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牧神记 第七十七章 天图太子
    

    龙柱上,秦牧抬头看去,只见雷云笼罩范围越来越广,不断向外扩张,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无数雷霆闪电尽管不断劈落,但还是围绕这个漩涡旋转。

    雷云在移动,向延康国的先头部队而去,突然一道雷电劈到地面上,被雷电劈中的地面顿时火光电光四下乱窜,如同一道道金蛇,同时爆发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

    接着,无数雷电像是寻到了目标一般,从天上疯狂劈下,这幅场面宛如天上降下来一个个巨大的耕犁在犁地,从延康国大军的前方向这支军队耕去!

    轰隆轰隆——

    无数雷霆与延康国的先头部队接触,一个呼吸的时间不到,一头头巨型猛兽便被劈得里嫩外焦,咔嚓咔嚓,雷电劈中巨兽,有的巨兽竟像是被利剑劈中一般,被开膛破肚。

    巨兽哀鸣,四下奔逃,甚至向后冲去,一路践踏,踩死了不知多少士兵。

    滚动的雷霆紧随其后来到军队之中,一时间兵马大乱,不知多少将士被雷电劈中,横死当场。

    一艘楼船被数道霹雳击中,顿时燃起熊熊大火,楼船核心的一口口丹炉爆炸,火焰将丹室中的药师和童子烧成火人。

    丹炉中狂暴的药力从丹室冲出,冲入核心洪炉之中,洪炉来不及转化这恐怖的药力,轰隆爆炸,这艘巨舰在半空中顿时四分五裂,当空解体!

    还有的楼船洪炉核心被毁,没有了动力,拖着滚滚的浓烟从上空斜斜滑落下来,碾死不知多少来不及逃走的士兵。

    原本,延康国大军的气势压城,而现在则气势全无,只剩下混乱。

    “路将军,这片雷云来得诡异,仿佛针对我们延康军而来!”

    一路斥候急忙来报,到了中军单膝跪下,拱手道:“雷云笼罩方圆八十里地,八十里外没有半点云彩!”

    那位路将军魁梧雄壮,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让风侯军出动,吹散雷云!”

    “是!传将军令,风侯军做法,吹散雷云!”

    后方,一支军队中的将士身着奇装异服,各自背负着一口半人多高的大葫芦,众将士纷纷打开葫芦嘴,顿时一股股黑风从葫芦中冲天而起。

    这支军队中的将士各自催动元气,伸手一指,黑风呼啸膨胀,化作狂风,连成一片向天上的雷云吹去!

    却在此时,城中书坊,聋子第二幅画已经画好,画的是龙卷骤雨图,笔尖一挑,龙卷骤雨图腾空,飘入高空,隐匿消失。

    风侯军刚刚做法,黑风吹动雷云,突然剧变陡起,那雷云中一道道巨大的龙卷风如同神龙从雷云中垂下尾巴,插入大军无数将士之中。

    龙卷风不止一道,而是数十道龙卷,将风侯军的黑风卷起,融入龙卷之中,更加龙卷的威力,无数将士被卷入空中,手舞足蹈。

    更为可怕的是,这些将士刚刚被卷飞到半空,便有数不清的霹雳闪电劈落下来,在半空中便将他们劈成焦炭!

    任由他们是武者,神通者,面对这等天地之力也是无可奈何!

    天空中风雷大作,瓢泼大雨从天而降,大雨倾盆,将延康军队浇得透心凉,一道道闪电雷霆落在湿漉漉的将士身上,落在遍布水泽的土地上,更是凭空增添雷霆威力!

    无数人在雷电中身躯颤抖,扭曲,变成焦炭。

    “妖魔鬼怪,胆敢放肆!玄武军,出盾!”

    那位路将军勃然大怒,双手向下重重一拍,身形腾空而起,杀入半空中的雷云之中,身形纵横来去,将一道道龙卷风生生打爆。

    一道道雷霆向他劈去,但是还未来到他的身边便被他的铠甲散发出的光芒弹开,无法劈中他的身体。

    而在下方,玄武军的将士齐声爆喝,元气化作一面面大盾腾空,元气盾悬浮在各军头顶十多丈高的地方,挡住倾盆大雨。

    那些劈落的雷霆也被一面面玄武盾挡住,军心顿安,各路军队的将领连忙整顿,斩杀逃兵,重整旗鼓。

    镶龙城中,又有一幅大画破空,飞入高空,却是一幅百魔图。

    百魔图渐渐隐没在空中,消失不见。

    接着雷云之中一尊尊面目狰狞凶恶的魔神杀出,围住路将军厮杀,路将军头皮发麻,拼命抵挡,却在此时又有一幅大画从镶龙城飞出,路将军偷眼看去,不由被吓得魂飞魄散。

    那是一幅陨石图,图中有无数陨石从天而降!

    “退兵!”

    路将军刚刚吼出这句话,天空中天象陡变,一块块巨大的陨石拖着长长的火舌从天而降,划破苍穹,向下方的延康国大军轰去。

    “一人作画,可挡百万雄师。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延康国与大墟边界,延边关,城楼上,一位丹凤柳眉的中年男子站在那里,身后是一尊尊大将,这中年男子正是延康国师,放眼看着延康国的军队陷入险境,却不动声色,不疾不徐道:“当年天图国还在时,天图国太子风华绝代,资质绝伦,是天图国的第一美男子,也是资质第一的人,只是醉心书画,曾经说自己两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戎狼国入侵,要灭天图国,天图国不能抵挡,而这个天图国太子却依旧醉心画道,等到他从书画之道中醒来时,戎狼国已经攻破了国都,正在残杀他的百姓。他的父亲,天图国的皇帝也被杀死,有士兵提着皇帝的脑袋四处炫耀。”

    他的身后,一尊尊延康国的将军默默的听着,一言不发。其中一位将军腰间佩剑腾空而起,化作一道亮光远遁而去,直奔那浓云霹雳百鬼魔神而来!

    “然后天图国太子疯了。”

    丹凤柳眉的延康国师目光幽深,继续道:“他两耳不闻天下事,导致了自己国被灭,要这双耳朵何用?他是个偏激的人,当街大哭,切掉了自己的耳朵,刺破了自己的耳膜。他用地上百姓的血作画,画出了地狱,他画了十八层地狱。”

    “然后,天图国的国都消失了,变成了一个无底的深渊,戎狼国的百万大军跌入黑域深渊之中,成了地狱的一部分,被地狱鬼神吃掉。有些强者想要逃掉,却被地狱里的魔神捉拿,拉入地狱之中。”

    “那一役之后,天图国和戎狼国都完了,没过多久两个国家都被毁灭,而这位天图太子也消失了。我去过天图国的国都遗址,跳入那里的黑域深渊,从十八层地狱中走了一遭,见到了他的十八幅地狱图,深知这位太子内心的悲恸与绝望,同时也怜惜他的才能。所以我才会上书陛下,请陛下建立画圣阁,其实天图太子做这个画圣阁的画圣,最合适不过。”

    “我以为可能永远都见不到画圣,没想到居然在大墟的边陲之地,能够见到他。只可惜的是,他成为了我延康的敌人。”

    他说到这里,延康大军上空的雷云闪电、百魔、龙卷风、暴雨统统消失,天空中一片墨水流了下来。

    这幅景象令下面的延康士兵心中发凉,刚才那些造成了他们不知多少人死亡的恐怖异象,竟然只是一些墨水!

    “城主,城中有妖人作乱!”

    镶龙城中,秦飞月见到半空中的景象,立刻闯入城主府,寻到司婆婆,道:“这妖人做法,阻挡我延康大军,实力超群,隐藏在城中书坊,还请城主斩杀妖人!”

    司婆婆面色阴沉,冷冷道:“竟然还有这等妖人?胆敢在我的领地中作乱,好大的胆子!小秦将军放心,本座这便去斩了他!”说罢,气势汹汹,直奔书坊而去。

    秦飞月紧随其后,到了书坊,已经人去楼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