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九十六章:接诏
    

    这一趟做了一回小英雄,陈凯之的境遇得到了极大的改观,不过即便如此,他却依旧每日按时去方先生那读书,照例还去府学里上学。

    读书已成了他的习惯,正因为读书,方才能更加深刻地理解大陈朝的历史,以及各种风土人情,更不必说,还有它的内核。

    每一个王朝,都有其铭刻在骨子里内核,比如大陈朝,虽然沿袭了大汉的道统,可大陈朝的太祖高皇帝,据说只是一介寻常的百姓,却能突然崛起,短短十年,平定天下,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太祖皇帝,据说创造了无数的奇迹。

    自然,陈凯之对于经史,却是不敢深信的,对于这些事迹,他也绝不会去深究,只是在学习的过程之中,心里渐渐有数罢了。

    这一日,他照旧清早起来,预备动身去县学拜谒恩师。

    谁料刚走出家门,便见到迎面来的宋押司。

    宋押司边走到他跟前,边道:“凯之,凯之。”

    平时若是县里有事,都是周差役来传命的,宋押司是县公的左右手,事务繁忙,怎么他今日来了?

    陈凯之微微皱眉,心里倒是颇为周差役担忧,莫非周大哥病了?

    等和宋押司见了礼,却见宋押司平时不苟言笑的脸上竟是平添了几分喜意:“凯之,先恭喜了,朝廷来了钦使,要颁恩诏,快随老夫去县衙接旨。”

    恩诏来了?

    陈凯之倒是早就想过有这个可能,这事自然是不能怠慢,连忙随宋押司动身。

    路上,陈凯之道:“这防疫的事,都是太祖高皇帝的功劳,太祖高皇帝居功至伟,学生不过是跑个腿罢了,如何有恩旨来?”

    宋押司却是奇怪地看着陈凯之道:“怎么,你没看那奏疏?”

    陈凯之讪讪道:“县公想请学生看,学生怕此事传出去,会对县公官声有碍,说县公因私废公,所以拒绝了。”

    宋押司含笑道:“奏疏乃是老夫草拟的,这里头,虽是太祖高皇帝居功至伟,却是没少为你润色。”

    宋押司似乎兴致勃勃,更乐于和陈凯之亲近,于是道:“这草稿,老夫现在还记忆犹新,不妨老夫念你听听。”说着他一面和陈凯之并肩而行,一面声情并茂的念起来。

    陈凯之一听,卧槽,宋押司有写玄幻小说的天资啊。

    转眼,二人到了县衙,便见这衙外,竟有明光铠的禁卫持戈卫戍。

    宋押司先行进去通报,过不多时,便有人请陈凯之进去,入了大堂,有内官板着脸道:“陈凯之,接诏。”

    陈凯之读过书,晓得礼法,只得心里不情愿地拜倒道:“臣江宁县秀才陈凯之接诏。”

    内官郑重其事的举了诏书,念道:“敕:兹有秀才陈凯之者,助太祖高皇帝平定瘟疫,虽无尺寸之功,却有风霜之劳……”

    呃……有点尴尬啊。

    陈凯之脸色不太好看了,什么叫虽无尺寸之功,这功劳虽然是都按在了太祖高皇帝头上,可也不至于说这样伤人心的话吧。

    这内官继续念道:“况乎该生尊师贵道,此大德也,念其曾供太祖高皇帝梦中驱策,且受太祖高皇帝言传身教,特此颁赐太祖高皇帝遗物一件!钦此。”

    来的时候,陈凯之的心情其实还算不错,本还想着改善一下生活,既然是有赏,皇家理论上不会小气,谁料居然送来个遗物。

    陈凯之脑子有点发懵了。

    那内官却是郑重其事地将诏书恭送至陈凯之手里。

    陈凯之接过,打开看了看,心里想,怎么令他感觉像是上一世学校里颁的小红花或是好孩子奖状一样?

    随后,一个宦官提了一方锦盒来,看上去这盒子颇沉,显得很费力的样子,将盒子交到了陈凯之的手里。

    陈凯之接过了盒子,也不揭开,而是谢了恩,那内官却是站着不走。

    陈凯之晓得他的意思,多半是想索要一点好处,想了想,叹了口气,太监真特么的腐败啊,咬了咬牙,取了自己的全部家当,总计三十七文钱,颠了颠,很不舍地道:“公公辛苦,喝口茶水吧。”

    这内官见陈凯之识趣,起先还如沐春风,一看这铜钱,脸就变了,大义凛然地大袖一甩,道:“拿开,谁要你的钱,咱是办皇差,尽忠职守,职责所在。”

    还是个清官,陈凯之啧啧称奇,正好,钱省了,晚上可以加一个鸡蛋吃,便一副由衷感激的样子道:“公公两袖清风,学生佩服。”

    内官只得悻悻然地走了,显然也懒得跟这种书生计较。

    陈凯之抱着锦盒,问宋押司道:“不知县公在不在?”

    宋押司道:“县公下乡去了。”

    陈凯之道:“本想拜谒,既然不在,学生就回了。”

    抱着锦盒,回到家中,关了门,赐书一本,这锦盒理应比书值钱吧。

    不管如何,陈凯之还是颇为好奇的,打开了锦盒,里头果然躺着一部书,只是……这书说来也怪,质地古朴,可一摸,不像是纸张,质地颇为坚硬,陈凯之取了书,书面上苍劲的‘文昌图’三字。

    文昌图……却不知是什么样的儒家经典。

    陈凯之随手翻开,不禁哑然失笑。

    里头的文字嘛,有点玄乎,颇有几分道家的玄学,字句呢,生涩难懂。

    不过听诏书里说,这书……乃是太祖高皇帝的遗物。

    嗯?

    陈凯之猛地想起文昌图的典故来了。

    这是他从经史中太祖实录中知道的故事,太祖死时,就留下两样东西,还专门颁了遗诏,除了一柄剑,便是这部书。

    这书……难道有什么不同吗?

    陈凯之愈发的觉得蹊跷,当然,朝廷对此,是有解释的,所谓的书剑,太祖的深意便是,让子孙们一手持剑,慑服不臣,一手持书,教化天下。

    这解释,没毛病。

    而教化天下的书,便是这部《文昌图》了。

    莫非,是有文道昌盛的本意吗?

    陈凯之哂然一笑,今日怕是不能去上学了,索性安心坐下,捧书来看。

    可是越看,陈凯之就更加的觉得蹊跷了。

    还是觉得不对劲呀,若是文道昌盛,可是这书里,除了生涩难懂的玄学之外,并无所谓的经史啊,这书名为文昌,倒更像是杂书,太祖你老人家逗我陈凯之是吧,按照大陈的儒学大家的说法,这部书,简直就是杂书嘛,拿这个来自诩文昌,难怪后世的皇帝,都将这所谓的遗物,束之高阁了。

    可陈凯之越是如此,越是好奇,他一遍遍看下去,越看越觉得匪夷所思,因为一开始,这文字生涩难懂,可是看着看着,若是后文联系前文,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些奇妙的联系。

    这一部书,也不过六七万字而已,陈凯之足足花费了一天的时间,便将整部书看完。

    而后,他就陷入了思索。

    似乎这书……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