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镇墓兽 第四十八章 “赛先生号”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镇墓兽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这天早上,八点钟,齐远山和秦北洋从海上达摩山出发。

    他俩从沪东的虹口,赶到沪西的曹家渡,远远望见高耸的烟囱。刚来上海第一天,秦北洋就想到“华商赛先生机器铁工厂”做工,结果被门房拒之门外。

    这家工厂的老板姓钱,前些天被人绑票,绑匪勒索十万块大洋。家属找到巡捕房,探长无能为力,只能转而向黑道求助。这位钱老板资助过青帮的事业,其实是烧香拜码头求平安,如今在上海地面遭遇绑票,等于青帮被抽了一记耳光。

    欧阳思聪下令齐远山务必把人救回来。秦北洋虽非青帮成员,但已卷入虹口巡捕房大屠杀案,他已别无选择,不能再单纯地做个工匠了。

    “不要让安娜知道!”这是欧阳思聪的最后一句关照。

    齐远山忐忑不安,这种棘手的绑票案,恐怕是欧阳思聪对他的考试。

    钱老板的公子在门口迎接,也是个十七八岁少年,身材瘦小,穿一身干练的工装裤,不像富家少爷。当他看到来人同样年轻,而非想象中的虬髯大汉或老江湖,脸色便不太好看。

    少东家叫钱科,他说绑匪根据地在绍兴会稽山,这伙悍匪常在江浙一带流窜作案,拦路抢劫,绑票勒索,无恶不作,两省的督军都奈何不了。

    齐远山脱下礼帽,装出老成持重的模样,看着机器轰鸣的工厂说:“我们能参观一下吗?或许能找到绑架案的线索。”

    工厂大门开在劳勃生路,从华界绵延到公共租界。设备购买自德国鲁尔区与奥匈帝国的波西米亚,既有小型钢铁厂又有炼焦的化工厂,还能生产五金部件及小型机械。货运依赖苏州河的码头,再由长江运往中国内陆各省。动力采用煤炭蒸汽,故而黑烟滚滚,厂区内如同有无数部蒸汽机的火车头,随时窜出一股白烟把人淹没。说话务必声嘶力竭,否则全被噪音掩盖。齐远山那身擦刮拉新的长衫,已被煤灰弄得肮脏不堪,看着心疼不已。

    秦北洋惊叹道:“工厂名叫赛先生,果然是科学之杰作!”

    “你怎知道?”

    “呵呵……德先生,赛先生,不是如今的流行词吗?”

    “不错,Demod Sce,我们中国最缺这两样呢!”钱科觉得跟秦北洋聊天更有意思,“我家系出江南钱氏,五代十国吴越王钱鏐之苗裔,自明朝起世居湖州,祖上出过三个状元、十二个进士、数不清的举人和秀才。到了我父亲这辈,钻研洋务,实业救国,与南通的张謇先生合资建了这家工厂。”

    “三年前?正好欧战爆发之时。”

    “英法德俄列强都忙于大战,向中国倾销的商品锐减,我们民族资本便有了空间。你看这苏州河边原本都是外国人的工厂,现在也建起不少华商的棉纺厂、卷烟厂和火柴厂,隔壁就是无锡荣家的面粉厂。”

    “看到了。”齐远山踮着脚尖往那边看去,“那可是富得流油的巨商呢。”

    “中国自鸦片战争起连年入超,白银外流,但前年已转为出超,前所未有的大好局面!北方的煤和铁,南方的铜和钨,产量都有大增。据说中国的产业工人,已超过了两百万人。”

    秦北洋知道当今世界最强大的英、德、美三国,都有规模惊人的重工业,若中国有一百家这样的赛先生机器铁工厂,何愁不能自立于东亚,雄飞于寰宇呢?

    三人边走边聊,路过一间高大的仓库,瞥见个被拉长了的椭圆形物体。秦北洋好奇地往里走,发现竟是一艘飞艇!

    跟报纸上的德国齐柏林飞艇相比,所见仍然小了好几圈。艇身涂装赛先生工厂标志,竟是一枚天圆地方的铜钱,恐怕是代表“钱”姓。

    钱科摸着残留油漆味的飞艇吊舱:“这是一艘软式飞艇,载重量比齐柏林的硬式飞艇小很多。本人从小酷爱各种机械,尤其喜欢飞艇和飞机。我雇了好几个外国技师,参考了欧洲飞艇的设计图纸,仿造出了这架软式飞艇,我把它命名为‘赛先生号’。”

    “赛先生号!”秦北洋啧啧称叹,仰望高高的气囊,“天哪!我想起来了,那天在教堂门口,我就看到过这艘飞艇。太漂亮了!你会飞吗?”

    “试验飞行过三次,是他带着我飞的!”钱科指了指仓库里正在喝酒的一个外国技师,“他是美国人,下个月就要去欧洲打仗了。”

    “钱公子,你的爱好太令我们羡慕了。”

    “是吗?我对经商毫无兴趣,我想成为一个工程师,不仅是飞艇,我还想为中国设计一款最先进的飞机。我跟父亲约定好了,明年就让弟弟来继承家业,而我想报名去南苑航校学习飞行。”

    还是齐远山把话题拉回来:“钱公子,还是说令尊的大事吧,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去交赎金呢?我们会全程保护你的。”

    “你们来晚了!”钱科苦笑道,“绑匪只留了七天时间,要是不把十万大洋送到他们指定的船上,我爹今晚就要被撕票。他们心狠手辣,这种事绝对干得出来。”

    “今晚送钱?”

    “父亲是个守财奴,他对我关照过,万一他被绑架,千万不要花钱赎买,就让他被撕票好了。何况,我家所有资产,都在这工厂里头。比如制造这架飞艇,就花光了这两年的利润,连给银行还钱都不够呢,哪里提得出十万块大洋现金。”

    憋了半天,秦北洋说:“交什么赎金啊?干脆直接杀过去营救人质。”

    齐远山深思熟虑后点头:“钱公子,你可知令尊被关在哪里?”

    “绍兴会稽山顶,巡捕房的探长说千真万确,但他们无权去绍兴抓人。至于官府,腐败透顶,兵匪一家,根本指望不上。”钱科看了眼手表,已到正午时分,“撕票时间就是今晚!还剩下六个钟头,我们就算现在坐火车去杭州,再赶到绍兴,最快也得明天早上。”

    “如果坐它去呢?”

    秦北洋拍了拍飞艇吊舱后的螺旋桨……

    午后,新鲜出炉的“赛先生号”小型飞艇,通过苏州河上的驳船,运到上海西郊的空地。

    今日天气晴朗,风和日丽,几朵祥云从海上方向飘来。飞艇已加足燃料,气囊里装满氢气,做完飞行前的保养与检查。比不得巨无霸的齐柏林式,这艘软式飞艇的吊舱狭小,秦北洋和齐远山挤在最后,各自携带一支手枪,大沽造船所的大镜面盒子炮。

    起风了!

    技师示意大家都坐稳了,地面有好几十人在协助起飞,像热气球那样慢慢升空。这块空地原本是墓地,四周是星星点点的坟冢,骨骸与亡魂在地下遥望与祝福。吊舱背后的螺旋桨高速转动。

    一飞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