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不朽道尊>不朽道尊 第二十六章 算计与反算计

不朽道尊 第二十六章 算计与反算计

    天才壹秒記住『wWw.chuxniaosh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岳池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跟常平正面对战,因为那跟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用毒无疑是最好拉近他们两人之间实力差距的最好方法,好在常平一直没有把他放在眼中过,而是将他当做一团可以任意拿捏的橡皮泥,所以他才有机会在对方的眼皮子低下,做了那么多的布置。

    当然了,这一切大部分都得归功于系统。要不是这该死的系统,他也完不成自己计划最关键的一环,那就是毒药的制作。

    在常平毒性发作之后,岳池跟他正面对决的方式,就是拖延时间。因为他知道,对方处在中毒状态之下,自己拖的时间越久,对自己这边就越是有利。

    看着常平身上已经被鲜血打湿的半边身体,岳池终于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当他手持长剑靠近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决定跟常平决死一战了。

    “结束吧。”

    常平看着岳池的靠近过来的身影,口中吐出这三个字,同时他身上生死劫力开始扭曲缠绕而出,化为一道道劫力藤蔓,开始张牙舞爪地在虚空中伸缩不定,让周围的森林顿时变得诡异阴森起来。

    不仅如此,常平身上突然涌现出一股惊人的杀意,无形的煞气犹如狂潮一般直冲九霄,瞬间漫过这片山林的一草一木,充斥着这一整片天地。

    岳池如临大敌,顿时就停下了脚步。他没想到常平到了这个时候,还敢将不要命的催动劫力,嫌自己死地不够快么?!他心中却是凛然,知道常平多半是要爆发潜力,要跟自己挣命了。

    在对方渐渐变得狂暴的威压之中,岳池只感到头皮发麻,突然,一股煞气浪潮涌来,让他踉跄着倒退数步才稳住身形,神色变幻不定。这么长的时间,他见常平出手的次数寥寥无几,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绝招暗手傍身,现在的他被自己方才那一剑彻底激怒惊醒,就要拿出底牌,好短时间内结果了自己。

    岳池不说话,凝神戒备,他这一次没有转身离开,不仅是因为石灰粉已经用完,更主要是他已经被常平的神念锁定,再想想用撤退的方式拖延时间已经是不可能了。

    “我只教过你生死决,这“生死如鬼”我却还没教过你吧。你都要死了,让你见识见识也好。”

    常平的声音不大,但却在岳池耳边嗡地响起,带着一股子傲然的味道,显然对他自己即将施展的这一招很是自信。不过他此刻身上的气势,跟那时与那名刺客对战时,已经弱了十倍不止。看来,常平觉得他接下来要施展的这个什么“生死如鬼”足够斩杀他,所以才是这种傲然的姿态。

    岳池的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打着十二分的小心,准备在常平攻击释放出来之后,好第一时间做出应变。

    接着,岳池却是吃惊地微张了嘴巴。

    只见常平身体中涌出来的黑白两色的劫力,不再向四面延伸,而是开始收缩,直接在缠绕在他的身体表面,形成一道道黑白两色的纹路,显得诡异之极。而且那些劫力藤蔓还从他右手上伸出,仿佛又生命一般缠在了那柄大刀之上。顿时,那柄大刀就燃烧起黑白两色的火焰来,而空气中立刻就弥漫起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不仅如此,更让人吃惊的是常平的身体,原本他的身体就很是魁梧,此刻更是飞快的膨胀起来,犹如傍晚战斗的时候一样。他整个人在几个呼吸之间,就涨大了一大圈,仿佛一个小巨人一般,浑身的皮肤散发出晶莹的黑色光泽,仿佛他的身体是黑曜石构成,给人一种厚重的坚不可摧之感。

    “这特么是什么鬼功法?”

    岳池喃喃揶揄了一句,一颗心却是高高提起,不由地紧了紧手中的长剑,只感觉自己的背脊冷汗直冒。遇到这样的情况,他的上辈子的战斗经验已经完全没了作用,而这辈子的记忆中战斗经验也是少地可怜,对方有着这么磅礴的威压以及诡异的功法,岳池只感觉自己嘴里发苦。只能随机应变了。

    岳池心中虽然警惕和吃惊,但他表面上仍旧是面无表情,双眼幽冷,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仿佛对周遭的一切都全然没有放在心上。

    常平望着岳池不为所动的神情,他心中不禁更是恼怒,同时也担心对方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绝招没有使用。随即他就直想摇头,面前这小子的手段已经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但也仅仅只是到了这种程度,自己绝招都用上了,还能出什么差错。不过此时,他最想看到的是岳池一脸惊慌失措,痛哭流涕,乃至跪地向他求饶的模样,如此他的心才能得到一些宽慰。

    “小畜生,你浪费了我十一年的时间,早就该死了,可你知道么,你那桀骜的性子当真惹人厌烦。”到了决定生死的时候,常平说出了他早就想要说的话,“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孩,竟然能生死劫下坚持一年的时间,你凭什么……”

    “哦!因为自己做不到,所以心生妒忌,进而产生杀意吗?”岳池突然出声,打断了常平的话,他嗤笑道,“呵呵,在你身上,我看到了愚蠢以及卑劣的人性。桀骜,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会继续保持这个优点的。”

    岳池之所以开口,是打算用言语挤兑对方,看看能不能让常平心神动摇,让他找到一丝破绽。让他好拜托对方的锁定。

    可惜,完全认真起来的常平是恐怖的,他浑身上下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并且随着两人的对话,他已经完成了蓄势,身上气势猛地一鼓,骨骼发出咔咔的声音。

    常平神色冷峻,阴冷的目光扫射过来,犹如一条森林见盯住了猎物的毒蛇,随后他身形一跃,犹如一头巨大的黑色暴龙一般,而那柄大刀,就是暴龙最尖锐的獠牙,对着岳池当头噬下。

    岳池的目光一直注意着常平的脚步和肩膀。若要移步,脚必先动,若要挥刀,肩必先动,常平虽然修为比他高了一个大境界,但也脱不开人体的运动规律。所以在对方动弹的一瞬间,大刀破空斩来的同时,岳池的身形也同时动了,长剑在空中荡起一道流光,直直地刺向常平的咽喉,打算围魏救赵。

    眼前一点寒芒闪现,眼见如此,常平却是不闪不避,他心中反而惊喜,口中爆喝:“死!”大刀舞空,当头下斩,看样子,他竟是打算将岳池的长剑连带他手中的一齐斩成两半!

    没有真正面对一个强过自己太多的对手,你就不会知道,抢得先机,其实没有什么用,最终还是力量的对决。

    这一刀,好似闪电,突然出现在虚空中,足以撕裂撕裂一切,杀气弥漫了岳池身周天地!

    面对这样威势的一刀,岳池脸上未见丝毫惧怕之意,他猛地将手中长剑稍稍回撤,然后一剑朝着大刀点去。

    “轰!”“咔嚓!”

    岳池只感觉身体巨震,刚接触那大刀的前端,就感觉到一股大力涌来,虎口顿时崩裂,手中长剑在断裂中猛地脱手飞出。

    而大刀的刀势依旧不曾顿滞分毫,继续下劈而来,常平的脸上露出了嗜血的狞笑,

    就在这绝大危境中,岳池脸上依旧平静如水,他催动灵气,脚下一错,身形顿时变得模糊起来,接着他整个人好似化为了一片轻柔柳絮,竟然被那刀风吹地飘了起来,在刀势轰然下压之中,向着一旁冲去。

    “轰!”

    这蓄势一刀轰击在地上,爆发出一声巨大的轰响,将方圆数丈内的大树轰地倒在地上,而原地,依旧多出了一个直径四五的大坑。

    烟尘消散,常平木然这一张脸,冷冷地吐出四字:“飞灵抚风!”

    岳池此刻也已经转过身来,突然,他畅快地笑了:“好大的威力啊,只是,这样的攻击你能施展几次呢?哈哈哈……”

    手机用户请浏览m.chunxiaosh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