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九十六章 希望破灭

白银霸主 第九十六章 希望破灭

    只是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洗了一个澡的严礼强换上一身崭新的行头,看着镜子中的那个自己,严礼强自己都差点认不出来。

    镜中的严礼强全身焕然一新,头上戴着一个紫色的丝冠,用一根琥珀飞羽铜簪束住,身上穿着一件绸制的蓝色长袍,一条同色的长裤,长袍下,罩甲,衫衣,内襟一应俱全,蓝色长衫的腰间,系着一根红松石的饰银腰带,脚下则穿上了一双鹿皮厚底皮扎。

    这么一变,一个风采绝世的翩翩美少年瞬间就出现在了严礼强面前,不说别的,就算是把那已经死了的武涛再叫到严礼强面前,那个武涛一时之间恐怕也认不出眼前这个人就是昨日他在坊市之中见到的那个少年。

    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还真是一点没有错。

    看着镜中的那个自己,严礼强也很满意。

    当严礼强从房间里重新走出来去的时候,那个胖胖的掌柜看严礼强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魔术表演大变活人一样,整个人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刚才的那个乞丐和现在的这个年轻公子居然是同一个人,他看看严礼强个,又看看打开了换衣服的房间,完全说不出话来。

    “掌柜的,那些破旧衣服就烧掉或者扔掉吧,告辞了!”

    严礼强朝着掌柜的拱拱手,随后就走出了店铺。

    “乖乖,这个公子难道是在变戏法么……”看着严礼强离开,那个掌柜喃喃自语道。

    ……

    来到外面的大街上之后,严礼强随便找了一个人,问清了去灵山派湖州别院怎么走,随后就直接奔着灵山派湖州别院去了。

    ……

    一个小时之后,严礼强就来到了灵山派湖州别院的外面。

    灵山派果然不愧是天下四大宗门,只是一个湖州别院,就在寸土寸金的湖州城中占据了一块面积多达四百多亩的区域,远远看去,灵山派湖州别院犹如一片宫殿,高墙红瓦之后,到处是郁郁葱葱的苍天大树,一座座高大气派的楼阁亭台等建筑就隐匿在那一片葱翠的树影之中。

    灵山派湖州别院的大门犹如一座缩小版的湖州城城门,大门正对着一个开阔的广场,就在此刻,那大门之外,聚集了差不多上千个的年轻人,那些年轻人一个个在排着长长的队伍,分成几路,正在参加选拔。

    这样的场面,严礼强上辈子也只是在那些参加公务员考试的报名现场看到过。

    在队伍的另外一边,有一个报名处,报名处那里也有几百个人在排着队,报名就是第一遍的遴选,获得资格的人,在报名处拿了一块牌子,就可以去参加后面的选拔,没有资格的人,在报名处就被筛下来了。

    严礼强也来到了报名处,排在队伍的后面,准备报名。

    报名处的队伍里,严礼强一来,就吸引了一大堆的目光,不少人都在悄悄的打量着严礼强,特别是报名队伍之中有几个年轻女子,看到严礼强,更是一个个目光发亮。

    “兄弟你好,认识一下,我叫陆文刚,今天来报名参加灵山派湖州别院弟子选拔,不知道兄弟你如何称呼……”

    排在严礼强前面的也是一个年龄十五六岁的少年,那个少年长得有些憨厚,不过眼神却非常的灵动,在朴实之中透着一股机灵劲儿,看到严礼强过来,那个少年主动和严礼强打了一个招呼。

    “你好,我叫严礼强!”严礼强笑了笑。

    “兄弟你不是湖州人?”

    “嗯,不是……”

    “哦,我也不是湖州的,我是关州萧山郡的,听说灵山派湖州别院今年开始招收选拔弟子,特意赶来的……”

    “这灵山派湖州别院平时是不是都很少招收弟子?”

    “当然,上一次灵山派湖州别院招收弟子还是三年前,这样的机会,可不容易遇到啊,兄弟你这马步关过了没有……”

    “已经过了……”

    “过了就好,看到刚刚那几个离开的没有,那几个人就是没有过了马步关的,连报名都通不过,这要进入灵山派湖州别院,除非有特殊的才能,否则仅仅是报名这一关,最少都是要过了马步关的!”陆文刚转过头来和严礼强说着,随后眨了眨眼睛,“其实我也是两个月前刚刚过了马步关,我想加入灵山派,到不是想学灵山派的什么武功……”

    “陆兄加入灵山派不是为了学武,那是为了什么?”严礼强好奇的问道。

    陆文刚仰起脸,用仰慕的语气说道,“现在坐镇灵山派千机堂的,正是天下第一机关大师张佑荣,听说张佑荣三十岁的时候,就制作出可以飞行的木鸟,那木鸟可以在天上飞几个时辰不落地,真是太厉害了,我要是加入灵山派,将来说不定就能进入灵山派的千机堂,和天下第一机关大师学习机关之术,那可比练武有意思多了……”

    既然有喜欢当木匠锁匠的皇帝,那么,有一个因为喜欢机关术而加入灵山派的少年也不奇怪,严礼强理解笑了笑,“就祝陆兄早日加入灵山派千机堂……”

    “嗯,我的梦想,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制作出木牛流马,你说要是能让那些不吃不喝的木牛流马能下地帮人干活,能在路上帮人拉东西,就能让人清闲下来,就能让穷人变得有钱,能吃饱饭,是不是很有意思……”

    “不错,挺有意思的,这个想法也很好!”严礼强笑了笑,他没有告诉陆文刚,他梦想的那些木牛流马,其实要制造出来并不困难,只需要一台蒸汽机而已,但无论什么样的机器,都只能提高劳动效率和生产率,机器不可能改变社会生产关系的本质和阶级矛盾,就算有了木牛流马,穷人还是穷人,富人还是富人。

    听到严礼强恨赞赏自己的想法,陆文刚就像遇到知己一样,一下子来了兴致,和严礼强滔滔不绝的说起他喜欢的机关术来……

    ……

    排了半个多小时,前面的人有些人通过了报名这一关,领了一个牌子到旁边去排队,还有的人,则没有通过,一个个唉声叹气的走了。

    轮到陆文刚的时候,陆文刚把自己的家庭籍贯住址什么的一说,又展现了一点他在机关术上的认识,报名的人检查了一下他拳头上的力量,然后点了点头,让他留了一个手印,给了他一个牌子,就让他到另外一边排队去了。

    “严兄弟,我在那边等你……”陆文刚高兴的对着严礼强扬了扬手上的牌子,跑到那边排队去了。

    ……

    陆文刚一走,下一个,就轮到了严礼强。

    “姓名?”

    “严礼强……”

    “年龄?”

    “14……”

    “家中籍贯住址,父母姓名,作何营生?”

    严礼强微微犹豫了一下……

    看到严礼强犹豫,灵山派报名处的那个男子盯着严礼强的脸,很认真的说道,“我提醒你,一旦成为灵山派的弟子,你所说的这些资料灵山派都会派人到你所来的地方核实,如果有假,轻则逐出灵山派,重则以奸细论处,立斩不饶……”

    严礼强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我从小四海为家,到处漂泊,居无定所,没有见过家中父母……”

    “那是谁把你养大呢?”

    “一个老乞丐,他在几年前已经过世了!”

    报名处的那两个灵山派的人互相交头接耳的商量了两句,然后就对着严礼强摇了摇头,脸色转为冷漠,“灵山派从不接收来历不明的弟子,所以,请回吧,下一位……”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