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一百四十七章:护子情深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大文豪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太后心里自是高兴的,却是正色道:“此事,立即传抄邸报吧,当然,也不必大张旗鼓的,毕竟……朝廷不过是剿了一些小贼而已。”

    是啊,小贼而已,虽然站在这里的人,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三眼天王惹来了多大的麻烦,可是对外而言,总不能因为只是剿了一伙盐贩,便像是打了天大的胜仗的吧。

    既是要扬眉吐气,作为朝廷,反而要显得举重若轻。

    看了众人的神色一眼,太后随即又道:“至于此事如何善后,如何论功行赏,都等钦犯押解到了京师再来论处,本宫……乏了,你们且退下。”

    到了现在,陈贽敬等人亦是无奈,只好拱手道:“臣等告辞。”

    太后见他们退去,却是加急了脚步朝凉亭而去,一面吩咐道:“让张敬来伺候,其余人,尽都告退吧,传张敬,快!”

    语如连珠,脚步如迅雷,待她上了凉亭,屈身坐下,自这向下眺望,宫人和宦官们都已远远后退,便见张敬气喘吁吁地小跑着来。

    一口气走到了太后的跟前,张敬便顺势拜倒道:“奴才……”

    才字未出口,太后却将奏疏直接丢给他,不给他问安的机会:“快看!”

    张敬从未见过太后如此急躁过,在他的印象中,太后娘娘总是处变不惊的,事有反常啊,张敬哪里敢怠慢,急忙将奏疏打开,这一看,眼珠子都差点要落下来了。

    “怎么看,你说。”太后的语速极快。

    “奴……奴才……”张敬反而不知该如何组织语言了。

    太后却是蹙眉道:“好生生的和友人愉快地玩耍,耍着耍着,就进了贼窝,这让哀家怎么放得下心。”

    呃……

    张敬也是哭笑不得,是啊,这耍着耍着,怎么就进了贼窝呢?

    他看到了奏疏里写着陈凯之剿贼,还觉得匪夷所思呢,可太后这么一句,反让他后怕起来。

    是啊,若不是皇子殿下谋略过人,一旦有个什么好歹,这可让自己还怎么活?

    “哎……”太后长长地叹了口气:“真是辛苦了他,哀家方才竟是失态,差一些在赵王那些人跟前没能忍不住自己的心思了。想想那孩子,在宫外那么多年,不知遭了多少的罪,受了多少的委屈,哀家先是孩子的母亲,才是太后,怎么不揪心?不难受……”

    张敬不禁道:“娘娘,那么就不如……”

    太后无力地垂坐,摇了摇头道:“不可以,一旦相认,就是天下大乱,对无极也是无益,现在不是有利的时机啊!张敬啊张敬,现在咱们大陈,可是有一个天子的啊。”

    是啊,张敬的心里亦叹了口气,赵王的儿子都已经登基了,即便认了又如何,还能克继大统吗?给了宗室的身份,那么赵王和他的党羽,甚至一些和赵王等人交好的地方镇守,会肯这样罢休吗?

    现在的局势是,小皇帝已经登基了,不少人认为,大陈的未来是小皇帝,是赵王,娘娘虽然秉政,可毕竟,她已经无后了,这朝野内外,多少人将宝押在了赵王的身上,便是希望不久的将来,自己这个赵王党,能够从小皇帝和赵王身上得到应有的回报。

    一旦太后突然寻回了自己的儿子,赵王会怎么样呢?他势必会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皇子殿下在一天,他便要寝食难安一天,而他的党羽们呢?这些曾经投靠了赵王的党羽,身上已有了赵王的烙印,最担心的,就是出现变数啊。

    所以认回陈凯之,陈凯之才是真正的陷入最危险的境地,因为届时将会有无数人,想要除掉这个眼中钉。

    张敬颌首点头道:“娘娘思虑的周全。”

    太后强忍着即将涌出来的情绪,娇躯微微颤抖,嚅嗫了一下,才道:“忍一忍吧,再忍一忍,等剪除掉了朝中的某些人,局面祥和一些了,哀家再接这个孩子回宫,让他回宫里来,哀家真想好好看着他,真想好生将他抱在怀里,哎……”

    “还有……”太后突然眼眸眯成了一条缝隙,那本是黑白分明的眸子,却被长长的睫毛如帘一般覆住,她突然道:“人犯押解入京之后,立即让明镜司接手,不可经过任何人,审讯的事,交你来办,审出什么,立即呈送哀家过目,不要让人插手进来,明白了吗?”

    张敬谨慎地道:“奴才知道了。”

    太后瞬间又陷入了且忧且喜的样子,柳眉微沉,又渐渐舒展,一会儿道:“吃了那么多的苦,他的身子骨还好吗?”一会儿,那眼眸里又似是蒙起了一层薄雾:“幸亏他有这样的急智,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太后偶尔回过神,却见张敬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便道:“张敬,你在想什么?”

    “奴……奴才没想什么。”

    太后吁了口气:“去吧,哀家也乏了,该回去歇一歇了。”

    张敬告退而去,穿过了无数的宫墙和亭台楼榭,张敬脸上依旧还是阴晴不定的样子,他的心里,一直都在琢磨着一件事。

    友人愉快地玩耍……

    愉快地玩耍?

    “友人”!

    这友人,在奏疏里是叫张如玉的,张如玉……他是皇子殿下的友人吗?他怎么记得此人和皇子殿下很是不和睦来着,在选俊那一日……痛斥皇子殿下的人,便是他吧。

    这就奇了,既然二人水火不容,又哪里来的愉快玩耍呢?

    当然,这不排除有两种可能,前者是,皇子殿下宅心仁厚,不计前嫌,宽宏大量,固然是被那张如玉费尽心机的伤害,也一笑置之,依旧和张如玉做了友人。

    后者便是,所谓地愉快玩耍,恐怕并非事实这样简单,这位张友人死得可能有些蹊跷。

    张敬凭着自己多年的人生经验,自然更相信是后者。

    若是后者的话,友人平白和他们玩耍,闯入了贼窝,结果就死了。

    那么……

    张敬这时突然打了个寒颤,他觉得有些冷。

    皇子殿下,可不是简单人呢。

    自然,这些话,他是绝不会和任何人提起的,即便是太后娘娘,他也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