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九十一章 霸王餐

白银霸主 第九十一章 霸王餐

    中午的时候,酒楼里的客人不算多,只坐了不到三分之一的位子,空着的桌子很多,进入酒楼的严礼强扫视了酒楼的环境一眼,就选了一个一楼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不知客官你想要来点什么?”小二态度不错,不过在说话时的眼神,还是忍不住往严礼强身上的那件旧衣服上看了好几眼。

    对于小二的那点心思,严礼强又怎么会不知道。

    “也别麻烦了,那给我来一份八珍宴再加一点食鲜小炒就可以了……”严礼强故意轻描淡写的说道,装逼天赋开始爆发。

    “什么八珍宴……”店小二一脸懵逼的看着严礼强。

    严礼强皱了皱眉头,“难道你们这里没有么?”

    小二陪着笑,“这个,客官说来听听,我再告诉厨房的师傅,或许能做得出来!”

    “很简答啊,这八珍宴就是用牛、羊、麋、鹿、麇、豕、狗等原料制成的淳熬、淳母、炮豕、捣珍、渍熬、糁肝、膏炮、胖盖之物,算是一套……”

    店小二脸色僵了僵,“这个,这些原料小店可能一时准备不足,不如客官再换几样菜肴……”

    “那行,就随便换几个!”严礼强用挑剔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店里,无奈的说道,“那就来一份松茸炖花胶、双味生虾球、煎焖雪花鱼、燕窝秋梨羹,鹅掌鸭信糟拼,龙蛇百雀汤就行了……”

    店小二愣住了,这些菜名,基本上他听都没有听过,就算他知道其中的几个菜的原料是什么,但也完全不知道怎么做啊,店小二的身子瞬间又矮了三寸,脸上的笑容更浓,“客官,这鹅掌鸭信小店的确有,但不知道客官所说那鹅掌鸭信糟拼是怎么个做法?”

    “这个简单,只要将将鹅掌及鸭舌煮熟,剔骨,用加了百年山参的鸡汤加盐复煮,捞出后用香糟汁或糟油糟食既可,做法简单,味道不错……”严礼强淡定的说道——这道菜,他没吃过,但看过,是《红楼梦》里贾府的菜肴。

    “这个……小店怕是一时间做不出来!”小二抹了抹冷汗,不敢再问其他菜怎么做了。

    “那算了,算了,你们这店里有什么拿手的就都给我端上来吧,我看看有什么能吃的……”严礼强无奈的说道。

    小二缩着肩膀走了,一边走一边还在心里嘀咕,怎么这些年这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开始流行穿旧衣服装穷么,这不是逗人玩么……

    小二到了后面,和店里的掌柜一说,掌柜的也不敢怠慢,连忙让后厨把店里能做的拿手菜肴,做了一桌,端上来,小心伺候。

    严礼强细嚼慢咽的吃着,一边吃一边悄悄注视着窗户外面街上的情况,同时听着小店里那些客人的的交谈。

    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一桌的客人,刚好也正是父子二人,那两个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听两个人谈话的内容,竟然是父亲要送儿子到湖州城去参加天下四大宗门之一的灵山派湖州别院弟子的选拔。

    作为天下四大宗门之一的灵山派,本部并不在湖州,而在大汉帝国北面的灵州,像这些天下有数的大宗门,在大汉帝国的许多州都有分部或者是别院,在湖州,灵山派有个灵山湖州别院,专门招收湖州本地有潜质的弟子,这些弟子之中的出类拔萃者,将来则有到灵山派本部修炼的机会。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严礼强心中动了动,他还记得灵山派送给陆老爷子的那颗丹药,的确是立竿见影,在湖州这些地方,相比起大汉帝国官方的国术馆最高只培养到武士的水准,这些大宗门的别院,水平更高,拥有更大的影响力,作为这些大宗门的弟子,成为武士有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想要报仇就必须要学本事,想要学本事就必须要找一颗大树……

    或许,自己也可以去试试!

    严礼强的心一下子火热起来。

    云鹤楼外面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大街的中间,有马道,不时有人骑着犀龙马之类的坐骑快速飞驰而过。

    在慢条斯理的把这一顿饭吃到七分饱的时候,看到门外有一个人骑着犀龙马飞驰而过,严礼强突然丢下筷子站了起来,盯着远处飞驰而过的犀龙马,双目瞪圆,大叫一声,“徐三,你给我站住,别跑……”

    说完这话,严礼强就直接从临街的窗户跳出了酒楼,撒开脚丫子,追着那匹犀龙马跑得飞快……

    骑犀龙马的那个人既没有听到严礼强的叫喊,更不知道所谓的徐三是何许人物,只管骑着马往前跑,也没有发现严礼强在后面跟着跑,不过就算发现了,估计也不会在意,这街上南来北往的人这么多,谁会管别人跑不跑呢。

    在严礼强跳出窗外的时候,那店里的小二半响没有反应过来,等小二反应过来,跟着追出店外的时候,严礼强已经跑出了数百米之外,店小二一边追一边大喊,“客官,客官,你还没付钱呢……”,严礼强就像没听见一样,跑得更快了。

    在追了一会儿之后,那店小二发现自己和严礼强的距离越来越远,严礼强的速度,简直让他望尘莫及,最后店小二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严礼强追着那个骑着犀龙马的“徐三”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等回到店里,说起严礼强已经跑得没影之事,连店里的掌柜一下子也拿不准严礼强到底是不是在吃霸王餐还是真的去追人,最后就只能自认倒霉,让小二把严礼强的那桌吃剩下的饭菜收拾干净。

    “掌柜的,刚刚离开的那个年轻公子的饭钱我帮他付了,不用找了……”

    就在掌柜唉声叹息打着算盘计算着自己损失的时候,一个店里的客人,已经来到了他面前,掏出一角银子,轻轻放在了柜台上。

    掌柜的大喜,抬头一看,就发现一个穿着青衣的老者站在柜台前面,这个老者也是店里的客人,刚才就在店里一楼的一个角落里,要了一壶酒,一碟油炸花生,两个小菜,一个人自饮自酌。

    ……

    那个老者在付完账后,离开了酒楼,看着严礼强消失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个奇异的微笑……

    ……

    严礼强一口气就直接跑出这个镇子五六公里,随后看到路边有一片竹林,就又转到竹林之中,休息了半个小时,一直到发现后面的确没有人追来的时候,才又重新走出了竹林,朝着湖州城的方向走去。

    既然今天要吃霸王餐,那自然是要吃一顿好的,才有力气赶路,在路边抢两个馒头,那不叫吃霸王餐,那叫丢人。

    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那雄伟的湖州城,终于出现在了严礼强面前……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