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八十五章 舍命一搏
    

    在早上的时候,严礼强还是平溪郡国术馆的明日之星,被无数人羡慕仰望。

    在中午的时候,严礼强还能拿着皇甫千麒的亲兵信物,出入平溪城的督军府。

    而只是到了晚上,只是短短一个小时之内,严礼强在平溪城中,瞬间就陷入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

    救人的人,转眼之间,就变成了掳掠少女的杀人恶魔,需要挟持人质,才有可能活着离开平溪城,而被他挟持的人质,才是那个真正的恶魔和凶手。

    这不是剧本拿反了,而只是这世间普通的一幕。

    这世间所谓的道理,所谓的公义,很多时候,在权力的面前,屁都不是,至于严礼强这种没有任何背景的升斗小民的身家性命,在权力面前,更是连蚂蚁都不如。

    在强权面前,所谓的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一手遮天,其实,就是一句话或者一个暗示就够了。

    严礼强靠着那豪宅门口的石狮子站着,这个位置,是弓箭之类的射击死角,严礼强看着周围房子的屋顶,那屋顶上面没有弓箭手,这让严礼强稍微松了一口气,叶逍就挡在他前面,只穿着一件衣服的叶公子的身体在风雪之中瑟瑟发抖,在严礼强身边两侧围满了护卫,平溪郡的郡守大人,就在三十多米外的地方,冷冷的看着他。

    那些普通的护卫和军士,都在百米之外,封锁着道路,没有靠过来,这情况,让严礼强连在这里大声喊冤制造一点影响的可能性都没有。

    严礼强苦笑了一下,对方把所有的一切都算好了,根本不给自己任何的机会,还有一个让严礼强有些不解的,是平溪郡郡守大人的反应,面对着伤痕累累,已经成了半个残废的叶逍,自始至终,郡守大人只是皱着眉头,就算是嘴上说要让自己把叶逍放了,但整个人,一直都很冷静,冷静得有些超出常理。

    周围的火把啪啦啪啦的响着,现场的空气沉默又压抑,严礼强没有等多久,严德昌就被送来了。

    从密闭的囚车上下来的严德昌带着铁链手铐,脸上还有一些淤青和伤痕,刚刚走下囚车的严德昌面对着周围刺眼的火光和火光中的重重人影,本能的把手抬了放在眼前,眯起了眼睛,把那些光线遮住。

    “启禀大人,严德昌已经带到!”

    听到身边有人禀告,严德昌才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看清了周围的环境,这里的一切,都让严德昌感觉如此的错愕。

    “爹……”严礼强叫了一声。

    哗啦一声,严德昌想往严礼强那里走去,但身上的手铐却被旁边的两个刑捕拉住,动弹不得。

    “礼强,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这样了?”严德昌震惊的大声问道。

    “爹,郡守的儿子掳掠残杀平溪城中的良家女子,恰巧被我发现,我为了救人,被他们陷害,要置我于死地,我手上挟持的这个人,正是郡守的儿子……”

    严礼强的话,别人听了或许不信,但严德昌一听,就相信了,根本没有一丝怀疑。

    严德昌挣扎着,身上的铁链挣得哗哗作响,他对着严礼强大叫,“不用管我,你自己想办法快走……”

    “要走我们一起走!”严礼强摇头,直视着郡守,“把我爹身上的枷锁打开,让他过来……”

    “你爹今日只是形迹可疑,才被刑捕衙门的人抓住,押到衙门审问一番,暂时看起来问题不大,为发现你爹有违法之处,我现在就能把你爹放了!”郡守大人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只是你今日已经犯法,杀了人,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如果你有任何冤屈,尽可到衙门之中申诉,我一定会查明事实真相,给你一个公道,你先把你手上的人放了再说……”

    不知道的人,听了郡守大人这话,还以为郡守处事公正严明,刚正不阿,说不定就被迷惑了,而严礼强两世为人,哪里会相信这些鬼话,而且他之前就怀疑平溪郡郡守和沙突人有勾结,而从今日自己所见所闻来看,平溪郡郡守和沙突人勾结的程度,有可能比自己想象得还要深。

    “好,那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的事情先且不论,今天这事和我爹没有关系,我爹既然没有什么问题,你就先把他放了,让他离开平溪城!”严礼强依旧平静的说道。

    “你先放人,束手就擒,这就说明你今天之事与你爹无关,我自然会放人,此刻你如此执着让你爹先离开,那本官不得不怀疑,你爹今日入城,或许就是与你约好,你们父子二人,想要一起作案,这人,自然就不能放了,必须要查清楚再论!”

    “礼强,你不用管我,你先走……”严德昌在挣扎着大叫。

    严礼强没说话,只是手上的狗腿稍一用力,叶逍的肩膀上就又多了一个伤口,有鲜血开始流出来,叶逍就大声惨叫了起来,“父亲,救我……救我……”

    “叶逍,你虽然是我的儿子,但我也不能因为你坏了国家法度,徇私枉法,公私不分,纵容重犯在我眼皮底下逃离,我平时就教你要为国尽忠,此刻正是你尽忠之时!”平溪郡郡守一脸大义凛然的环顾着四周,声如洪钟,犹如包青天在世,“众人听我号令,将此人即刻拿下,如敢反抗,格杀勿论……”

    周围的刑捕和护卫听到郡守的号令,一个个互相看了一眼,拿出武器,一步步朝着严礼强围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严德昌突然狂吼一声,就像狂牛一样,壮硕的身子一下子就把他身边的一个刑捕撞飞,然后整个人就像拼命一样的朝着平溪郡郡守扑了过去,整个大喊一声,“礼强快走,今日你若活着离开,记得灭了沙突七部,为你娘报仇……”

    一道剑光闪过,一截明亮的长剑从严德昌的心口背后透出来,严德昌的嘶吼之声瞬间戛然而止。

    在严礼强眼中,天地在这一刻似乎静止了。

    严德昌艰难的抓过头,看了严礼强一眼,鲜血不断从他口中溢出,艰难的说出两个字,“快……走……”

    走字音落,严德昌的脑袋就飞了起来,壮硕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然后一下子倒下。

    叶逍的师傅,那个黑衣人,站在严德昌的面前,面带一丝不屑的冷笑,看着严礼强。

    “爹……”严礼强撕心裂肺的一声狂吼,眼角迸裂,双眼瞬间赤红,他手上一用劲,那抵在叶逍背后的短剑,就瞬间全部刺入到了叶逍的心脏之中,直到没柄,从叶逍的前胸之中透出来,叶逍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瞬间就死了,扑倒在地。

    严礼强没有走,他拿着手上的狗腿弯刀,朝着那个黑衣人扑了过去,拼命了!

    一个叶家的护卫冲了过来,手上的长刀砍向严礼强,那个护卫手上的长刀和严礼强的狗腿一碰,长刀就被严礼强身上传来的强大的力量磕飞了,然后严礼强手上的狗腿一刀砍在了那个护卫的脑袋上,那个护卫的脑袋瞬间就像西瓜一样的爆开,脑浆飞溅得严礼强一身。

    又是一个刑捕冲过来,严礼强步法一错,让过那个刑捕的长棍,然后一刀下去,那个刑捕的一只胳膊就掉在了地上,那个刑捕也扑倒在地上,大声惨叫了起来。

    严礼强犹如疯虎,瞬间杀了两人,伤了一人,周围的刑捕和护卫一时之间,气势竟被严礼强所夺。

    眨眼的功夫,严礼强就冲到了那个黑衣人的面前。

    黑衣人始终带着一丝不屑的哂笑,等着严礼强冲过来,长剑一挑一震,严礼强手上朝着那个人砍出的狗腿就从他的手上飞了出去。

    严礼强狂吼一声,虎啸连环拳的猛虎法相出现在他的身后,他一拳向那个人打去,空中响起一声虎啸。

    拳头打出一半,严礼强就却感觉自己心口一凉,整个心脏一阵剧痛,他低头一看,那个人手上的长剑,已经穿过他的心口的护心镜,穿过他的心脏,将他的一切动作定格,他身上的全部力量,在这一刻,正如泄洪之水,从他的身上飞快的流逝着。

    在这个人手上,严礼强甚至没有走完两招……

    我要死了么……

    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严礼强的心中。

    “再过十年,你或许能在我手下走上几招,现在么,你连武士都不是,在我眼中犹如蝼蚁一样,也来送死么?”那个黑衣人依然冷冷的看着严礼强。

    “啊……”严礼强突然怒吼一声,整个人突然向前一步,让长剑的剑身全部穿过自己的心脏,就在那个黑衣人一愣的时候,他的两只手,已经抓住了那个黑衣人握剑的手腕,然后一下子低下头,用尽全身的力量,一口咬在那个黑衣人握剑的那只右手上,几乎瞬间就把那个黑衣人的右手拇指和虎口相连的部分给完全咬断,分成了两半。

    黑衣人惨叫了一声,一脚踹在严礼强的胸口,在一阵可怕的骨碎声中,严礼强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