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一百三十七章 把酒云端上,依然醉凌霄!

我是至尊 第一百三十七章 把酒云端上,依然醉凌霄!

    云扬眼见这四个几乎吓掉了魂的家伙一时半会还缓不了阳,干脆开始查点自己此次百丈湖一行的收获。
  
      那许多的天水之精进入自己身体,云扬却并没有感觉有什么特异改变;或许等这四个家伙走了,我到水里去试试才能知道这玩意的好处,毕竟是水之精华,自有底蕴,真正好处未必立竿见影……
  
      ……
  
      而就在这一日的黄昏时分。
  
      天唐城接连出了几件大事。
  
      一个青衣人恍如无中生有一般的现身于青云坊门口。
  
      云醉月对此似有所觉,急匆匆的冲出来一看,不由惊喜万分地叫了一声:“凌大哥!”
  
      这一声叫,让整个青云坊上下都在刹那间变得鸦雀无声。
  
      能够让云醉月叫凌大哥的人,是谁?
  
      这还用问么。
  
      举世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人间神话,凌霄醉!
  
      “月儿。”凌霄醉含笑走进青云坊,那超凡脱俗不似凡尘中人的气质,让见者无不自动自觉地低下了头。
  
      目光只是一扫,一股无形的威压,瞬时压过了整个天唐城。
  
      看着云醉月欢喜万分地接着凌霄醉上楼之后,下面的人才窃窃私语起来。
  
      “凌霄醉来了!真的来了?”
  
      “原来传说是真,凌霄醉真是云楼主的大哥!”
  
      “我的天哪!”
  
      “这是云醉月搬请的救兵吧。”
  
      “当然啊,换成是我被人那么欺负,也会搬救兵的……”
  
      “好好地在这里做生意,却要被逼着嫁人,还是当小妾,云醉月能不想办法自救?要是我有这样的靠山,我早就搬出来了……”
  
      “现在可好了,那些人当初怎么逼迫得云醉月,现在人家的靠山来了,有好戏看了……”
  
      “报应啊!这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啊!”
  
      “对,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时候到了,肯定得报!”
  
      “说不定是凌霄醉得到消息了,天外飞来驰援,否则也不会这么高调的出现吧!”
  
      “嗯,说的有道理。”
  
      “但既然这么高调的出现了,那么,当初欺负云醉月的那些人,就一定会倒霉的。”
  
      “拭目以待!”
  
      “想不到今天来青云坊还真是来对了,竟然见到了天下第一高手,人间神话的降临,今天来得真是太值了……”
  
      “我的心到现在还在砰砰跳……”
  
      ……
  
      过了半个多时辰,云醉月重新出现在大厅的时候,所有人看着云醉月的眼神,顿时又不一样了,若说之前是居高临下、故作斯文的觊觎,那现在就是满满的敬畏和讨好。
  
      凌霄醉,果然时刻都关注着这里呀……
  
      片刻之后。
  
      轰隆一声巨响,让所有人都是震了一下。
  
      一个清越的声音朗声说道:“小小万宝楼竟敢欺负我的义妹,也不知道是谁给了你们这泼天的胆子,端的是太岁头上动土!这个破楼子,留之何用、毁之何惜?告诉万宝楼主,江湖上给我个说法!天唐城从此以后,不准再有万宝楼的存在!”
  
      声音不疾不徐,也听不出有什么怒气,但那股森然的感觉,却同时侵入了所有人的心头。
  
      果然……这位大神当真是为云醉月出头来的!
  
      原本万宝楼坐落位置的一整栋楼子,竟然平平地从中间分开了。
  
      一半往左倾斜,一半往右倾斜,中间,只得一道从上到下、从宽到窄的裂缝,最上面约有二尺宽窄,最下面只有一道缝。
  
      平滑至极。
  
      很显然,这道裂缝是被一剑劈开的!
  
      万宝楼内中所有人此刻都是一脸青白的站在外面大街上,兀自浑身瑟瑟发抖。有几个人更是脚下已经湿了一大片……
  
      正在楼里做工呢,然后楼裂了……这简直是噩梦一般。
  
      有些人眼神恍惚,还在想着自己看到的那一幕:骤然间,一条青衣人影飘飘忽忽的飞上天空,正在奇怪这家伙要做什么,随即就看到一道匹练也似的沛然剑光,就那么从天而降、恍如银河倾泻!
  
      然后,两个正在面对面聊天的人,就看到对方距离自己莫名其妙的远了一尺。
  
      而低头一看,两个人都是站在刀削悬崖边上……
  
      这种感觉……简直是……嗡的一声,满头的头发都竖了起来!
  
      太恐怖了!
  
      太吓人了!
  
      片刻之后。
  
      青衣身影降临皇城上空,一声悠悠的问询:“米空群何在?”
  
      皇宫大内,米公公魂不附体,躲在房间里一声不吭,他纵然有不俗修为在身,却又哪里敢跟此世传说放对?
  
      作为四季楼的一份子,他可是很知道凌霄醉的恐怖,而四季楼早有铁则,绝对不可主动招惹凌霄醉,若是有违者,死则死矣,四季楼不会为其料理后事,更不会报仇什么的,此际的米空群,心下连连祈祷,求遍了满天神佛,自己龟缩不出,希望凌霄醉能够顾忌玉唐皇室,不会死命威逼!
  
      然而,随着轰的一声爆响,米空群存身的那个房间四面墙瞬时不见,头上的房顶更是直接远远地飞了出去。
  
      囫囵着飞出去,不知道多远,就像是一把大伞。
  
      一个清雅的声音说道:“米总管很有心计啊。来来来,吃我一剑!”
  
      米空群闪电般头也不回的往外逃窜,口中兀自忙不迭的叫道:“不关我的事……”
  
      却只觉身后一道凛冽的剑气衔尾而至。
  
      米空群大叫一声,身子拼命一扭,接连几个跟头翻上半空,方才庆幸自己竟从人间神话剑下余生,却觉肩膀位置一凉,冰凉处顿显一个前后透明的窟窿,浑身玄气更是瞬间被冰冻,惨叫一声,整个人直挺挺地从空中掉了下来。
  
      脸朝地,啪的一声摔得万朵桃花开。
  
      “这次饶你不死。”空中那清雅的声音:“再有下次,小心你狗命!”
  
      青衣身影飘飘而起,清雅的声音缓缓传来:“玉唐国主陛下息怒,凌霄醉此番前来无意与皇室为敌,只为一个公道,如今,公道讨还,恩怨了了,就此告辞,恭祝玉唐国运昌隆。”
  
      声音渐渐远去。
  
      皇帝陛下的声音传来:“无妨,凌大师既然前来,何不下来喝一杯茶水。”
  
      “有缘自当叨扰。陛下保重。”凌霄醉的声音已经远去。
  
      下一刻。
  
      突然间一声霹雳狂震,整个天唐城也震颤了几下,凌霄醉的声音在另一个方向响起:“何汉青!”
  
      随即一声爆响。
  
      然后就是一片璀璨的光芒,以及一阵阵好似连珠炮一般响起的密集撞击声。
  
      下一刻,一片黑气,蓦然腾空而起弥漫天际,声势竟似更甚,然而宏大剑光越来越亮、越来越甚,黑气渐渐支持不住,溃不成军……
  
      又片刻之后,天空黑气尽散,阴霾不存,至于无尽浩瀚剑光,宛如为天际嵌上一层光幕,光耀众生,普照大千!
  
      一声长啸亦随之震空响起:“何汉青,念你是三朝老臣,往昔亦有几分善言惠民,留你一条残命,然而须知人在做,天在看;你所做的种种不堪,自然有人来制裁你!”
  
      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难言的痛楚,满满怨毒地说道:“凌霄醉,你依凭自身武力,横行无忌,这般欺凌老夫一个风烛残年之人,却又算什么英雄好汉。难道你凌霄醉就是仗着这个,在江湖上成名立万的么?此世传说是如此谱写传说的吗?还是说人间神话只是笑话!”
  
      半空中,一声清越的冷笑:“何汉青,你有胆便再说一遍?你敢是不敢?!”
  
      声音里,充满了压迫威胁之意。
  
      下面,果然再没有声音了。
  
      半空中,一声长啸骤然响起:“莫道江湖远,谁言红尘遥;把酒云端上,依然醉凌霄!……哈哈,不错不错的!”
  
      浩然剑光再度冲天而起,竟然直达百丈之高。
  
      就在半天云里一声响,漫天云彩,竟然被那剑光驱散一个大洞,就在那云彩的大洞里,一团剑光竟然直接冲了上去,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整个天唐城,现在是一片寂静!
  
      极静、极寂、极肃、尽是压抑沉闷!
  
      连那些感觉嗓子痒想要咳嗽一声的人,此际也拼命地生生忍住!
  
      噤若寒蝉!
  
      并无一人胆敢造次!
  
      今天,终于见识到了天下第一高手的厉害!
  
      难怪说神龙夭矫红尘遥,果然是啊;直接冲天百丈,然后冲上云层之上消失,这分明就是不可思议难以想象的事情。
  
      这还是人么?
  
      说不定人家如今已经是陆地神仙了吧。
  
      但是这么个人间神话为什么要找何老麻烦呢?何老无论在朝在野那都是名声赫赫的仁人义士,当然了,他居然能够跟凌霄醉争锋,虽然只是片刻,但那份修为却是犀利得出人意料,玉唐帝国上下,还有人能出其右么?秋剑寒、冷刀吟两位老元帅由此能为吗?!
  
      还有那黑气形象,可是何老发出来的?貌似不太像好事呢?!尤其凌霄醉所言的人在做天在看,以及所谓种种不堪究竟意指为何,却又不免启人疑窦,引人深思!
  
      ……
  
      激战下方,何府。
  
      满目尽是一片狼藉,所有宅子房屋,都已经完全倒塌;何府的主人何老,此际正痛苦地捂着胸口跌坐在一片狼藉之间,脸色惨白。
  
      噗噗噗的连续吐出十几口鲜血,白须上都是鲜血点点,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在一瞬间都被完全抽走一样。
  
      脸上的皱纹,又自深刻了许多,身上只有前胸部位有一道剑痕,却是一道连皮肉都没有划破的剑痕。
  
      但何汉青自己知道,这一道剑伤之沉重,没有十年以上的时间,万万好不了;而在这十年之间,自己再不能动用高阶玄气。
  
      ……
  
      三更爆发,求月票!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