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一百四十一章:这女婿值(8更求月票)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大文豪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荀游的下巴有些合不拢了,这……是怎么回事?

    那杨氏,更是脸色铁青,显得很难堪。

    其他人的心里暗暗称奇,似乎觉得有些不同寻常,可是接下来,答案却是揭晓了。

    朱子和一切礼仪周到了,自然有人请他上座,他谦虚了一番,等坐定了,目光便只落在了陈凯之的身上,随之道:“凯之,你的岳母大寿,为何不早说呢?害老夫促无防备,少年人,真不懂事啊。”

    “……”

    震撼!

    能在这堂中的人,无一例外都是能上得台面的人,而朱县令的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就实在是太离奇了。

    陈凯之的岳母过寿,关堂堂县尊什么事呢?

    可朱子和只这般轻巧地说出来,言外之意却好像是,陈凯之岳母过寿,他这堂堂江宁县令来拜寿,是理所应当的事,不来才奇怪。

    那杨氏像是胸口受了一记闷锤,面色苍白,这朱县令,得是多看重陈凯之,方才说出这样的话啊。

    这时却见陈凯之并没有露出受宠若惊的样子,而是泰然自若地作揖道:“家岳大寿,岂敢劳烦县公。”

    看上去是谦虚,可从陈凯之对朱县令的态度上来看,却又看似很平常。

    荀游已是大喜过望,正想说什么。

    这时外头又有人唱喏:“金陵知府包虎特来拜寿,奉上松江布一匹,寿桃一篮,祝夫人寿比南山。”

    “……”

    方才还在震惊的人,现在更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似的,刚刚还觉得这陈凯之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得到了县尊的垂青,关系居然到了让县尊特意亲自来为陈凯之岳母祝寿的份上,这不是至亲好友,也不至如此啊。

    可转眼之间,知府大人竟也来了……

    所有人都惊愕地看向陈凯之,心里莫名地冒出一个念头,那位知府大人,总不会也是为陈凯之这穷秀才来的吧。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有等大家起身去迎接,这包虎乃是雷厉风行之人,身上照例地穿着平日的一身洗得急浆白的旧袍子,便疾步进来。

    他眼睛一扫,却没有将其他人看在眼里,先是看了陈凯之一眼……呃……

    二人的衣衫,居然差不多,都是寻常的布衣,有些陈旧,却都不约而同的,还算干净。

    这位可是府尊大人,可也是够寒酸的。

    又有人不禁想,这陈凯之送松江布,送寿桃,县尊也这般送,府尊更是这般送,这……

    礼经啊。

    做官的,尤其是在任上的,谁吃饱了撑着还炫富不成,像暴发户似的,生怕别人不知你家大业大,又是金珠、又是银如意。

    人家照着礼经来,既不失礼,又不显得过份。

    素来总绷着一张脸的包虎,此时难得地挤出了些许笑容,朝荀母道:“敢问可是荀夫人?老夫来凑个趣,拜个寿,不会显得唐突了吧?”

    荀夫人心里自然是已乐开了花,今日一下子来了两个尊客,这排场,已足以让整个金陵都家喻户晓了。

    荀夫人自然赶紧起身给包虎行了礼,又设了一个更上座的位置,包虎大喇喇地坐下,侧目一看,朱子和也在,二人相见,虽是上下官员,却都不免显得有几分尴尬。

    朱子和朝他拱拱手,包虎便笑道:“原来子和也在,好的很,凯之,本府来了,你不给本府上茶?”

    这口气,一点都不客气。

    可还是有点怪怪的。

    这就等于是他默认了陈凯之和荀家的关系,既然你陈凯子作为荀家的姑爷,你当然得来招待本府。

    可对其他宾客们来说,心里顿时明白了,这……原来真的又是奔着陈凯之的面子来的。

    这陈生员真真是好大的脸面啊,寻常大家自诩自己是什么世家,可对于本地的地方官,便是请,也未必能请得来的,人家呢,岳母过寿,府尊和县尊竟都来凑这热闹。

    那原本以为出尽风头的杨氏,一下子黯然无光起来,早没人关注她了,她浑身上下的珠光宝气,和一身旧衣的府尊和陈凯之相比,却反是多了几分可笑的意味。

    荀游喜出望外,捋着须,摇头晃脑的,很是欣赏地看着陈凯之,这未来女婿真是……值。

    他忍不住朝荀夫人低声咕哝:“夫人,你看,我早说了,这陈凯之……定会有大出息的。”

    本来这是邀功讨好的话,荀游不过是趁机讨个喜罢了,谁料荀夫人竟一下子脸黑了。

    荀游又发挥起了自己那察言观色的本领,一看夫人这个样子,心里就猛地咯噔了一下,见了鬼啊,现在府尊和县尊都因为陈凯之的缘故来给荀家添光了,这婆娘还怒气冲冲的做什么?

    荀游顿时感觉自己软了,吓得厉害。

    这夫人冷笑,眼眸如刀子一般在荀游的面上划过去,杀气腾腾的,亦是低声咕哝:“你胡说什么……”

    荀游吓坏了,忙改口道:“其实……其实……也没有这般有前途。”

    “混账!”夫人轻声叱骂:“分明是我当初便说这孩子将来要有大出息的,你这老糊涂虫!”

    荀游顿然目瞪口呆的,呃……原来夫人还可以这样颠倒黑白?偏偏他不敢争辩,却又如鲠在喉。

    陈凯之在这边,已亲自斟了茶水上来,包虎呷了一口,才朝荀母笑着道:“尊夫人,你这未来女婿泡的茶好喝,真不错,只是可惜,可惜啊,老夫没有女儿。”

    他本是一句玩笑话。

    坐在下首的朱县令心里却想得深,种种迹象证明,从包知府的言谈举止来看,宋押司打探来的消息,是真有其事了,否则包知府为何如此愉快地登门呢?

    那么,朝廷接下来一定会重赏吧。噢,还有包知府的恩师,乃是当朝大司空,这一次据说连他也受到了牵累,而陈凯之此举,便连大司空也为之受益了,那陈凯之将来的前途……真是令人羡慕啊。

    朱县令浑浑噩噩地想着,恰好听到包知府说自己没有女儿,朱子和便像是梦游一般,还未回过神,只是下意识地道:“倒是老夫有一女,年过十三,刚刚成年。”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