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牧神记 第八十二章 秦牧的秦
    

    第二天大清早,灵毓秀来到客栈寻到秦牧,向他告辞。

    她还是如从前一般,用鬓边的秀发让自己的脸蛋显得瘦一些,与秦牧对面而坐,点了一壶清茶,目光明亮,道:“大墟是个穷苦之地,不是久留之地,在这里你看到的世界只是一个偏僻荒凉的地方,只有走出大墟,才能见到外面天地之广阔。外面,法术神通,日新月异,延康国师和皇帝有着开辟一个新时代的壮志和能力,现在的延康国的神通法术,正在经历一场大变革!你有胆识,也有潜力,我不想你一辈子都耽搁在这个穷乡僻壤里。我虽是女子,但也想做出一番事业,你若是愿意与我一起离开的话,今天便可以启程。”

    秦牧怔了怔,跟随这女孩去延康国吗?

    他倒是很想走出大墟,去外面历练一番,大墟太危险,现在的他根本没有实力去探索大墟,即便是村长这样的存在也不曾走遍大墟。

    现在的他需要历练。

    大墟外的人们都是进入大墟历练,而他却想去大墟外历练一番,灵毓秀的邀请让他很是心动。

    尽管延康国师很想统治大墟,占领这里,但是秦牧却并没有对他产生恶感,相反,他对延康国师很是敬佩。

    延康国师能够做出如此大的变革,将其他门派收为己用,共创绝学,推动法术神通的进步,这等心胸,这等才华,都令人佩服。

    他想去外面见识一下这样风华绝代的人开创的新时代,开创的新绝学。

    “你住在哪里?”秦牧问道。

    “京师。”灵毓秀道。

    少年想了想,笑道:“延康国的京师,我一定会去,你先回京师,我去了便会找你。”

    灵毓秀皱眉:“你不跟我一起走?”

    秦牧头疼道:“我家的家长规矩大,必须要通过他们的考验才能离开家门。我家九个家长,要过了九关,才能许我出去历练。”

    灵毓秀吃惊道:“以你的本事也无法通过考验?”

    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秦牧提刀,一刀斩杀傅庭岳,着实惊艳,要知道傅庭岳乃是镶龙城第一的武者,虽说镶龙城的第一,放在延康国算不得什么,但秦牧的实力已经可以说在灵胎境出类拔萃,在她看来进入前十绝对没有问题。

    然而这样的本事也通不过秦牧家长的考验?

    “我家的规矩比较严。”

    秦牧羞愧道:“我要通过九关才算成年,但是至今一关未过。”

    “那么,我在京城等你。对了,延边那里有视镜守护,你若是经过延边,须得小心。”

    灵毓秀起身,正要向外走,突然又停下脚步,似笑非笑道:“我送了你一块香帕,你不回送我些什么吗?”

    秦牧连忙翻了翻身上,没有找出值得赠送的东西,想了想从背上将大铁锤摘下,送了过去。

    灵毓秀哭笑不得,咬着红唇:“你便送女孩子大铁锤?”

    秦牧挠头,把杀猪刀取了下来,又取出竹杖,笔墨,还有一袋子龙币,讷讷道:“你挑个喜欢的……”

    “算了算了,还是大铁锤吧。”

    灵毓秀头大,拎着大铁锤,走出客栈。客栈外,诸多神通者守在大门两旁,秦飞月牵着骏马站在那里,见到灵毓秀走出来,诧异的看了看她手中的铁锤,心中疑惑,却不便多问,连忙道:“楼船已经备好,请七公……七公主上马!”

    灵毓秀翻身上马,冲着客栈里瞠目结舌的秦牧眨眨眼睛,吐了吐舌头。

    秦牧怔然,吃吃道:“你、你……”

    “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个胖胖的肥七公子!放牛的,咱们京城再会!”

    灵毓秀咯咯一笑,声如脆铃,一手拎着大铁锤,一手甩着马鞭拍马而去。

    秦牧愕然,捏着手中的香帕说不出话来。秦飞月挥了挥手,让诸多延康的神通者快步高呢上灵毓秀,自己向客栈中看了一眼,然后走入客栈,在秦牧面前坐下,直视秦牧,目光雪亮,道:“你姓秦?”

    秦牧定了定神,将灵毓秀竟是“胖胖的肥七公子”这件事带给他的震惊压下,颔首道:“将军也姓秦。我听到别人称你为小秦将军。”

    “天下之大,姓秦的有很多。”

    秦飞月为自己斟茶,淡然道:“有些人天生命贱,出身就是贫贱,有些人天生命贵,出身就是富贵,姓秦,并不能代表什么。你虽然姓秦,但你是弃民,大墟中的贱民。小兄弟,不要有过多的妄想,你高攀不起的。”说罢,他端茶一饮而尽,留下一块金锭,转身向客栈外走去。

    “小秦将军,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秦牧站起身来,也走出客栈,客栈老板连忙走出来,躬身侍立:“公子要回去了?”

    秦飞月微微一怔,本以为客栈老板是在叫他,没想到客栈老板却是向秦牧施礼。

    “外人面前,不必多礼。”

    秦牧摆了摆手,环视四周,浩浩镶龙城,巍峨建筑,繁华昌盛。

    这里,是他的城!

    他向城主府走去,到了赌坊门前,一众大汉躬身道:“公子!”

    他经过青楼,青楼的老鸨带着女儿们躬身,异口同声道:“公子!”

    他经过书坊、花市、菜市、肉铺、酒楼、古玩、器皿、药店、铁匠铺、兵器铺,一个个身影走了出来,纷纷向他躬身。

    “公子!”

    “公子!”

    “公子!”

    ……

    秦飞月皱眉,看着秦牧这一路走到镶龙城的城主府,城主府的大门开启,镶龙城主傅云敌哈哈大笑,迈步走出,迎了上来,吩咐左右道:“没眼界的,还不赶快叫公子?”

    守门的神通者纷纷躬身,声音洪亮:“公子!”

    “从今往后,这整座城,都是咱家的!”傅云敌哈哈笑道,与秦牧走入城主府中。

    秦飞月大皱眉头,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不知为何傅云敌会与杀子仇人如此谈笑风生,仿佛傅庭岳不是他的儿子,而秦牧才是他的儿子。

    他更不知道秦牧又是如何傍上了傅云敌这条大粗腿。

    “山野莽夫,只配在市井称王,永远也上不了庙堂。”

    他转身离去,待走到城门前,突然身躯微震,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回头难以置信的看向这条主街道尽头的城主府。

    “造化天魔功!教主夫人!”

    他定了定神,转身离去:“傅云敌,已经死了,被扒皮了,城中的傅云敌就是天魔教的教主夫人!镶龙城,已经易主了。恐怕傅云敌麾下的那些神通者也被全部换掉了,换成了天魔教的神通者,整个城中,都是天魔教的人!幸好国师被那艘大船拦住,否则……”

    他不禁打了个冷战,教主夫人披着傅云敌的皮囊,倘若延康国的大军悉数入城,这位教主夫人以及其同党捣乱的话,只消摧毁镶龙城的龙柱,便可以将延康国的军队一网打尽,让延康国元气大损,甚至一蹶不振!

    他回头看了看镶龙城,这里已经换了主人,不是他或者延康国能够叱咤风云的地方了。

    这座城,已经姓秦,同样姓秦,却是秦牧的秦,不是他的秦。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