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一百章:血光之灾(1更)
    

    空气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显然,谁也没有想到王之政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大家皆是错愕地看着王之政。

    而王之政这时,却像是没有看到众人的反应,轻描淡写地喝了口茶,便笑道:“老夫只是平心而论,切莫见怪。”

    好一句平心而论。

    可这一句平心而论,虽然不至于毁了陈凯之前程。可单凭这一句评语,等陈凯之有朝一日入京的时,即便将来高中,这履历上也会成为一个污点。

    陈凯之怎么也想不到,原本和谐友好的气氛,突然会急转直下。

    事实上,他有点懵逼了,自己和这家伙,有仇吗?

    可是偏偏,他无可奈何,因为人家名声大,因为人家声望高,还因为人家这一句‘平心而论’。

    凑上去请人品评的是你,总不能人家说你不好,你就掀桌子吧。

    这是一个极麻烦的事,陈凯之微微皱眉,心里十分清楚,单凭这个恶评,就足以让他在未来经历许多的坎坷。

    可是……怎么办是好呢?

    方先生的脸色已变了,他似乎也没想到这个情况,忍不住道:“王兄……这是何意?”

    王之政却是捋须道:“老夫个人的评价而已,方贤弟和凯之也可以不接受。”

    话都说了,无论接不接受,以他的名气,足以让天下皆知了,至少在士林,大家提到了陈凯之,就不免提到这个评语了。

    方先生显得有些恼怒,他很少和人红脸,现在却愠怒道:“凯之虽有瑕疵,可是我却以为,王兄这个评语,有失公允。”

    很显然,方先生和陈凯之都不知道,这王之政,就是因为跑去洛阳宫里请命,结果谁料到,金陵的瘟疫起了转折,结果被太后打击报复,很不客气地将京师的这位老先生赶出了京师。

    这一次茶会,这王之政本来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么一出,谁料到这个叫陈凯之的家伙居然自己凑上来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王之政是个很实在的人,惹不起太后,还惹不起你陈凯之吗?

    此时,看方先生气恼之态,他呵呵一笑道:“此子乃是方贤弟的门生,方先生自然偏颇一些,哈,为兄也是无奈,只可惜,这评语乃是为兄心中所想,自然也只好如实相告,若有得罪,还望恕罪。”

    他态度很客气。

    就更让人判定王之政和陈凯之没有什么私怨了,你看,人家和方先生这般的关系,都说出了这个评语,可见王先生是如何的公允。

    方先生震怒,他哪里想到,本来想帮一帮陈凯之,最终却将他害了。

    方先生脸色铁青,狠狠地将茶盏顿在案上,道:“你只三言两语,就可以观人吗?你再言之凿凿,老夫也是不信。”

    王之政眯着眼,却是阴阳怪气地道:“贤弟这话,却是有意思了,老夫不过是品鉴而已,靠的,乃是这一双眼睛,如何品鉴,是老夫的事,倒是贤弟如此护短,太有失公允了,这若是传出去,只怕对贤弟清誉有碍啊。方贤弟,你也算是士林大儒,今日我见你如此,实在大失所望,君子以制数度,议德行;这才是品评的标准,可贤弟如此,只怕在人看来,怕是有失德行了。”

    这番话,就等同于是骂方先生缺德了。

    缺德为何会成为骂人的话呢?甚至在古代,这缺德二字,等同于问候对方女性,这是因为,在这以德治天下的时代,失德二字便是对一个人的人格侮辱,尤其是方先生这样的大儒,一旦被人这样抨击,便会声名狼藉,从此成为笑柄。

    别看方先生平时装逼还可以,可骂人,却实在不擅长,他怒气冲天,却显得说话艰难:“你……你……”

    陈凯之急眼了。

    本身自己得了这个评语,已是糟糕,谁料到连恩师也被卷了进来。

    看着王之政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陈凯之笑了。

    “哈哈……”

    笑得虽然不张狂,却也足以帮助恩师吸引火力。

    众人皆朝陈凯之看去,却见才陈凯之一副怡然自若的样子,哪里像是遭受了什么打击?

    这家伙,是疯了吗?

    其实在座不少人,对陈凯之的印象是颇好的,单单这一次陈凯之除疫,就拯救了无数人,正因为如此,大家多少对王之政的评语有些不忿。

    只是当着王之政和东山郡王的面,却是不好说罢了。

    陈凯之昂首,一脸笑意地看着王之政,突然……他却是叹了口气。

    王之政自然不明白陈凯之葫芦里卖什么药,只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凯之道:“陈生员何故要笑?”

    陈凯之裣衽,而后翩翩有礼地朝王之政一揖道:“学生所笑的是一件事,先生阅人无数,所以下此评议,那么学生敢问,先生所观的都是正确的吗?”

    王之政保持着风度:“倒是幸好,没出过什么差错。”

    陈凯之却是道:“不过学生却以为,先生错了。”

    “嗯?”王之政浓眉一挑,显得不悦的样子。

    陈凯之则是继续道:“若是先生懂得观人,那么理应能观自己吧?”

    “观自己?”

    陈凯之不疾不徐地道:“先生莫非没有看到自己,十日之内,会有血光之灾吗?”

    什么……

    此话一出,满堂哗然。

    这话听起来,都令人感觉有诅咒的意味。

    王之政直直地看着陈凯之,厉声道:“陈凯之,你胡说什么,老夫好心品评你,你却这样口出恶言,你就这样的德行吗?”

    陈凯之却是抿嘴一笑:“不,学生绝非是诅咒,只是学生恰好也懂一些观人之数,学生见先生印堂发黑,似有大凶之兆,所以十日内,必有血光之灾,呀,先生连这个都看不出?哎……看来先生的观人之术,实在……”

    后头的话,有些不忍说出口的样子。

    “哈哈……”王之政反是大笑起来,道:“这么说来,你陈凯之也会观人,而且还认为老夫技艺不如你?”

    听了王之政透着讽刺意味的话,陈凯之却是风淡云轻,语带谦虚地道:“不敢,先生谬赞了,学生只是略通一些。”

    …………

    新书上架,爆更开始了,求月票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