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九十八章 危机到来

白银霸主 第九十八章 危机到来

    严礼强在那个老人面前蹲下,然后让那个老人搂着他的肩膀,上半身靠在他的背上,然后他小心翼翼的搂住老人的大腿靠近臀部的位置,慢慢站了起来……

    “老丈,你看这样行不行,要是疼的话,你就说一声……”

    “小伙子,你是好人啊,今天真是麻烦你了……”那个采药的老大爷激动的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我就先送你下山吧……”

    “嗯,山路滑,又陡,小伙子你慢点走……”

    “老丈你放心……”

    老人的身体,七十公斤不到,对严礼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严礼强背在背上,也不觉得累,更不会觉得嫌弃,在背稳之后,就大步朝着山下走去。

    “小伙子,你是哪里人啊……”

    在下山的路上,那个采药的老丈主动开口,和严礼强聊起天来。

    “我哪里人都不是,四海为家……”严礼强苦笑了一下。

    “这么年轻就四海为家,那家中的父母呢……”

    “过世了……”

    “哎,小伙子看你一表人才,相貌堂堂,没想到也是孤苦伶仃的苦命人!”老人叹了一口气。

    “呵呵,这世间,多的是比我命苦的人,老天爷至少还没有让我缺胳膊少腿,还有可以自食其力的能力,有时候想一想,也不要奢求太多!”

    “小伙子你倒挺豁达,比我活到这个年纪都强!”

    “哪里话,我这只是苦中作乐罢了,总不能一天愁眉苦脸吧,真要那样,别人看了厌烦,自己看了也难受,人总不能永远生活在痛苦里,总得往前看,得有个奔头……”

    “对,人活着就得有个奔头!”老人笑了起来,“就像我,活到这一把年纪,也是无儿无女,穷困潦倒,我也是想着我每日上山采药,虽然挣不了几个钱,但我菜的药却能救人,这才坚持下来!”

    “老丈你家里难道没有其他人了?”

    “没有了,也就我一个,有时候,这人和人在一起,也要讲缘分的,没有缘分的东西,你强求不来,就算走遍天涯海角,也是无用……”老人叹了一口气。

    “是啊,这个世间,一切都是讲求缘分的!”

    难得遇到一个还能和自己聊一聊的人,这个人也不和自己有什么厉害关系,严礼强也没有隐瞒,而是敞开心胸和老人聊起了天,这一聊,重生以来的这些日子的压力和愤懑,都宣泄出去不少。

    “对了,我记得上面那条路是去龙虎宗的路,小伙子你是龙虎宗的弟子吧……”

    “我倒是想要加入龙虎宗,可惜龙虎宗不收,说我来历不明……”严礼强一边下着山,一边叹了一口气。

    “的确,这些大宗门收的弟子,都要能查清来历身份的人,像小伙子你这种四海为家,让人查不到根脚的,他们根本不敢收,怕你是对头派到他们门派的卧底**细,像这些大宗门,谁没有几个对头和仇人,就算没有,也难保证不会有人眼红嫉妒,会觊觎这些宗门之中的修炼秘籍,所以他们对弟子这一关,卡得特别严,基本上收的都是有家底的良家子弟……”

    严礼强沉默了,老丈的话说的正是他最无奈也是最绝望的,这些大宗门招收弟子的规矩,意味着他有可能这一辈子都无法进入到这些大宗门之中,学习那些高深的秘法和武功,这报仇之事,也变得遥遥无期,看不到半点希望。

    这个时候,严礼强甚至都忍不住在想,要是实在不行,他就先回甘州平溪郡,然后慢慢想办法接近姓叶的那个狗官,找到时机,就拼死行险一搏……

    “小伙子你也不用灰心,所谓天无绝人之路,你在这里碰了壁,说不定这天底下,还有一个地方正敞大门等着你来呢!”

    严礼强把老丈的话当做了安慰,只是笑了笑,“多谢老丈,不到最后,我是不会放弃的!”

    两个人聊着天,严礼强不知不觉就在山路上走了好大一段距离,差不多有六七里路,已经下了一半的山路。

    “啊……”那个老丈突然大叫了一声。

    “老丈,什么事……”

    “小伙子,我忘了,我的钥匙,我的钥匙忘带了,估计掉在刚才你背我的地方了,这没有钥匙,我回去也打不开家门啊……”老丈说着,有些为难的说道,“小伙子,你看……你能不能……帮我回去找一找……”

    “老丈,这个……回去把那把锁撬了,我送你一把新的锁……”

    那个老丈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伤感,“那把锁,是我以前的浑家活着的时候亲自买来的,我那浑家说有锁有门就有家,那锁的钥匙有两把,一对,我用了几十年了,想留个念想,舍不得把它损坏……”

    要是一般人,能有好心送人下山已经不容易,送到一半的时候遇到这种事,居然还要再跑回去,估计十个人中有九个都不会再回去帮老人找钥匙,但严礼强在听完老人说的那些话后,就不再说什么,而是直接点了点头,“好,老丈我先把你放在这里,你稍等一下,我回去给你找钥匙……”

    严礼强说着,看到山路边有一颗大树,就走到大树前,小心的把老人放得坐在了树下的一块石头上,让老人坐好,在问清楚了那把钥匙的形状和特征之后,他返身就朝着刚才下来的路走去。

    只是刚刚离开那个老丈没有五十米,严礼强就又听到身后的那个老丈突然大叫了起来,“蛇,蛇……”

    严礼强回头,只见一条将近两米长,头呈三角形,浑身黝黑带着白色花纹的毒蛇,从离那颗树不远的草丛之中钻了出来,刚刚来到山路之上,正吐着信子,摆动着身体,抬起头,朝着那个老丈所在的地方靠近。

    那个老丈大惊之下,以为身体不能跑,就只能从身边抓起一些泥土和碎石来,朝着那条蛇丢了过去,不想让那条蛇靠近。

    严礼强也也吃了一惊,想都没想,就一把折断身边一颗树的树枝,然后拿着那根树枝就朝着那个老丈跑了过去。

    不知那条蛇是被那个老丈丢的碎石唬住了,还是被严礼强大步奔跑过来的动静惊了一下,在严礼强刚刚跑到出几步的时候,那条蛇一下子就转身,重新钻到了路边的草丛之中。

    严礼强跑过来,用手上的树枝剥开那片草丛,却已经没有了那条蛇的踪迹,因为那片草丛之后,就是一片山沟和深涧,杂草密布,一条蛇往里面一钻,瞬间就能无影无踪。

    严礼强转过头,发现那个老人脸色发白,似乎仍然心有余悸。

    “老丈,刚刚那是什么蛇?”

    “那是黑鳞蛇,一咬到人马上就没命了!”

    “龙虎山上蛇多么?”

    “多,当然多,这龙虎山龙虎山,所谓的龙,说的就是蛇啊,以前这山上最多的就是毒虫猛兽,只是龙虎宗在这里开宗立派之后情况稍好一些,不少的猛兽,都被龙虎宗的人赶走或者是杀了,只是这些毒蛇,却还有不少,要是我腿好,也不怕这条蛇,只是现在……”

    听老丈说着,严礼强看了看周围的重重密林和老人那行动不便的腿,最后也只能继续在那个老丈面前蹲下,“老丈,来,我背你上去吧,我背着你还好,有个照应,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我实在有些不放心,万一我走了,那条蛇再钻出来,那我罪过可就大了……”

    “那真是麻烦你了……”

    严礼强没有看到的是,就在他在那个老丈面青再次蹲下的时候,那个老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奇异的微笑。

    严礼强重新背起了那个老丈,然后转过身,开始爬山……

    要不是严礼强练过易筋洗髓经,这个时候,再背着一个大活人来回下山爬山这么一折腾,恐怕早就累瘫了,不过就算严礼强没有累瘫,却也是背得大汗淋漓,那衣领上,全部被汗水浸透,整个人的脸,也红了起来。

    严礼强重新背着那个老丈爬了六七里的山路,回到他见到那个老丈的地方,果然就在那个老丈刚才坐着的地方的草丛里,找到了一把钥匙。

    把找到的钥匙交给那个老丈,严礼强继续背着老丈下山。

    这一次,刚刚来到龙虎山下,一个眉宇之间有一道刀疤,面目有些阴冷的大汉,就突然从路边蹿了出来,挡住了严礼强的路……

    随着那个男人一挥手,旁边的树丛之中,又跑出了七八个汉子,一个个把严礼强给围了起来,冷冷的盯着严礼强。

    这些人身上穿的衣服,和那天晚上被严礼强干掉的跟在武涛身边的那两个打手一模一样。

    看到这些人突然冲出来,严礼强心中猛的一跳,但脸色还算镇定,依旧被那个老丈背在了自己身上,“各位好汉是要劫道么,这可是龙虎宗的山脚之下,诸位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小子,不用装了!”那个眉宇之间有一道刀疤的男人看着严礼强冷笑着,“你下手挺狠啊……”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