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一百三十四章:岂有此理(1更求月票)

大文豪 第一百三十四章:岂有此理(1更求月票)

    细细一看,此人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烧伤,便连头发,都被烧掉了一半,陈凯之仔细辨认,正是那江晨景。

    “江先生……”

    陈凯之直直地盯着他,神色诡异地朝他笑。

    江晨景一见陈凯之,顿时没了逃出生天的喜悦,他心里惊怒交加,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纵横金陵这么多年,居然会折在一个小小的书生手里。

    他如一只困兽般,冷冷地看着陈凯之,朝着陈凯之冷笑,早没了身上的儒气,凶性毕露道:“陈无极……我……”

    说时慢,那时快,他话还没说到一半,陈凯之已一把抓住了他半边的头发,这一扯,他的脑袋便忍不住朝着陈凯之的方向别过去。

    “怎么样,你输了!”陈凯之再也不客气地扬起手,狠狠地一巴掌摔了下去。

    啪!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虎落平阳被犬欺,江晨景几乎要吐血,自己是何等人,现在竟被一个小书生当死狗一般的痛打?

    “江先生不是说,许多人不想看到江先生落入官府的手里吗?可惜,他们运气很不好,咱们去见包知府吧。”

    经过一副折腾,江晨景已是气若游丝,此时被陈凯之拖着,就如死狗一般。

    陈德行看着地上的手帕,顿时暴怒:“我最瞧不起这等身上还带着帕子的男人!”

    说罢,陈德行冲上去便拳打脚踢,狠狠在他身上踹几脚:“狗一样的东西,明明是个贼,还在我面前装斯文。”

    江晨景被打得连叫唤的气力都没有了。

    陈德行便朝陈凯之道:“你歇一歇,我来拖着这狗东西。”

    陈凯之摇摇头道:“算了,我还有一些气力。”

    事实上,陈凯之真的有力气,而不是一些气力,方才险象环生,按理来说,理当是筋疲力尽,可是陈凯之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身上的那股气游走得厉害,反而是觉得精力倍增,这江晨景百多斤的人,若是以往,他是根本拖不动的,可是现在,却并不觉得有多沉重。

    随即,陈凯之道:“此地不宜久留,走,去见包知府。”

    在陈凯之心里,现在这金陵里,也只有包知府才是可以值得信任的了,至于其他人,陈凯之一概不信。

    现在……陈凯之打的乃是一个时间差,这江晨景一定还有同党,不过想必,这些人还未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必须将这江晨景赶紧送去知府衙门,只要去了那里,那就是包知府的事了。

    “快!”

    陈凯之一声催促,加急了脚步。

    …………

    一场大火,已是震惊了整个金陵。

    这金陵,注定了是不太平的。

    至少知府衙门,已经大乱。

    包虎这几日,可谓是焦头烂额,他已急得没有了办法,那三眼天王是什么人,以前自己还小瞧了此人,可现在越是打击盐贩,他方才知道这三眼天王的厉害。

    敌暗我明,对方人手众多,组织严密,且都是亡命之徒,寻常的差役,只是混口饭吃,哪里肯去拼命?数十个差役追击几个盐贩倒还勉强足够,可若是遇到了十几个盐贩,差役没逃之夭夭就不错了。

    这诸多的不利,再加上朝廷的催促,使他意识到,自己的冒失举动,不但误了自己,更害了自己恩师。

    朝中邸报传来,已有许多御史,开始弹劾自己了。

    想必很快,等期限一过,朝廷便会明发旨意,明镜卫便会来捉拿自己了吧。

    而今日,却是有人跌跌撞撞地进来,带着哭腔道:“大人,大人,不好了,不好了,栖霞坊……栖霞坊……那儿……那儿……那儿失火了,不……不是失火,火势来得很急,事前没有任何征兆,想来……想来是有人纵火,是纵火,大火熊熊,遮云蔽日……”

    “什么……”包虎豁然而起,夫子庙的事,死伤了那么多的百姓,已是令他心里自责了,而现在……又失火了,而且还是有人有意纵火?

    这……一定又是那该死的盐贩们干的。

    包虎气得发抖,脸色青黑,嘴皮子哆嗦着,竟是嚅嗫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是挑衅,是挑衅啊!

    这一次,又不知要死多少人,又不知……天,这都是自己造的孽啊。

    他几乎可以想象,朝廷再得到这个消息,接下来会采取什么手段。

    无论采取什么手段,自己完了,彻底地完了。

    想到这里,他一屁股瘫坐了下去,终是最后反应过来:“救火,救火啊。”

    “五城兵马司,想必已经去了……”

    包虎从前在边镇,署理马政,所谓的马政,就是以文官的名义执掌军中,因此早就沾染了军中的风气,本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心志何等的坚硬,可现在,他竟有些慌了。

    完了!

    这是他冒出来的唯一念头,自己这回真的完了,恩师也完了,显然,大势已去。

    再想到这一次,又不知要损失多少百姓,那些盐贩,既然想好了纵火,一定会在热闹的地方,他几乎可以想象,这一次,那些该死的盐贩,又制造了多少冤魂。

    他显得很疲倦,很无力,这太平繁华的金陵,在他眼里,甚至比那满是烟瘴,到处都是山越乱贼的边镇,还要可怕得多。

    “命人……去查看吧。”包虎面上,再没有了起初来的锐气,有的只是疲倦,一种深深的疲倦感。

    那差役踟蹰着去了,谁知过了一会儿,又折身回来道:“府尊,陈凯之……求见。”

    陈凯之?

    这个小子,不是和郡王殿下一道不知所踪了吗?

    果然……郡王殿下和他没有失踪,看来,是不知去哪儿玩了,这家伙,到了现在,还给老夫来添乱。

    再想到当初陈凯之极力反对自己冒失的进剿盐贩,包虎既是惭愧,又是义愤填膺。

    惭愧的是自己居然连一个小秀才都不如,义愤填膺的时候,这家伙……刚刚出了事,他就跑来看笑话了。

    这笑话有这样好看吗?难道就是想要证明你是对的,置这么多枉死的百姓不顾,而得意洋洋吗?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

    早上更新是不是比凌晨好?大家早睡早起看书,身体好,谢谢大家一直支持老虎哈!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