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一百二十章:身在福中不知福(3更求月票)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大文豪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说到这里,陈凯之抬头,深深地看着太妃,只见她神色变幻,秀眉轻轻拧起。

    陈凯之却是继续道:“这位王母思来想去,朝中的帝党,是最好结交的,因为毕竟大家都是宗室,总是亲近一些,更何况天子虽是年幼,大政没有掌握在天子手里,可毕竟迟早有一日,皇帝陛下是要继承大政的,现在为这糊涂的王儿交好帝党,将来就算王儿胡闹,却并不打紧。”

    “于是,听说有一位与帝党关系极好的大儒返乡,她便让王儿拜他为师,释放出善意,可谁知这位大儒很碰巧的遭遇了血光之灾,不过这位王母的心思,京里的人却是一清二楚了,便派了一个大夫来,给王母看病,学生甚至猜测,在这个故事之中,只怕连太后也派了御医想要诊治王母,王母理应拒绝了吧。”

    陈凯之脸上依旧带笑,目光囧囧地看着太妃道:“这个故事,娘娘觉得有意思吗?”

    太妃心里已是震惊,因为陈凯之所说的这个故事,正是自己现下的处境。

    好不容易让儿子去拜师,结果那王之政直接被滑落的山体活埋了。

    赵王的大夫来看病,却又遭遇了这变故。

    她满是疑窦地看着陈凯之道:“陈生员为何要说起这个故事?”

    陈凯之叹道:“因为学生听郡王殿下说,娘娘虽是病愈了,可每日忧心忡忡的,须知这养病,定要静心才好,所以学生给娘娘说这个故事,给娘娘解解闷。”

    太妃不禁语塞。

    她不得不佩服这个陈凯之了,王儿这些日子屡屡在自己面前说此人的厉害之处,她起初还不信,今日一见,这个人还真是看得透彻啊。

    她想了想,才道:“那么依着你来说,故事里的王母,该如何是好?”

    陈凯之迎上太妃的目光,毫不犹豫地道:“顺其自然。”

    “嗯?”太妃不由愣了一下。

    陈凯之叹了口气,才又道:“明日的事,谁又说得清呢,故事里的王母以为只要交好了帝党,以为皇帝长大了,自然会关照郡王,可是……娘娘真的能确保皇帝长大了,还是皇帝吗?”

    太妃心里一惊,骇然道:“你……你这是什么话?”

    陈凯之道:“娘娘勿惊,学生只是在讲故事,讲的是历朝历代都曾有过的故事。那么,倘若皇帝长大了,却已不再是皇帝了呢?到了那时,帝党便要遭受株连,到了那时,王母的王儿本就是个糊涂之人,稍稍犯错,便会授人以柄,最后的下场如何,娘娘想必会比学生更清楚吧。”

    看着太妃一脸骇然,陈凯之依旧脸色平静,又继续道:“娘娘大概在想,郡王乃是皇亲,自然该和宗室们站在一起,可是学生看,却也未必,若是皇帝将来当真亲政了,尚且还会碍于亲戚的面上,宽恕郡王。可一旦皇帝做不了皇帝了,郡王会如何呢?”

    听完陈凯之的一席话,太妃已心里乱如麻,事实上,她确实有过许多的考虑,这一点她不是没有想到过的,只是……一直都尽力忽略这些罢了。

    现在陈凯之揭示了出来,想到自己儿子的安危,就令使她不得不面对了。

    陈凯之却是一笑道:“其实学生的意思是,儿孙自有儿孙的福气,朝局诡谲,没有人知道明日会发生什么,既然如此,娘娘何必花费心机,绞尽脑汁,来自寻烦恼了?反不如安心养身,若能长寿延年,对殿下岂不是好?郡王府在金陵,坐镇江南,纵然是人人都希望得到郡王府的支持,可是对于郡王府来说,只要不牵涉进朝中,想要图存,也不是什么难事。”

    见太妃陷入深思,陈凯之方才道:“本来这些话,不是学生应当说的,只是学生觉得郡王殿下性情率真,而娘娘该以养身为重。所以……才冒昧的讲了这个故事,还望娘娘勿怪。”

    太妃瞥了陈凯之一眼:“都说你聪明,不料对事看得如此之透,陈生员,这一次请你来,本是想向你道谢的,谁料反而又得了你的金玉良言,你说,我该如何酬谢你为好?”

    陈凯之摇头浅笑道:“若要酬谢,学生是不会说这些话的。”

    陪着太妃说了一些话,这太妃越看这不卑不亢的陈凯之,越是觉得这家伙有些妖孽,眼看时候不早了,陈凯之便告辞而出。

    留在在寝殿里的太妃,秀眉轻凝,沉吟了很久。

    等到宦官们进来,这太妃突然道:“去岁的时候,殿下猎了一只白狐,本说要给本妃做一身好衣衫,可还在库里吗?”

    “在的。”

    太妃道:“预备一些礼物,连同这狐裘,一道送进宫里去,和太后娘娘说,郡王府虽在金陵,烟花似锦,却也没什么比宫里好的东西,眼看着就要入冬了,区区小礼,还望太后娘娘笑纳。”

    “是。”

    太妃的眼眸掠过了一丝冷意,接着道:“还有,那个关押起来的振大夫,今夜给他一个结果吧。”

    “是。”

    “这个陈凯之,前几日让你们打探了他的底细,说他倾慕荀家的小姐,那荀母却是不利索,是吗?是什么缘故,嫌他家境贫寒?还是……去,再打听打听。”

    “是!”

    说完这些,太妃似是疲倦了,挥挥手道:“都下去吧,本妃小憩片刻。”

    而另一头,陈凯之从后殿出来,陈德行早已在这儿等着了。

    只是陈德行的那样子,就像做贼似的,一下子窜到了陈凯之的身边,表情古怪地道:“如何,母妃不好相处吧?”

    “挺好相处的。”陈凯之一面走,一面回答:“真是个好母亲啊,我若是有这样的母亲,该有多好。”

    陈德行却是露出一脸不信地道:“那好,本王送你了。”

    陈凯之奇怪地看着陈德行,道:“当真?”

    陈德行干脆利落,道:“当真!本王讲义气的。”

    陈凯之忍俊不禁起来。

    陈德行恼了:“你笑什么?”

    陈凯之摇摇头,却是无声地叹了口气,这位任性的郡王殿下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

    码字工都不容易呀,大家有空,推荐一本朋友写的书:书名:《崛起一万年》:

    第一次世界大战,主要武器是步枪。

    第二次世界大战,主要武器是飞机坦克。

    第三次世界大战……

    第四次世界大战,主要武器是长矛与石头。

    一万年后。

    当文明失传,当科技不在,当这世界人人都梦想成为一个复兴者。

    我遇见了一个来自一万年前的21世纪,给我托梦的女人。

    她教我数学、物理、化学,教我地球最辉煌的时候那些科学的产物。

    她是我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