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一百零八章:喧宾夺主(9更求月票)
    

    陈凯之此言一出,便有喧宾夺主的嫌疑了。

    那大夫眯着眼盯着陈凯之,其实一听到陈凯之自报家门之后,这大夫眼睛里便多了几分不同的意味。

    他毫不客气地道:“娘娘已经过世,怎么,你想做什么?”

    陈凯之想了想,道:“学生略知一些岐黄之术。”

    “可笑,娘娘已经……”

    他正待想阻止,陈凯之却打断他道:“看一看,总不会是坏事吧。”

    本还指望着陈德行给自己说一说话,谁晓得那家伙依旧只顾着歇斯底里地哭着。

    倒是王府的总管太监似乎有些犹豫,道:“是啊,振大夫,让他看看,似乎也没什么坏处。陈凯之?咱似乎听过他的大名,可是……可是那个治了天瘟的陈凯之?”

    振大夫冷着脸,只轻描淡写地道:“噢。”

    陈凯之这才被他们放行进去,他来不及看这里的陈设,目光却落在躺在榻上的太妃身上。

    陈凯之靠近,身后的振大夫厉声道:“莫要冒犯了先妃。”

    陈凯之也很无奈啊,你逗我,我来看看,当然是要靠近的,陈凯之不理他,直接到了榻前,仔细端详。

    那陈德行这回倒没有继续闷头只顾着哭了,也随之进了来,可见母妃气息全无,顿时一把扑了上去,又滔滔大哭起来,口里边叫着:“母妃,母妃……”

    陈凯之只好道:“能否让学生上前诊视?”

    一旁的振大夫冷冷地道:“不可,如今太妃娘娘已气息全无,你还要做什么,想要冒犯太妃娘娘的仙体吗?”

    这时,连那王府的总管也不说话了。

    陈凯之显得很无奈,心里想,日行一善还这么不容易?

    好在他有后备的方案,一把扶起了压在太妃身上滔滔大哭的陈德行,一面道:“殿下请节哀。”

    节哀的同时,却是看向被陈德行一番折腾,掀开的龙凤锦被一角,这里,一小寸的手臂裸露了出来。

    方才这手臂因被陈德修压着,血液不畅,顿时起了淤青,可是很快,这淤青便渐渐转为了平常的肤色。

    陈凯之眼眸一闪,心里忍不住道:“果然!”

    于是他正色道:“殿下且别忙着哭,娘娘还没死!”

    这里……本是一股哀痛的气氛。

    现在这个不合时宜的家伙,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所有人都收了泪,然后惊愕万分地看着陈凯之。

    这家伙……疯了……

    且不说振大夫乃是名医,他的决断无人敢质疑,更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宦官和女眷,方才已探过了鼻息了,确实是气息全无。

    陈德行突然收了泪,像是一下子龙精虎猛起来,立即道:“什么?没死?没死吗?呀,陈贤弟,你是说笑的吗?”

    “哼!”振大夫却是大怒。

    真是岂有此理啊,这小子也忒不知天高地厚了,居然口出狂言,他气极反笑道:“陈凯之,老夫晓得你,老夫来问你,你行医几年了?”

    陈凯之朝他作揖道:“其实……学生除了那一次天瘟,这是第二次行医。”

    振大夫面带讥诮,冷冷嘲讽起来;“呵,那么我来问你,你拜在哪位名医下学过医术?”

    陈凯之摇摇头道:“学生并不曾拜在名医门下。”

    届时,振大夫已是显得杀气腾腾,道:“既然如此,你还敢口出如此狂言?娘娘是否仙去,莫非老夫不知道吗?你在此胡言乱语,现在郡王府上下哀悼,你却在此哗众取宠,是何居心?”

    陈凯之深吸一口气,随即道:“因为太妃确实还没有过世,学生……不过是想救人而已。”

    “好一个救人,好一个救人啊。很好,老夫倒要看看,一个气息全无的人,你如何救。哼!”

    陈凯之索性不理他了,他朝陈德行道:“殿下,能否让学生试试看?”

    这家伙一说试试看,陈德行便不禁将信将疑起来,他抬眸看着陈凯之,“你要如何救?”

    陈凯之正色道:“既然要救,那就得一切听学生的。”

    “那……好吧,你试试。”

    陈凯之此时也就不客气了。

    救人要紧啊!

    他方才看到陈德行压到了太妃的皮肉,而太妃的手上虽然淤青,却又很快恢复了肤色。

    这就……说明太妃体内的血还在流动,否则,一个真正死了的人,心跳停下,血管不再供血,莫说是被人压了,即便是不压,也会渐生淤青,所谓的尸斑就是这样形成的。

    而一旦证明太妃体内的鲜血还在流动,这就足以证明了陈凯之的猜测。

    是假死。

    所谓假死,便是看上去,整个人已经停止了呼吸,其症状和死亡几乎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是脉搏和呼吸,也几乎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

    许多人就因为假死,被装进棺材里,形同于被活埋掉。

    导致假死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一样,就是陈凯之从前所遭遇的酒精中毒症状。

    这太妃理应平时并不喝酒,可是这一次染病,振大夫却是带了他的宝贝药酒来给太妃服用,这酒水里含有大量的酒精,太妃本就带病在身,身体虚弱,经受不住下,才造成了今日这般的假死。

    当然,这一切都是凭着判断而已,此时,陈凯之道:“殿下,你得需要人帮忙。”

    “帮……帮什么忙?”陈德行沮丧不安地问。

    陈凯之道:“得要一个人给娘娘呼吸,张开她的嘴,对着她的口吹气,还有……还得用力按压太妃的心口。”

    这……

    一下子,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

    这不就是亲吻,还有袭xiong吗?

    这不是对太妃大不敬吗?

    陈德行整个人都要瘫下去,不可置信地看着陈凯之。

    那振大夫听罢,立即大喝:“陈凯之,你要做什么?你好大的胆子。”

    “我在救人!”这时候,已经来不及和人磨蹭了。

    振大夫笑得森然,他目光幽幽,朗声道:“娘娘是绝不会醒来的,老夫行医数十年,难道会不知道?你一个不通医术的小子,居然想借此机会,如此冒犯娘娘凤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吗?”

    陈凯之却是急道:“再不救就真的来不及了。”

    振大夫却是冷笑道:“若是救不活,你便是死罪!”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