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九十四章 斗智斗勇
    

    看着躺在地上的三具尸体,严礼强拿着手上的肉钩,剧烈的喘息着。

    从中午到现在一直没吃东西,刚刚又带着三个人一路跑了十多公里,再加上短时间内高强度的身体运动,连续击杀三人,对于一个还不是武士的少年来说,这已经是非常大的消耗了。

    刚刚那冷酷凶猛的搏杀带来的动静,似乎把树林里面的那些虫子都给吓住了,短时间内,严礼强周围的虫鸣之声,瞬间消失,几只栖息在树上的鸟也被惊得飞了起来,树林里一片安静。

    从严礼强在坊市的烤肉摊上顺走手上的这个肉钩的时候,他就已经选定了在这个地点把追着他来的人送上西天。

    这个地方,他几个小时前坐着马车来的时候看到过,路边的森林,正是最合适的杀人的地方,而不远处那条湍急的河流,刚好可以抛尸。

    如果武涛三个人不追着他来到这里,他当然不会就这么下狠手,而三个人追着他来到这里,那就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了,落在一干靠娈相公皮肉来赚钱的人的手上有什么后果根本不用去想,所以,这场追逐的结果从一开始在严礼强心中就已经很明白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或许就连严礼强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这次重生之后,他变得更加的冷酷和精于算计了。

    在休息喘息了两分钟之后,严礼强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他把武涛的身体翻了过来,在武涛的身上搜索起来。

    武涛的手上戴着一个金戒指,严礼强只是看了他的手一眼,没有去动那个金戒指,戒指这种东西,太私人了,不管自己留着还是拿出去典当都会留下破绽,会被人认出来,严礼强可不希望自己成为第二个过山风。

    随后,严礼强又在武涛的腰间搜出了一把匕首,那把匕首武涛刚刚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拿出来,或许武涛觉得根本用不着,严礼只是看了看那把匕首,就把匕首塞到了武涛的身上,这东西,对现在的严礼强来说没有用,他现在最需要的,是钱。

    终于,严礼强在武涛的身上,发现了一个钱袋,打开钱袋,里面有七八两碎银子,还有几十个铜钱。

    银子和铜钱上可没有名字记号,严礼强把钱从钱袋之中倒了出来,在自己身上装好,随后就把空了的钱袋塞到了武涛的身上。

    再摸了摸,发现武涛身上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严礼强才把目光转移到了另外两个黑衣人的身上。

    事实证明,男人出门在外,不带脑袋的或许有,但不带钱袋的,却很少,那两个黑衣人应该是什么升月楼的打手一类,但身上同样也带着钱袋。

    那两个男人身上装着的钱不多,每个人只有两三辆碎银子和几十个铜钱,严礼强当然毫不客气的把这些钱揣到了自己身上。

    搜刮完战利品,严礼强拿着肉钩,一钩挖在一个黑衣人的背后,像拖一条死狗一样,就把那个黑衣人拖到了河边,然后再转回去,把武涛和另外一个黑衣人用肉钩拖了过来。

    眼前的这条河很宽,有五十多米,就在这片林子的边缘,河中水流湍急,发出哗哗的响声,今天在路上来的时候,赶车的那个大叔说这条河叫白浪河,和湖州的异龙湖相连,是异龙湖的支流,这条河流的河水在山间奔腾两百多公里之后,就流入到异龙湖中,而湖州之所以是湖州,也就是因为异龙湖的缘故,因为异龙湖是大汉帝国境内最大的湖泊之一……

    河边有石头,严礼强在河边捡起一块狗头大的石头,在那三个人脸上狠狠的砸了几下,将那三个人的脸全部砸得分辨不出样子来之后,就把三个人一个个的丢到了白浪河中。

    三具尸体,只是在白浪河的滚滚的水流之中翻滚沉浮了一下,就消失不见了。从此之后,这三个人要么彻底喂了鱼虾,就算被人发现,估计也是很多天后的事情,而要确认三个人的身份,以这个时代的信息传播和流通的效率来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至于破案,那更是一个笑话……

    做完这些,严礼强来将手上的肉钩也丢到了河里,随后来到河边水浅的地方,把自己手上,脸上的鲜血全部洗干净,然后把自己头发弄乱,遮住自己的脸,弄了河边的一点泥灰,在自己的脸上和衣服上一抹,再把衣服撕开几道口子,变得破衣烂衫,片刻的功夫,严礼强就变成了一个活脱脱的乞丐。

    随后,严礼强在树林里又折了一根一米多长的木棍拿在手上当做打狗棒,然后就走出了树林,重新回到大路上,不急不慢的朝着湖州城走去。

    ……

    就在严礼强离开这片树林片刻之后,就在他刚才搏杀那武涛那三个人的地方,树林中的光线一暗,一个人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那里,犹如从空气之中冒出来的一样。

    这个人,正是严礼强今日吃霸王餐时酒楼里为他付账的那个青衣老者。

    青衣老者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脸上出现一个奇异的笑容,喃喃自语,“还真是当机立断心狠手辣啊,三个人说杀就杀了,刚才在坊市的时候看到你拿肉钩,我却没想到你却是要用在这里的,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凶猛了吗,有意思,有意思……”

    眨眼的瞬间,林中光线一动,这青衣老者的身形,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

    离开树林的严礼强并没有直接再去湖州城,在走了五六公里之后,路边的不远处有一个小镇,他就直接去到了小镇上,在一个馒头店外面花几个铜板买了两个馒头,吃完馒头,也没有住店,就在小镇一个客栈后面堆放柴草的柴房外面,找了一个避风的屋檐,像个乞丐一样,坐在角落,抱着膝盖,就这么过了一晚……

    ……

    严礼强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就在他来到小镇后不到一个小时,三匹犀龙马,就冲到了小镇上,马上三个拿着刀剑的大汉,一看到人就在问有没有看到一个俊美的少年和三个男人经过,在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那三个人就离开了小镇,重新来到外面的道路上。

    在外面的道路上,还有五个面色凶狠的大汉正骑在犀龙马上等着。

    “大哥,武涛他们几个都没来过镇上……”

    “那他们一定是在前面,走……”一个眉宇之间带着一道刀疤的男人冷冷哼了一声,一扬马鞭,就带着一群人冲了出去……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