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牧神记 第八十六章 死者生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牧神记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秦牧坐在灯笼下,胸前的玉佩散发出微弱的荧光,这玉佩依旧想要飘起来,飞向远方。

    “这里是不是无忧乡?如果不是,那么无忧乡到底在哪里?”

    扁舟悠悠,前进速度却也不慢,登上这艘扁舟之后,秦牧注意到那些骷髅便对他们不问不闻,仿佛看不到他们。

    一座座骷髅山恢复正常,这些骷髅仿佛又回归死亡,陷入寂寂。

    秦牧晃了晃脑袋,只觉这一路的遭遇匪夷所思,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竟然发生了,而且一件比一件奇怪。

    黑暗中的魔怪,江边村庄里的阴差,到灰雾中的世界,再到现在他们乘坐的小船,蓑衣下的骷髅船夫,这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可思议,但是偏偏却发生了。

    而且,大墟黑暗中的世界并不像村长想象的那么简单,村长原本以为存在一个暗界,而现在看来单单一个暗界并不能解释他们所见所遭遇的一切。

    暗界可能存在,也可能不止是暗界,或许这黑暗中还存着其他世界。

    “村长,刚才那个给我们酆都币的船客是什么人?”秦牧回头看了看船夫,悄声问道。

    “一位故人。”

    村长脸色淡然,道:“我很久没有见过他了,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本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我们那个时代的人,能够活到现在的,都很了不起。”

    秦牧悠然神往,村长的那个时代一定是豪杰辈出,如群星璀璨的时代,必然诞生了许多惊天动地的人物,像村长这样惊采绝艳。

    只是令人惋惜的是时光催人老,即便是当年的绝代风华,到了晚年也是垂垂老矣,性命不久。

    “没想到他还是如此好动,喜欢跑来跑去,这次不知怎么就跑到这里。”

    村长笑道:“他比我会钻营,也见过更多的神秘,其实我很羡慕他活得潇洒,比我轻松。牧儿,你有可能会遇到他,这家伙居无定所,喜欢四处凑热闹。他叫绫璟,左眼下有个黑痣,右手少了个无名指,我斩断的。”

    “村长,这艘船会把我们带到哪里去?”

    秦牧四下看去,他们距离这个奇异世界的入口已经很远了,看不出来时的路,这样飘下去的话不知道要飘向何方。

    而且,谁知道这里是不是大墟?

    甚至,这里有可能不是大墟所在的世界!

    村长微微皱眉,秦牧的玉佩将他们吸引到这里,他在大墟中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古怪的事情,来到如此古怪的地方。不过秦牧的玉佩带他们来到这里,多半会与玉佩的来源有关。

    现在他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无法下船,只能由着这艘船和奇怪的船夫带着他们走向未知。

    “牧儿,倘若不带你出来,我可能永远也不会发现这里。”

    正说着,前方灰雾渐渐变淡,露出了广袤的土地,群山巍峨,山峦不再是骷髅山,靠近雾海边缘,有一个木质的船坞出现,能够停泊船只。

    这一叶扁舟轻轻一顿,靠近船坞停顿下来。

    秦牧连忙取出一个酆都币,打算付船资,那船夫竖起两根白骨。

    秦牧又取出一个酆都币,那船夫点头,两人下船,向陆地走去,秦牧回头看去,只见那艘扁舟和舟上的骷髅船夫消失在迷雾中,只有船头的灯笼还在雾中散发出羸弱的光芒。

    “奇怪的地方……”

    他胸前的玉佩轻轻飘起,指向前方。

    秦牧跟着村长前行,没有走出多远,便见一块界碑,上面写着几个篆字。

    “死者生界,生者止步,死者前行。”

    秦牧将这上面的字读出,两人都是一怔,秦牧迟疑道:“村长,咱们还往前走吗?”

    村长抬头看向前方,隐隐看到许多村落,笑道:“既然来了,岂能不继续走下去,看看前面到底有什么?咱们继续走。”

    秦牧跟上他,两人跨过界碑,突然秦牧惊呼一声,抬起自己的双手,只见他的双手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森森白骨!

    他急忙扯开衣裳,只见衣裳下的自己血肉尽去,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

    他向村长看去,村长竟然也变成了一具飘在空中的骨头,奇怪的是,村长竟然生出了胳膊和腿脚!

    他的胸膛和头都是白骨,但是双腿和双臂都有血有肉!

    不过村长明明没有了手臂和腿脚,怎么会突然间长出了双臂双腿?

    “死者生界,死者生界……牧儿,咱们退回去。”村长突然道。

    秦牧退回到界碑前,低头看去,只见自己身上的血肉又回来了,而村长的手脚则消失不见,胸膛和头上的血肉则恢复如初。

    “原来如此。竟有这样奇妙的世界……”

    村长微微一笑,又走入死者生界,道:“咱们进去看看。”

    秦牧压下心头的震惊,随着他走入这个奇妙的世界,村长双腿落地,迈动脚步,突然停下来看看自己的双手,感慨万千,似乎在缅怀自己失去的手脚。

    前方,山峦耸立,庙宇重重,一个规模不小的村落出现在他们眼前。

    两人来到这个村落,只见这里竟然鸟语花香,很是安宁,村民们安居乐业,还养着鸡鸭牛羊,走到村口时还有一只白胖胖的大肥猪哼唧哼唧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秦牧和村长在村口站定,没有进村,几个村民转头看来,目光怪异。过了片刻,一位老者颤巍巍的走出村子,皱纹横布的脸上露出笑容,道:“两位外乡客,有何贵干?”

    秦牧和村长欠身施礼,秦牧问道:“老丈,敢问无忧乡怎么走?”

    那老者抬手,指向山后,道:“翻越几座山,过了一座门户,便可以见到无忧乡。”

    “多谢。”

    “客气。”

    秦牧与村长向山上走去,秦牧回头,只见这个村庄里的村民还在看着他们,目光诡异。

    村长道:“我们在他们眼中就是死人,所以他们才会这样看我们。”

    秦牧回头,道:“村长,我觉得有古怪……瞎爷爷给我开了神眼九重天,现在眼睛虽然不在,但是我还可以朦朦胧胧看到一些东西……”

    村长停步:“你看到了什么?”

    秦牧道:“他们身上有魔气。”

    村长思索,道:“死者生界应该是改变生和死的规则,这是神魔的力量。我们进入这里,看起来没有了血肉,但退出死者生界之后血肉便立刻浮现,说明血肉实际上还是存在的,只是被规则扭曲无法被看到触摸到。牧儿,你的神眼九重天还在,你还能调动元气,以元气在自己的眼睛中催动神眼九重天吗?”

    秦牧立刻着手尝试,很快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接着他的元气进入眼睛之中,催发瞎子在他眼中烙印的神眼九重天阵纹,顿时他只觉自己眼前一切都变得无比清晰起来。

    他回头看去,那个村庄中的所有人都变了一副模样,不再是人,而是一具具枯骨,即便是鸡鸭牛羊,甚至包括那头大肥猪也变成了枯骨!

    那些村民的骨骼与人的骨骼不同,奇形怪状,明显不是人类。

    秦牧将自己所见的描述一番,村长思索片刻,道:“是天魔众。”

    “天魔众?”秦牧怔然。

    “天魔众是魔族。你们天魔教虽然有天魔二字,但实际上还都是人类,只是挂着天魔教的名头而已。但是天魔众不同,天魔众是传说中从异域来的种族,侵略性极强。至于他们来自何处,就无从知晓了,有些传说……”

    村长顿了顿,没有说下去,看向前方,道:“这里难道是天魔的世界?却也不太像。咱们继续向前,倘若里面是天魔的世界,便立刻退出来!”

    他们翻越了几座山,终于来到那个村口老者所说的门户。

    两座山门,山门上有石桥如同横梁,山壁上写着酆都二字。

    秦牧心头一跳,有一种不祥的感觉,酆都乃是传说中的鬼门关,这里难道是地狱世界不成?

    村长却视而不见,径自走了过去,秦牧连忙跟上,两人看向前方,都是心头微震。

    前方,一座座四方四正的城池中心,高耸入云的神殿神庙耸立,巍峨,壮阔,数之不尽的城池,数之不尽的宫殿,数之不尽的神庙,放眼看去,看不到尽头!

    这里便是酆都门户后的世界,苍茫,浩瀚,壮观!

    “这里应该便是酆都的都城。”

    秦牧刚刚想到这里,突然看到了一艘破败的船。那是由山体组成的船,船上一道道锁链飘扬在空中,如同风筝线,而这些风筝线的尽头拴着个灰色的球体。

    一个巨大的球体,但是破了半边。

    那是一轮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