸,乍一看,他那凸出的双眼有些像得了甲亢的症状,而细细一看,那个人凸出的双眼,死死盯着严礼强,犹如饿鬼一样,眼中尽是淫邪猥亵的光彩,令人作呕。

    “那天你在坊市之中一出现,我就看到了你了,我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长得如你一样标致的男人,嘿嘿嘿……”那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对着严礼强猥琐的笑着,“那天晚上武涛他们去追你,三个人都没有回来,原本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第二天我却又在灵山派湖州别院的报名处看到了你,没想到吧,当时你换了衣服,我正在排队,差点没有把你认出来,不过好在衣服可以换,人却换不了,带着人找了你这几天,终于在这里把你追到了……”

    严礼强眯着眼看着这个令人作呕的男人,回想着那天在灵山派湖州别院报名时的情况,依稀之间,他记得自己好像见过这张脸,只是当时四面八方打量自己的人太多,这个人在排队的人群之中,他都没想到这个人,正是自己来到湖州城之后一系列麻烦的始作俑者。

    “你是谁?”严礼强冷冷的问道。

    “哈哈哈,我姓傅,叫傅子象,湖州城谁不知道我的大名!”那个油头粉面的男人颇为自傲的看着严礼强,一脸得意,“湖州最大的万宝商团,正是我们傅家的,我爷爷就是灵山派的堂主之一,我爹是湖州刺史府的长史,我们傅家,在湖州,也算是豪门大族,我现在也加入了灵山派,将来进入灵山派本部,也是易如反掌,你若跟了我,我绝不会让你吃亏就是了……”

    这样的人,在严礼强眼中,简直就像一坨屎一样,听到这坨屎如此大言不惭,严礼强都被气乐了,简直要吐,“你家如何,与我无关,你加入什么派,我也不关心,我现在要离开,你们不要挡我的路!”

    “小子,你以为你现在还走得了么?”那个眉宇之间有一道刀疤的男人跳了出来,恶狠狠的看着严礼强,“我还没有跟你算武涛他们的账呢,你说,你把武涛他们到底怎么了,怎么他们那晚去追你,就一去不回?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是不是把他们杀了,然后抛尸野外?”

    “我不认识你说的武涛六涛!”严礼强冷着脸说道。

    眉宇间有一道刀疤的那个男人狞笑起来,他捏着自己的双手,手上的骨头立刻就发出一阵啪啦啪啦的爆响,“看来,不来点手段你是不说了,我倒要看看你身上的这几根骨头能硬到几时?”

    “朱安,小心别把他伤得太厉害了,更别弄花了他的脸……”那边的那个傅公子还担心的吩咐了一句。

    “傅公子放心,我们湖州城升月楼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啃不下来的硬骨头,看我怎么把这小子给搓圆了……”

    “如此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无缘无故就在这里肆意妄为,就不怕王法么?”

    “王法?”围着严礼强的那几个人微微一愣,然后同时大笑起来,一个个就像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一样,那个叫朱安的笑得几乎眼泪都要出来了,“那王法,只是对你们这些草民有用,你们若不听话,我们就用王法收拾你们,王法要如何,还不是我们说了算,你还当真了?”

    严礼强自嘲的一笑,亏他还把一切事情做得滴水不漏,以为这样就会让人抓不到什么把柄,他却忘了,这个世界,其实,从来都不是讲道理,而是讲拳头的,既然对方已经认出自己,那有没有证据,讲不讲王法,对对方来说,根本无所谓,他们想的,只是要把自己拿下凌辱而已。

    严礼强上辈子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潜移默化之中,他这辈子潜意识在许多时候也都会把法律的底线作为自己行为的考量,比如说当初诛杀洪家之人,比如说杀武涛三人,他虽然知道自己是犯法的,但他还是不想让自己的行为暴露出去,公然践踏法律的底线,但此刻,严礼强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在这个世界,法律果然只是弱势群体的精神安慰剂,像甘州叶家,湖州傅家这样的大家族,何时会把王法放在眼中,所谓的王法,只是他们手上的工具而已。

    从这一刻起,王法这两字在严礼强心中彻底死了。

    看到对方已经准备动手,严礼强深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看着那个朱安还有傅子象,“我背着的这个老丈是我刚刚在山上认识的,他上山采药,腿上受了伤,我只是顺路送他下山,他以前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我现在要把他放下来,你们不要为难他,你们若想做什么,尽管冲着我来好了!”

    “一个糟老头而已,谁会在乎?”那个傅子象瞟了严礼强背着的那个老头一眼,撇撇嘴说道。

    那个采药的老丈似乎是被傅子象和升月楼的这些人吓住了,在这些人出现之后,他就变得一言不发。

    严礼强看了看周围,就走到路边,把自己背着的那个老丈在路边放了下来,“老丈,今日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你自己多保重!”

    放下了自己身上背着的老人,严礼强转过身,看着周围那些围着自己的人,脸上慢慢的冷硬了起来,刷的一声,他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短刀,眯着眼看着那些人,咬着牙,冷冷的说出了两个字,“来吧……”

    “一个连武士都不是的毛头小子,也学别人拼命么?”那个朱安看着严礼强,不屑一笑,“今日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小孩子不要随便玩刀!”

    那个朱安说着,身形一闪,几乎一步就跨到了严礼强眼前,然后一掌向着严礼强拍来……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