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牧神记 第七十九章 大墟牧日者
    

    村长、药师等人纷纷向他看来,心中纳闷,药师好奇道:“牧儿,你见过这艘船?”

    “在大墟地理图上见过……”

    秦牧也是身心震动,这个看起来像是船的大家伙,应该就是他在镇央宫中的地图上看到的太阳船!

    他原本看到太阳船这个词,还有些纳闷,不知道为何叫做太阳船,而现在他知道了。

    太阳船,就是拉着太阳的船!

    而太阳,应该就是被这艘太阳船用锁链拉着的那个大黑球。

    这个大黑球,应该是熄灭的太阳。

    想来在大墟的黑暗降临之前,这里必定有着一艘太阳船拉着一颗燃烧的太阳在大墟的土地上穿行!

    秦牧怔然,为何太阳船拉着的那轮太阳会熄灭?

    既然太阳船是拉着太阳,那么地图上记载的月亮船呢?是否是一艘大船拉着月亮?

    还有,太阳井是什么地方?月亮井呢?

    轰隆,轰隆。

    那艘太阳船正在向这边走来,这艘大的不可思议的巨船竟然长着腿脚,像山峰一般粗细的腿脚,也是由熔岩组成,甚至可以从熔岩与熔岩之间的裂缝中看到火光。

    那些火光是岩浆,仿佛太阳船的血液。

    这艘巨船长着二十四条腿,对应二十四节气。

    它的腿脚看起来很粗壮,但是迈出一步却可以走出六七里的距离。

    这个庞然大物出现在眼前,还是极为震撼的。

    聋子看着哑巴,哑巴目光狂热,在那里比划,聋子道:“那不是真正的太阳,而是黑暗降临之前,那个时代的人们炼制出来的宝物,哑巴,我觉得你说得对……”

    巨大的太阳船越来越接近镶龙城,空气也是越来越燥热,秦牧仰头往上看,几乎看不到这艘船的顶端。

    船太大了。

    上面金碧辉煌的宫殿落入他的眼帘,看起来很正常,但是距离这么远还能觉得正常这就很不正常了,想来如果走到跟前,这些宫殿一定也是非常庞大,成年人站在里面一定很是渺小。

    “那里是给神族居住的地方。”

    村长轻声道:“我听闻他们叫牧日者,他们的神叫做太阳守。”

    “牧日者?”

    众人都是微微一怔,村子里居住大墟最久的便是村长,他来到这里已经有好几百年了,知道的事情也是最多。显然他听说过太阳船,也知道一些隐秘。

    “不知道这艘船上是否还有牧日者的后代?船上是否还有太阳守?”村长低声道。

    太阳船从镶龙城旁边走过,迎着延康国的千军万马走了过去,这幅场面太宏大,太壮观,以至于军队忘记了前进,无数士兵傻傻的仰望这个庞然大物。

    太可怕了,太震撼了。

    噗——

    太阳船的一条腿落下,雄壮如同山峰的腿脚将不知多少士兵压成烂泥,而这艘船的腿脚再次抬起时,下面已经被踩出了一个小湖泊。

    “快逃命啊——”

    有人这才反应过来,尖叫着向后逃去,而后面的士兵还未反应过来,于是人挤人人压人,相互践踏,等到后面的人反应过来,想要四散而逃,已经来不及了。

    这艘巨大无比的太阳船沿着延康军队行进的道路向延康国的边境走去,一路上踩死了不知多少士兵,任由那些将领的神通、飞剑落在它的身上,也不能撼动这艘大船分毫。

    延康国的两路大军并成一路,人数极多,此刻想逃也是无路可逃,即便有神通者腾空而起,也被太阳船抬起的腿脚撞在身上,像是撞死一只苍蝇一般简单。

    巨大的太阳船不断移动,沿途踩死撞死不知多少将士,那位路将军奋尽全力向太阳船攻去,也不过是蚍蜉撼树,无法撼动这艘大船分毫。

    延康延边雄关,一道道剑光飞出,斩向巍峨船山,火光四溅,但也无法伤到这艘太阳船。而宝剑收回之后,延边雄关的强者不禁脸色剧变,他们的剑竟然被烧得赤红,甚至开始熔化!

    延边雄关中,数万神通者作法,掀起狂风暴雨,雷云滚滚,但还未来到船边,便被高温散去。

    ——太阳船拉着的虽然是熄灭的太阳,但毕竟是太阳,火力实在太强。

    这艘船十二条腿,行进速度很快,没多久便来到延边雄关前方,咯吱,咯吱,刺耳的声音传来,太阳船渐渐停下脚步。

    然后空中传来嗡嗡的声响,那颗黑色的太阳随着惯性漂移,险些飘入延康国的国境。

    延边雄关中的无数将士呆呆的仰望,看着横在雄关前的庞然大物,延边雄关巍峨壮观,但是比起眼前的这个难以想象的巨物来说那就显得十分渺小了。

    有些将领面色苍白,身躯颤抖,几乎无法站稳,而边关中的那些士兵尽管是武者和神通者,但也被面前的景象吓破了胆。

    “黑暗降临前的生灵,创造出的太阳船的确非同凡响。”

    延康国师站在楼台上,仰望太阳船,这艘瑰丽的大船给人无以伦比的压迫感,即便是他,也有些心悸。

    那太阳船的顶端,华丽的宫殿前方,他看到有人影立在那里。

    他抬头仰望,看向那轮黑色的太阳。

    虽然这轮黑色太阳不如真正的太阳那般巨大,但还是震撼人心。可想而知倘若这轮太阳重新点燃,将会是何等壮观的景象!

    这轮太阳虽然熄灭了,但是让延康国的军队去与这样的庞然大物碰撞,无异于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他感觉到了神的气息从太阳船上传来。

    “竟然还有活着的天神,神秘的大墟,还是轻易不能踏足啊……”

    延康国师抬手,下令道:“传令,退兵,五十年内不再踏足大墟!”

    他的身后,各路将领心头微震,立刻将命令传下。

    延康国师抬头,目光落在那些宫殿上,低声道:“太阳船不可能永远的保护大墟,天神也会死,牧日者也不过是没落的种族而已。五十年后,我延康国应该可以有一统大墟的伟力,现在不易以硬碰硬。”

    他转身走下城楼。

    城中传来急促的敲钲声,延边关外的将士听闻鸣金声,一个个如释重负,纷纷向延边城关跑来。

    而那艘巨大的太阳船也徐徐抬起脚步,调转方向,轰隆,轰隆,向镶龙城走去。

    过了不久,延康国的残军返回边关,而这艘太阳船也来到镶龙城的边缘,秦牧抬头仰望,巍巍大船,擎入苍天,拉动一轮黑色太阳,这种场面梦中也没有出现过。

    太阳船顿住,二十四条腿缓缓弯曲,缓缓的跪坐下来。

    龙柱上,众人面色古怪,这艘太阳船不像是一艘船,竟然像是一个长着二十四条腿的生灵!

    这艘船距离镶龙城如此之近,让城中热浪滚滚,连城墙都被烧得通红,似乎要熔化一般。

    它没有立刻离去,想来是等待延康国大军彻底退走。

    “这上面还有太阳守吗?”秦牧喃喃道。

    “有,我感觉到了神的气息。”

    村长面色凝重,道:“延康国师知难而退,几十年内都不会轻易踏足大墟。屠夫,你把你的刀意收走,否则龙柱坍塌这里便要毁了。”

    屠夫点头,抬头仰望太阳船,兴奋道:“我们为了这一战准备已久,延康国师却被太阳守吓退,没能与这老小子干一架!咱们不如上船,跟神干一架!”

    众人面色古怪,各自摇头,这疯子真是胡闹,倘若这上面真的还有太阳守,屠夫跑过去跟太阳守干架,凭他的上半身,多半会被碾死。

    村长等人下了龙柱,秦牧抬头仰望,目光闪动,很想爬上这座瑰丽的太阳船,上去看一看这艘船上到底有什么。

    “到底是怎样的时代,能够制造出如此庞大的东西,还能拉着太阳行走?”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那太阳船的船头斜斜垂了下来。

    秦牧呆滞,只见那硕大无比的船头与镶龙城差不多大小,就这样斜斜的垂下,仿佛极为轻灵,没有任何重量一般。

    这时,他看到船上的景象,那里竟然有山有水,有花有草,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大殿耸立,宛如神仙圣地一般,那里还有许多身材高大的人,药师已经算是魁梧,但是放在这些人面前只能算是顽童。

    秦牧估摸一下,这些人只怕身高十丈起步,与天魔教的力士相比不遑多让。

    奇怪的是,尽管船头垂下,但船上的湖水竟然还是平的,并没有倾倒出来。

    “你的玉佩,很奇怪,有神圣不凡的气息……”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