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一百零四章:愿赌服输(5更求月票)
    

    二人的笑声还未落下,突的听到精舍之外,传来无数的呼喊。

    王之政面上的笑僵了……

    他停了笑,连呼吸都屏住,想听听这是哪里来的响动。

    可是……大地颤抖得愈发厉害。

    那人已是面如土色,突然道:“地……地……地裂天崩了?”

    明明上一刻说到地裂天崩的时候,用的是形容修饰,可现在……这是幻觉吗?

    精舍里,家什和茶盏开始磕磕作响,房梁上,灰尘雨落。

    “出……出了什么事?”王之政厉声大吼。

    外头侍候的侍童似乎早没了踪影,对于王之政的叫唤,没有任何人的回应。

    王之政大恐,连忙和那人一道蹒跚着出了精舍。

    这里乃是后院,后院依山,在这大雨磅礴的雨夜里,那轰鸣声依旧没有断绝,当王之政遥遥看着那巨大声响的方位,却是一下子瘫在了雨地里。

    一股洪流,伴随着无数的山石和泥土,带着席卷一切的气势,自半山翻滚而下,山……真的崩了。

    王之政瞳孔在放大,他从未想过,自己好端端的说了一声天崩地裂,怎么这山……就塌了。

    那无数的泥水和乱石已滚过了院墙,带着排山倒海之势,轰然而下。

    王之政和那人想逃,却发现已经迈不动步子了。

    那滚滚的洪流,仿佛带着惊天之威,瞬间冲垮了精舍,整个屋子,就犹如纸糊一般,紧接着,无数的乱石飞溅而来。

    王之政发出了惨呼,下一刻,他与那人便淹没在了洪流之中,再不见任何的踪影。

    王家的后院,已经大乱。

    而在前厅。

    许多人已经冒雨出来,他们遥遥地看着那一泄而下的泥石,仿佛半座山的力量以落下来。

    所有人,后襟发凉。

    陈德行懵了。

    就这样……就这样……血光之灾了吗?

    他脑里冒出了一个念头,接着大喊:“逃啊。”

    “不可逃!”陈凯之镇定自若地道:“这里的前厅,山石滚不到这里来,不必害怕,后院的人不多,但待会儿,我们还要进去救人。”

    这时候,陈凯之的声音仿佛有了魔力。

    若是别人说,山石滚不到这里来,陈德行是一百个不信的。

    可现在,他居然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整个人放松了一下,然后,陈德行想到了一件事。

    他输了,陈凯之完胜。

    这哪里是血光之灾,这简直是粉身碎骨之灾啊。

    这样想着,陈德行勃然大怒,他一把冲上前,揪住陈凯之的衣襟:“你……你……陈凯之,你杀人了。”

    这陈德行孔武有力,想来自幼就习武,力气不小,本来他以为自己可以像拧小鸡一般,就能将这个小子提起来。

    可是……他猛地用劲,却发现这个小子像木桩一样,居然……提不动?

    陈凯之也有一些意外,想不到自己的气力似乎大涨了不少,自己平时没有太多的察觉,这莫非,是那文昌图的作用?

    不过这个时候不是深究文昌图的时候,陈凯之最讨厌有人揪自己的衣襟了,他伸出手,生生地将陈德行的手掰开。

    陈德行骇然,想不到这小子孱弱的外表下,竟隐藏着这般大的气力。

    陈凯之正色道:“殿下哪里看到我杀人了?”

    “还说没有?”陈德行气急败坏地道:“你料到恩师会有血光之灾,这……这……这一定是安排好的。”

    陈凯之气定神闲,在这磅礴大雨之下,浑身都已渗透了,却是心平气和地道:“殿下以为学生有这个本事,能引发山崩吗?”

    陈德行脸色一变:“可是……可是……你明明……你既然料到,为何不救本王的恩师?你……你……”

    陈凯之叹了口气,很是无奈地道:“哪里没有救?学生不是三番五次请殿下催王先生到前厅来吗?学生是读书人,怎会没有怜悯之心?正因为知道后院有危险,方才请他来前厅的啊。”

    陈德行一时语塞。

    陈凯之接着道:“反倒是殿下,学生一再催促殿下叫人去请,殿下却是一脸的不耐烦,甚至到了后来,居然还怀疑学生的居心,与其说王先生遇害和学生有关系,不如说,王先生的死,殿下关系匪浅。”

    陈德行愣住了,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偏偏,他努力去回想,又觉得陈凯之说的没有错。

    陈德行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一个侍卫取了蓑衣来,惊魂未定地道:“殿下,莫冻坏了……”

    “滚!”陈德行厉声痛骂。

    陈凯之昂首道:“这一场赌约,本是为了恢复学生的名誉,现在王先生遭难,学生也是悲痛万分,这赌约就罢了吧。等这山石稳了一些,我们齐心协力去救人吧。”

    陈德行这才又想起了赌约的事来,陈凯之说算了,可他堂堂郡王,怎么能就此作罢呢?

    他狠狠地从自己腰间解开玉佩,胡乱地塞到陈凯之的手里,道:“本王什么缺德事都做过,偏偏就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这玉佩,是你的了!”

    陈凯之吁了口气,方先生和吾才师叔则还在那里目瞪口呆,依旧没回过神来。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众人前去后院,却是发现,这里早看不到人了。

    一切都已面目全非,哪里还能挖掘出什么?

    不过幸好的是,这王先生刚刚回乡,家眷还未接来,这后院在扩建,所以除了精舍里的王先生,还有一个不知名的客人之外,只有一个仆从在,那些外间的仆从和侍卫一听到异样,便都逃之夭夭了。

    众人都疲惫不堪,陈德行见状,先是表情凝重,后来突然乐了。

    陈凯之皱了皱眉,他看不得这种人。

    陈德行却是叉着腰道:“这恩师,是母妃非让本王认的,现在好了,人死如灯灭,本王也免得来这里学什么劳什子经史了。来来来,陈生员,你给本王好好说说,你是如何晓得会山崩的?”

    陈凯之想了想,吐出了两个字:“猜的。”

    陈德行自是不信,一把抓住陈凯之道:“陈生员高才啊,不知现在在哪里高就,本王愿礼聘先生入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