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八十二章 搏命

白银霸主 第八十二章 搏命

    等门外走道上的脚步声冲到门口的时候,严礼强已经快速退到了泳池的另外一边……

    轰的一声,泳池门口的屏风瞬间就被人推倒,两个护卫模样的人拿着刀剑同时冲了进来。

    二十米不到的距离,对严礼强来说,几乎闭着眼睛都能百发百中。

    “咻……”的一声锐响,在屏风刚刚倒下的同时,严礼强手上的弓箭已经射出一箭,贯穿了一个护卫的咽喉,另外一个护卫大吃一惊,怒吼一声朝着严礼强冲来,那个护卫的速度虽快,严礼强的速度也不慢,那个护卫往前冲了十米不到,严礼强的第二箭已经射出,同时是那个护卫的咽喉。

    两个护卫眨眼之间倒地,被严礼强手上的角蟒弓在近距离内射杀。

    门外的声音暂时停歇,严礼强听到有女人在尖叫,往回跑。

    他的弓箭穿透不了墙壁,跑了一个女人,也就由他了,只是冲进来的这两个护卫,在这里也是助纣为虐的,容他不得,杀了也就杀了。

    叶少就在距离严礼强数米之外的地方,他的手还钉在那个架子上,刚刚听到那两个护卫冲进来的时候,他眼中燃起一丝希望,自己咬着牙,刚刚掰断了那根钉着他手掌的箭杆,让受伤的那只手从箭杆之中滑了出来,但还不等他跑开,严礼强又是一箭射来,这第二箭,就把他那只还好的左手的手掌,钉在了那个架子上。

    一会儿的功夫,严礼强就差不多把他的两只手都给废了,手掌动不了,手的威胁就少了大半。

    叶少的惨叫声叫声惊天动地,严礼强冷冷一哂,朝着他走了过去。

    “你死定了……你知道我是谁……敢来这里杀我的人……”

    似乎是做惯了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纨绔公子,从来没有受过什么气,就算是在这种时候,在剧烈的疼痛之中,叶少对着严礼强,也如野狗一样的在咆哮,这咆哮,一直等到发现严礼强面无表情又坚定无比的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才变得有些惊慌,“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啪……”快速上前两步的严礼强正手一耳光就抽在了那个那个叶少的脸上。

    严礼强手上的力量太大了,这一耳光,直接把那个叶少的牙齿给抽飞了一颗,一边的脸瞬间肿了起来。

    “你……”

    又是一耳光抽出,叶少的另外一边的脸也肿了,又掉了一颗牙。

    两耳光下去,严礼强甩了甩手,那个叶少终于老实了,一下子闭着了嘴巴,整个脑袋嗡嗡作响,只是眼泪鼻涕什么都被都严礼强这两耳光抽出来了。

    “在我让你说话之前,你不准开口,在我让你开口的时候,你不准闭着嘴巴,刚刚这两下,是对你善意的提醒,后面,我会直接用刀让你长记性……”说话的时候,严礼强已经背起了弓,抽出了腰间的短剑,抵在那个叶少的下巴下面,剑尖,已经刺入到叶少的皮肤之中,一滴滴的鲜血顺着短剑的剑尖留了下来,叶少面无人色,仰着头,把自己的下巴远离那冰冷的锋刃,整个人都在颤抖着,严礼强的手却动都不动,坚硬如铁,眼神更是冷漠无比。

    而实际上,严礼强的内心并没有他的外表表现得那么冷漠,此刻的严礼强,内心一图乱麻,焦灼万分,在寻找着那一线生机,他知道,今天这次的事情算是彻底闹大了,从他卷入这件事开始,想要善了已经没有可能,而就算他今天晚上没有遇到那个沙突人,他与面前的这一位最终也要有一个倒下才行,因为他们既然敢动自己的父亲,这是严礼强无论如何都难以容忍的,此刻,严德昌在他们手上,而他们却想过几天拿严德昌来逼自己就范,这已经踩破了自己的底线,让自己没有退缩的可能了。

    一番阴差阳错之下,严礼强却于今夜,在这个谁都没预料到的错误之地,一头撞了进来。

    他和他父亲这次能不能活着离开平溪城,最后靠的,就是他手上这个叶少了,听说平溪郡守就只有他一个儿子,希望这个家伙有点用。

    “听懂明白了就点点头,听不明白我就再好好教教你……”

    叶少轻轻的点了点头,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平日养尊处优的贵公子,这个时候学起东西来也非常快。

    “好了,我对你的屁股不感兴趣,你先找一件衣服披上!”

    “我……我这手……”

    严礼强没说什么,短剑离开叶少的脖子,轻轻一挥,就把钉着叶少的那只手的箭杆斩断,让叶少的那只手恢复了自由,“我给你十息的时间,你能穿多少就穿多少,十息过后,你就算一直光着屁股,那也是你的事情……”

    听到严礼强的声音,叶少虽然双手血流不止,几乎没有一个指头能动,但他还是咬着牙,用两只手的手腕撑着,把那个架子上的一件宽松的浴袍批在了自己身上。

    “那……哪里,有金疮药……我想上点药……”刚刚穿好衣服,那个叶少就满头大汗的对严礼强说道。

    严礼强没有说话,只是手上的短剑一抖,直接一剑刺入到那个叶少的大腿上,剑尖刚刚没入大腿两寸深,而且避过了大腿的主要血管。

    在严礼强拔出短剑的时候,叶少再次惨叫了一声,刚刚换上的浴袍,一下子又被鲜血染红了不少,那腿上的伤让他瞬间有些站不稳,想要摔倒。

    严礼强微笑着说道,“刚刚我没有叫你说话,你却说话了,这一剑是让你长点记性,我今天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要看运气,而你今天能不能活,同样也是看我给不给你运气,所以你的伤不用处理了,有可能会越来越多,你现在若敢摔倒,下一剑我就挑出你的一颗眼珠!”

    听到严礼强的这句话,那个叶少只能咬着牙强忍着,垫着脚站在严礼强面前,面对着这个说一声是一毫不含糊就会拿剑在他身上捅出一个洞来的人,叶少看严礼强的眼神之中,第一次有了恐惧。

    “你叫什么名字?”

    “叶逍……”

    “你爹是平溪郡郡守?”

    “是!”

    “你现在是不是很恨我,心里是不是在想着把我怎么弄死?”

    “没有……啊……”叶逍又是一声惨叫,身体抖如筛糠,额头上的汗珠一颗颗的滚落下来,因为严礼强手上的短剑,直接断了他左手的小尾指。

    严礼强依然微笑的看着叶逍,“和我说话的第二个规矩,是要诚实,要是让我感觉你在说谎,你瞬间就能知道要付出什么代价……”

    ……

    ps:今日一更!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