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一百一十一章:暗箭难防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大文豪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折腾了一日,陈凯之虽是带着深深的警惕,可终究已很是疲倦,倒是美人在侧,虽有尴尬,可他却不敢触碰半分。拼命地想着荀小姐的样子,边道:“正因为我怕极了,所以我才会有这么多的担心,人心险恶,何况,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当你比别人做的好,就等于是砸了做的不好人的招牌,这世上啊,凡事都要争要抢,每一个都说功名利益于自己如浮云,可实际上呢,这世上的名利只有这么多,每一个人都想多分一些,无论平时再怎样说厌倦了抢夺的人,也会不自觉的想多争一些;我……比别人有一些不同之处,嗯,暂且就叫优势吧,正因如此,所以总有人将我视为眼中钉吧,好了,言归正传,他会如何害我呢?”

    陈凯之也不知自己为何今天有这么大的谈兴,竟对一个刚认识的小丫头少了几分堤防,而变得如此絮絮叨叨。

    倒是这种不安的话语,却令小烟心里蒙上了重重的阴影,却是宽慰道:“不会有事的,公子不必多心。”

    陈凯之不禁勾起一丝浅笑,道:“噢,那睡了。”

    还是小丫头简单呀,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能放下戒心吧。

    “嗯。”小烟倒是对陈凯之的话觉得有些意外。

    陈凯之道:“你不是说不会有事吗?不早了,真睡了。”

    次日一早起来,陈凯之张眸,却不禁警惕起来,在这陌生的环境的里扫视了一眼周围,才想到自己原来是在东山郡王府借宿,这才心安一些。

    小烟却已不见了踪影,直到她去端了一碟糕点回来,才见到她重重心事的样子。

    陈凯之坐下,吃了糕点,边道:“你的事,有何打算?”

    “我……”小烟一脸的愁容,却是显得楚楚可怜,道:“我知道公子看不上我,待会儿殿下问起,我如实禀告。”

    “然后呢?”陈凯之看着她。

    小烟踟蹰地道:“现在王府大半的人都知道了,将来肯定会人尽皆知,……我……我,在王府里,已不算是姑娘了,定是要被打发出去的,殿下会将我赐给府里的人吧,公子,其实……我可以……”

    陈凯之明白她的意思,不禁叹了口气,道:“我能如实相告吗?”

    “什么?”小烟不解地看着他。

    陈凯之犹豫了很久,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我穷!”

    “我不怕穷,就请公子去向殿下说情吧,我会洗衣,会做饭。我愿跟着公子,公子是个老实人,我心甘情愿。”

    纳尼,居然说我是老实人?

    陈凯之突然觉得小烟这是在骂人,他沉默片刻,才道:“我想一想,你不必担心。”

    安慰走了她,却没过多久,那王府的刘总管竟是带了几个侍卫怒气冲冲地来。

    刘总管厉声道:“陈生员,你……好大的胆子。”

    陈凯之似乎早料到了一样,神色淡淡地道:“公公,这是怎么了?”

    刘总管气急败坏地道:“你……你居然敢对太妃下毒,你好大的胆子!来人,将他拿下。”

    陈凯之心里想,果然………该来的果然来了,看这刘总管和侍卫们气势汹汹的样子,显然又是出事了。

    陈凯之正色道:“拿什么拿,我是你家殿下的贵客,你口口声声说下毒,可有什么证据?有什么事,可以当着面去说,不必拿我,我随你们去吧。”

    刘总管呆了呆,倒是没料不到这个家伙竟是如此的气定神闲。

    他咬了咬牙,才道:“那么,请吧,等到了殿下面前,看你如何收场。”

    陈凯之心里还算镇定,与其说镇定,不如说觉得可笑吧,一个小小郡王府这么多的幺蛾子,有些人,还真把我陈凯之当做是软柿子来捏了。

    随着刘总管又回到了昨夜太妃的寝卧,便见陈德行忧心忡忡地在这里,那振大夫居然又回来了,坐在榻前,给太妃下着诊断。

    刘总管道:“殿下,陈凯之带到。”

    陈德行不安地看了陈凯之一眼,才道:“振大夫,你来说吧。”

    振大夫眼睛扫了陈凯之一眼,一副小样的整不死你的嘴脸,他笑嘻嘻地道:“陈凯之,昨日你开的药有问题,实说了罢,今日太妃吃了你的药,病情又加重了,老夫特意查过这药,这药都是按你的方子下的,你不懂医术,却胡乱用药,太妃至今昏迷不醒,你……可知罪吗?”

    陈凯之心里想,我的药方,大致就是按着你的药方来的,只一夜功夫,太妃就出问题了?这里头若是没有明堂,就有鬼了。

    陈凯之道:“振先生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说什么?”

    振大夫目光一厉,道:“就是想问问你,你为何要下这样的虎狼之药?老夫大胆猜测,你一定别有所图,你照实说,你是不是故意如此,是想要药死太妃吗?”

    这一句指控,极为严重。

    当然,陈凯之可以推脱,若是想要药死太妃,为何昨夜要救呢?

    可陈凯之知道,若是这样反问,振大夫肯定还有后话,他既然选择了污蔑自己,那么就一定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自己接下来会如何辩解,会如何和他争论,想必他一切都已经谋划好了吧。

    对方的目的,显然就是给自己栽一个药死太妃的名义,而接下来,无论大家信不信,自己这嫌疑可就洗不清了。

    这不是上一世,上一世还讲究所谓的疑罪从无。可在这里,却没有这个说法的,一旦牵涉到了太妃,后果就更加可怕了。

    陈凯之想了想,此时不能为自己辩解,因为对方既然有准备,辩解也是无用,那么……

    他神色镇定地看了一眼振大夫,道:“那么为何想要药死太妃的人,不会是振先生呢?”

    振大夫捋须,笑了:“老夫昨夜被殿下所误会,而赶了出王府,此后太妃用的都是你的药,天可怜见,幸好我虽被赶出王府,却挂念着王妃的安危,早就知道你有问题,所以今早还是登门来拜谒,想看一看才好安心,谁料说巧不巧,太妃的病情就更加重了,你说,你还摘得清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