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九十四章:大吉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金陵的急奏终于还是来了。

    想必这时候,瘟疫已经开始蔓延,天瘟开始肆虐了。

    许多人的脸上都沉了下去,也有人心里活络开了,这一场天瘟,无疑会给整个洛阳带来一场极大的震动。

    赵王殿下面沉如水,其余的大臣们也都露出了忌讳莫深之色。

    听到急奏二字,太后的心一紧,她最害怕听到的,怕是陈凯之的噩耗了。

    呼了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般,太后抿了朱唇道:“念吧。”

    内臣行了大礼,方才战战兢兢地站起,这可不是好差事,若是传来巨大的噩耗,自己就极有可能不幸地成为出气筒,他身如筛糠,轻轻地揭开了奏本,方才结结巴巴地道:“臣江宁县令朱子和禀奏:是岁,月初,天瘟肆虐,江宁县告急,臣忧心如焚,竭力防疫……”

    殿中的人,个个仿佛失去了呼吸,一个个木然不动。

    这内臣又道:“不足数日,天瘟愈演愈烈,金陵内外,感染者数百过千,此等凶疫,臣等虽竭尽所能,亦难以遏制。”

    “滋有江宁县生员陈凯之者……”

    啪嗒……

    太后听到了陈凯之这三个字,方才还气度雍容,却是猛地色变,脸色苍白如纸,手中所捻着的玉佩失手落地,太后觉得天旋地转,红唇几乎要咬破了。

    说也奇怪,内臣开始还念得磕磕巴巴,心里极是恐惧,可是他继续看下去,一下子,精神一震,面色红润起来,声音顿时提高了少许,昂首扩胸地道:“兹有江宁县生员陈凯之,其恩师染疫,乃孤身入了疫区,当日,突得一梦,梦中竟得太祖高皇帝陛下亲临。”

    嗡嗡……

    本来所有人以为,这个陈凯之理应就是替罪羊。

    可谁料到,后头竟然还有这样的操作,你特么的开始讲故事了,而且还特么的是玄幻故事?

    大殿之中,立即传来了窃窃私语。

    “太祖高皇帝感念陈凯之为救恩师,当夜,疫区之上,突闻仙乐阵阵,天上五彩祥云频现,便见太祖高皇帝,驾驭龙车乃降。乃曰:我朝以孝治天下,陈凯之舍身救师,正合吾意,吾问天瘟降世,为祸人间,不忍子民侵害,乃传授陈凯之治瘟之法,于是陈凯之一梦醒来,太祖高皇帝已驾龙车而去,翌日,陈凯之依法施救,疫区染病的百姓,无一不得以康健……”

    太祖高皇帝出现了……

    这……是笑话吧。

    国朝五百年,各种所谓的仙人下凡的事,可谓不胜枚举,可绝大多数,都是装神弄鬼。

    这种东西,骗一骗无知百姓也就罢了,就如同祥瑞一样,朝中的大臣,哪一个不知道祥瑞是怎么回事?他们不只知道,自己还炮制呢,长颈鹿他们敢说是麒麟,鳄鱼敢说是水龙,蛇虫敢说是蛟龙,天上出了一朵特别的云彩,哎呀呀,这是奇迹啊,是国家大兴的征兆啊。

    江宁县令这一套把戏,可谓是班门弄斧。

    赵王只面上带笑,露出不屑之色。

    倒是那钦天监的监正曾玉厉声道:“真是可笑,简直就是一派胡言。若是太祖高皇帝托梦,何不托梦给太后,不托梦给我等老臣,何故要托梦给一个小小生员。”

    钦天监,乃是这一行当里的正统,几乎所有的祥瑞,都是需钦天监来认证的。

    曾监正,便是AV界里的鉴黄师,属于权威机构里的权威人员。

    这内臣则是继续念道:“不几日,金陵各县按该生药方,天瘟尽去!”

    什么……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天瘟……没有了?

    太后一听陈凯之无恙,再听天瘟已除,竟是愣在当场,骤然失态。

    “大吉,大吉啊!”姚文治第一个反应过来。

    天瘟尽除,那么就不是装神弄鬼了,你装神弄鬼来看看?

    现在,牵涉到了太祖高皇帝。

    此前坊间都在流言,说这陈凯之妖言惑众,一个洛神赋,才引来的灾祸。

    那么,若是此人是妖言惑众,太祖高皇帝,又怎么可能专门托梦给他呢?

    难道太祖高皇帝,连这样的识人之明都没有吗?

    因为陈凯之救师,这救师,便是忠,便是孝,这是大陈朝推崇的至高美德,所以,太祖高皇帝托梦,这既是因为被陈凯之所感动,那么还有一个缘故,就是因为太祖高皇帝爱民啊。

    与其说,这江南的百姓,是被陈凯之救的,不如说,这是太祖高皇帝救的。

    姚文治大喜过望道:“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太祖高皇帝,圣德齐天,臣等,国家稍有凶兆,太祖高皇帝好生之德,消除灾厄,臣……感激涕零……”

    说罢,他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那钦天监的曾监正,却是呆住了。

    卧槽,这还怎么反对?

    虽然他身为钦天监的监正,可是现在也明白,无论这个所谓的祥瑞里有多少匪夷所思,同时值得怀疑的内容,他也不能反对了。

    其一:天瘟居然真的控制住了,若非神迹,如何解释。

    而真正可怕之处就在于,这事牵涉到了太祖高皇帝,这个版本的祥瑞里,是太祖高皇帝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你反对看看,打不死你!

    不等他反应过来,赵王殿下已是拜倒,道:“儿孙们不孝,惹来这等祸事,总算高皇帝显灵,为人子孙,乃至天下臣民,无不怀念太祖大德。”

    百官们轰然的拜倒,纷纷称颂。

    太后只感觉一阵眩晕,至今还没有回过劲来,所谓关心则乱,这些日子,她每每想到自己的儿子身在水深火热之中,早已忧思不已,可又不得不一直掩藏着自己的情绪。

    可现在……陈凯之竟还活着。

    居然还得到了太祖皇帝的托梦。

    是啊,太祖皇帝为何托梦呢?为何不托梦给赵王,不托梦给其他宗室……这……这……

    她激动得颤抖起来,这不就证明了凯之就是陈无极,而陈无极,乃是真正的龙子龙孙吗?

    她心里激动不已,踏足走了一步,身子竟是摇晃,边上的宦官眼明手快,连忙将她扶稳。

    “这个孩子,品行倒是很像先帝,先帝待人宽厚,而凯之为了救自己的恩师,居然敢冒这样的风险,真是个有孝心的好孩子啊。”

    太后心里想着,泪水便忍不住想要涌出来,她抬眸,使这热泪尽力在自己眼眶里打转,不肯让它们落下来。

    看着满地拜倒的文武大臣,即便是赵王还有其他一些平日里桀骜不逊的人,现在都心服口服。

    是啊,不是说洛神是假的吗?可洛神的托梦是假的,那么太祖高皇帝的托梦岂不也是造假?

    可是……太祖高皇帝的托梦,绝不可能是假,你赵王或是其他宗室敢质疑,就是不肖子孙,哪里有自己的子孙质疑自己的祖宗降下恩泽,拯救万民的?

    现在……是该有个决断了。

    太后道:“命礼部,立即预备好告祭太庙的礼仪,三日之后,哀家将与皇帝,一道前去宗庙,谢太祖高皇帝恩典。”

    此时有人想要质疑什么,太后乃是妇人,妇人怎可去宗庙呢?

    可是现在,那些质疑的人,此刻竟是不敢冒头。

    太后又道:“钦天监曾玉,身为监正,竟是失察,罢黜他的官职。”

    人群之中,曾玉打了个冷战,几乎瘫了下去。

    太后眼眸微眯,道:“赵王,这个陈凯之,该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