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一百三十章:谕旨(5更求月票)
    

    门外之人的对话,都十分清晰地入了陈凯之的耳朵里。

    过几日……天赐庵……

    陈凯之听得心里一惊,这些为非作歹的人,真是可恶至极,可一旦……

    陈凯之不寒而栗,他往日也听闻过天赐庵,可只知道天赐庵乃是名胜之地,想不到跟宫里还有那般的关系在。不过想来,现在官府都在设卡捉盐贩,理应不可能顾忌到那里,一旦这些人动了手,那么多的老尼和小尼,不知会遭受怎样的毒手。

    陈凯之方才还不急迫的面上,此时竟是露出了忧心忡忡之色。

    不成,他一定要赶紧脱身,否则……

    此时,陈德行则在旁揉着自己胳膊,一面骂骂咧咧着:“凯之,炼出了为爱屁盐,他们当真放我们走吗?”

    “不可能!”陈凯之斩钉截铁地道,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这些亡命之徒会让他们有活路。

    这几天,陈凯之一直努力地让自己冷静,只有冷静,才能更好地想出自救的办法,可是现在,他像是再也掩不住心里的烦躁般,脸色十分的阴沉,深深皱眉道:“我们已经走不了了,炼得出是死,炼不出也是死。”

    陈德行瞪大眼睛道:“可是那姓江的,方才不是信誓旦旦……”

    陈凯之摇头道:“他的话,怎么能信呢?他道出了自己的姓名,我们已经知道三眼天王的真实身份了,你觉得他还可能放我们走吗?何况炼不出盐来自然是死,可即便炼出来了,你认为他们会愿意有人带着炼盐的秘密走出去吗?”

    陈德行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也就是说,就算炼出了盐来,我们都是死无葬身之地,那……那你尽力拖延时间啊。”

    陈凯之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拖不了了,我们必须尽快逃出去示警,所以这个盐,非要立即开始着手炼不可。”

    陈德行倒是给陈凯之说懵了,不解地道:“可你之前不是说,你根本炼不出,就算炼出来了,也……”

    “所以……”陈凯之直接打断了陈德行,深吸一口气道:“殿下……我们得冒一次风险了,殿下能一切按我的吩咐来做吗?”

    陈德行看着陈凯之高深莫测的样子,愣愣地道:“什……什么……”

    ………………

    在另一头,在宫里的诏令下,钦使马不停蹄,此时已飞马至金陵的知府衙门。

    包虎带着府中上下官吏跪迎。

    这钦使落马,大风扬起,身后黑色披风猎猎,不等包虎上前作揖寒暄,这钦使便冷冷一笑道:“包虎,接谕旨!”

    包虎连忙拜倒道:“臣包虎谨听。”

    钦使趾高气昂地道:“制曰:金陵府盐贩猖獗,包虎与金陵诸官,打击不力,反使盐贩为祸一方,所行之事,骇人听闻,更有三眼天王者,罪无可赦,即令包虎严办,限一月为期,若再碌碌无为,卿等自行了断便是。”

    包虎等人,已是吓得脸色苍白,慌忙地道:“遵旨。”

    包虎脸色阴沉地站起来,对这钦使道:“请钦使入内……”

    “不必了。”这钦使冷笑道:“这茶水,咱不敢喝,告辞。”

    说罢,这钦使便带着几个禁卫扬长而去。

    包虎心忧如焚,已顾不得钦使的态度了,倒是一个随着钦使而来的禁卫,却故意落在那钦使的后头,悄悄过来塞了一封书信在包虎的手里。

    包虎连忙回到廨舍拆了,却是自己的恩师姚文治的亲笔书信,直到这时,包虎方才意识到问题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

    宫中震怒,北海郡王借机发难,这一桩桩事,恩师都说得很清楚。

    而真正可怕的是,这件事若是不能有个善了,那三眼天王若是不能归案,那么不但他包虎要获罪,便连自己的恩师……只怕也要大受影响。

    包虎倒吸一口凉气,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太冒失了,若是当初真听了陈凯之的话,或许不至如此吧。

    不过,他依旧还是认为那陈凯之终究还是书生意气,又懂个什么呢?或许只是瞎掰的,为反对而反对,瞎猫碰到了死耗子罢了。

    可现在,似乎也不是顾忌这个的时候了,包虎现在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死局。

    剿?

    到了今日,想要剿,哪里有这样容易?

    这些盐贩行踪飘渺,他甚至在怀疑,在这金陵府,有不少的官军都和他们私下里有什么联系,否则为何自己无论要在哪里设卡,盐贩仿佛都事先得知了消息似的,最后自己总是一无所获。

    可是这一月的期限一到,只怕……

    就在他忧心如焚的时候,外头却是有人来报:“禀大人,东山郡王府来人了。”

    包虎不禁讶异,这东山郡王府,又来做什么?

    请了人进来,却是个宦官,这宦官一脸焦色,急切地道:“包府尊,我家郡王殿下,不知所踪了。”

    “啊……”包虎顿时觉得一阵眩晕:“什么时候的事?”

    这宦官忙道:“三……三日之前。”

    这东山郡王乃是天潢贵胄,非同小可,现在这个节骨眼上,竟是不知所踪了,包虎又怎能不急,道:“为何不早来报?”

    “殿下素来行事飘忽不定,起初还以为是丢下了护卫,去哪儿玩了,可昨日还未回来,府里才觉得蹊跷,这才发现有异,怕只怕被贼人拿走了,可太妃……有顾忌。”

    包虎不解道:“什么顾忌?”

    “您想啊,若是当真遇到了不法之徒,假若他们不知道是郡王殿下,倒也还罢了,可若是听到外间都在寻郡王殿下,这些贼子岂不是……”

    包虎一下子明白了,他不得不佩服这位东山郡王太妃的缜密心思,便道:“只能暗访?”

    “对,郡王府已经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却又不能闹出什么大动静,太妃现在是急得没有了办法,这才派了老奴来包大人这里。”

    包虎已是哭笑不得,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死定了。

    盐贩这边已是焦头烂额,现在又走失了一个亲王,这茫茫金陵府,到哪里暗访去?

    包虎脸色铁青,久久无语,最后一屁股跌坐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