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朽道尊 第二十二章 接着忽悠
    

    天才壹秒記住『wWw.chuxniaosh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常平却是没有第一时间说话,此刻,他的脑海中满是岳池说出的那几句剑魔留言,并且在心中翻来覆去的念叨品味着,既惊且

    佩,同时也感觉到了一股寂寥之意席卷他的全幅心神,心中只感到那独孤求败必定是一代绝顶强者,甚至可能是道主、武尊一流的

    人物。纵横三千多年,没有一个人配当他的敌人,无敌之下,只有隐居小世界。这人的修为,又高到了如何的地步?这人的名号叫

    做“剑魔”,必定是一名修剑入魔之人,名字叫作求败,一生寻遍神州欲求一败而不可得,当真是好寂寞的一个人。

    到了现在,他已经不去怀疑岳池话语的真假了。这样一个人物,是一个才十六岁的小屁孩能够虚构出来的么?常平只怪自己见

    识浅薄,居然没有听说过剑魔独孤求败这个名字。若是早生一些年头,是不是就可以瞻仰那位高人的风姿了。

    等等!

    常平猛地感觉到了不对劲,眼中的神往之色瞬间变成了凌厉的杀意,身上气势化为无形威压将岳池猛地笼罩其中。

    “小子,你居然敢骗我,那独孤求败当真已经无敌于世的话,修为恐怕已经到了第七甚至第八境界了,怎么会陨落,留下坟冢

    ?”

    岳池脸上依旧不动声色,更是露出了些许桀骜之意,立刻不甘示弱的回瞪了过去,喝道:“独孤求败死没死我怎知道?况且我

    有说过那是独孤求败的坟冢嘛?”

    常平被岳池的话弄地一呆,随即心头就是勃然大怒,真想立即动手给这小子一点颜色看看,此刻他也知道主动权已经在对方手

    中,真相就在眼前,小不忍则乱大谋,等从这小子口中知道他想要的一切,再做计较不迟。他咬了咬牙,然后声音冷硬的道:“继

    续,我倒要看你怎么说。”

    或许常平自己也没有注意,这时候他的态度,跟他之前想要修复两人关系的心思,已经有了一个截然不同的转变。

    “哼!别以为你掌握了我的生死,就有什么了不起。”岳池脸上露出桀骜难驯之色,冷冷的看过去,然后对上了一双变得有些

    凶狠的目光,“我是怕死,我是走投无路,但哪有如何?我岳池从不向任何人妥协。之所以选择在今天告诉你这个秘密,也不过是

    为了获得力量罢了,这是公平交易。”

    岳池深知软硬兼施的道理,不能一味的强硬,也不能一味的软弱,总之,让对方摸不着头脑就对了。所以在常平怀疑他故事真

    实性的时候,他立刻就针锋相对,毫不退让。在说完这翻话后,他依旧没有将故事继续下去,而是嘲弄般的呵呵冷笑了两声,说道

    :“我死了,你也活不了。所以,为了我们两个人的性命,再加上你儿子常山的性命,多注意你说话的语气。”随后,他看着常平

    的眼睛,一字一句,“……我是不介意鱼死网破的!”

    在常平眉毛到竖变得凛然的目光中,岳池毫不客气,继续冷冷的道,“其实……我一直都有一个疑问,你以及灵剑门高层为什

    么不将我掳走关押起来,然后严刑拷问或是直接搜魂呢?这样不就简单地太多了么,哪还需要你这个真气境高手来我岳家潜伏十几

    年。”他突然换了一种冰冷到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肯定地冷笑道,“呵呵,……恐怕灵剑门高层并不确定我是否知道琅琊秘境的

    事情吧,说白了,你就是别人下的一手闲子而已,随时都可以舍弃。其二,灵剑门也是担心元阳山以及其他两派的人,知道他们觊

    觎琅琊秘境的消息,没错吧。”

    “没错。”常平也不知想到什么,他重重的点了点头,直接承认了下来,随后他用一种看陌生的目光望着岳池,冷声道,“这

    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居然有这么缜密的心思,对于今天,看来你也不是全无准备的吧?”

    岳池轻轻点头,随即淡淡的道:“没什么,一封书信而已。只要我死亡的消息传出,或者我失踪超过三天,就会有人将我预留

    下来的书信送回岳家,同时他们也会将那封书信传抄散布四方。琅琊秘境的事情干系如此重大,甚至可能引来灵空百域内其他宗门

    的注意,然后,他们至少也会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过来看看,上灵剑门找你们给出一个说法是必然的过程。到那时候

    ,一场腥风血雨是少不了的了。而你常平,也会因为搞砸了任务,下场可想而知,连带你那儍儿子也会死无葬身之地,甚至,你那

    张式家族也会受到牵连……”

    常平双眼危险的眯起来,身上的劫力开始出现波动,但他似无所绝,岳池话语刚落,他就冷冷的道:“好,做的好,够毒够狠

    ,不愧是岳长枫的种,也不枉我对你的一番教导。……继续吧,那个坟冢中到底有什么?”

    常平思考着岳池话语的真实性,心中懊恼无比,那几天怎么没有将这小东西给看紧,让他布下这么一个保命之局,还有常山那

    小畜生,是怎么看人的,一点消息都察觉不出。

    常平心中虽说有着后悔和愤怒,但心中已经打消了在岳池说出秘密之后杀人灭口的想法了,打算真的将他带回山门了。

    岳池自然没有做过这样的安排,他在离开小风镇的前一个晚上才对岳长安吐露心声,一应布置时间上根本来不及,眼下不过是简单

    的推测假设而已,外加一些夸张,这一番话全都是临时起意。

    岳池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说道:“……洞府里面,有一块刻有“剑冢”两个大字的石碑,以及四个大小不一的石室。”

    常平听在耳中,暗暗吐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刚才有些着急了,原来不是那剑魔的坟墓,而是埋剑之地。他心中暗自警惕,大骂

    自己居然这么容易就陷入了暴躁的情绪之中。然而,他的耳朵却是高高的竖起,仔细听着岳池的话,心中隐隐还回荡着那几句剑魔

    留言,他非常想知道,那剑魔到底留下在洞府中留下了什么东西。

    只听岳池继续道:“那面石碑上,除了剑冢两字外,旁边还刻了两行小字,内容是: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于天下,乃埋剑于斯

    。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岳池说完,他便再次陷入了沉默。而常平的心绪却犹如翻江倒海一般,波涛汹涌起来,联系前文,他只感觉自己对哪位独孤求

    败惊羡交加、羡慕不已。

    不亦悲夫!不亦悲夫!

    他完全可以想象,在神州某个时代,这位剑魔前辈傲睨天下、无一抗手的处境和气概。他不仅想到自己,幼时就灵剑门劫堂选中,

    修炼生死决,至今已经几十年了,今生恐怕他都无法脱离生死劫对他的控制,更别说如那位前辈一般,气吞寰宇、令群雄束手了。

    他自己无法做到,但并不妨碍他对前辈的敬佩和向往。只是可惜,这样的人物,现在毫无消息,想必已经涅灭在时间长河中了吧。

    见到常平出神,对面的岳池心中冷笑不止,对于对方如此配合自己,他很满意,但紧绷的心却没有半点放松丝毫,反而随着时

    间的推移,愈发的小心谨慎起来。

    过了片刻,当他就要再次开口述说故事时,猛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变得无力,仿佛正在放气的气球一般,一股虚弱的感

    觉从他身心内部涌出,瞬间袭遍他的全身。不仅如此,他体内引气三重的灵气和七重的劫力,开始从最深处涌现出一颗颗半透明的

    细小光点,并且这些细小光点还在飞快的蔓延,直接就让失去对周围能量的掌控。

    而且更糟糕的是,他的下身在不自不觉间,已经撑起了一个大帐篷,鼓涨处坚硬如铁,隐隐还有些有些生痛……

    他瞬间知道,白毒伞以及三日迷情露等奇药的混毒,此刻已经开始在他体内发作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chunxiaosh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