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八十一章 下杀手

白银霸主 第八十一章 下杀手

    站在那个浴室的门外,听着浴室中的水声和那两个人的对话,严礼强浑身一片冰冷,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今天刚刚来平溪城中探望自己的父亲,在和自己分开之后,居然被人抓起来了。

    严礼强的拳头紧紧的捏着手上的那把角蟒弓,整个人的身体都在轻微的发着抖,几乎恨不得马上转身冲过去,把里面的两个人给爆掉,但是理智却告诉他,这个时候,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多从这两个人的口中获取一些信息,再决定怎么行动更好。

    严礼强的身体就像凝固的雕塑,就在那个浴室的门外,一动不动的继续听着里面传来的交谈声。

    “我这点小心思,哪里能比得了叶少!”王浩飞嘿嘿的在里面笑了起来,“我想严礼强如果有什么秘密,他爹一定是最有可能知道的人,听说那个严礼强最是孝顺,从小和他父亲相依为命,叶少如果能把严德昌捏在手里,不怕那个严礼强不乖乖就范,就算他身上没有什么秘籍宝贝,但叶少也可以让他乖乖听话……”

    “嗯,不错,不错,所谓的牵牛要牵牛鼻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那个严礼强既然不好对付,能把他的弱点抓在手里,确是让他就范的办法,等明天我关照一下刑捕衙门,让刑捕衙门里的人给那个严德昌再罗织几个罪名,以后没有我的点头,他们父子见面连见面都不行!”

    “也不知道陆家的那个老东西是不是晕头了,那个老东西居然在第一次见了严礼强之后,就一心想把陆蓓馨撮合给严礼强……”王浩飞狠声说着,“只要叶少能让严礼强就范,通过严礼强,叶少想要得到陆蓓馨,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你不说陆蓓馨我还不生气,你说我就来气,你简直就是个废物,对付其他女人你挺有一手,怎么对付陆蓓馨就这么拖拖拉拉的,你和陆蓓馨交往这么久,居然连下手的机会都没有,现在鸡飞蛋打,陆蓓馨被她老爹禁足,以后你要见都难,你说你让我怎么办……”

    “是,是,是,叶少教训的是,我以后一定想办法,一定帮叶少把陆蓓馨弄到手!”王浩飞恬不知耻的笑着。

    听着里面两个人的话,严礼强才知道,原来王浩飞和陆蓓馨在一起,居然也是有目的的,而那个目的,竟然是如此的肮脏丑陋,简直令人作呕,王浩飞不是在与陆蓓馨在谈恋爱,而是想把陆蓓馨送到那个所谓的严少的床上。不知道陆蓓馨知道王浩飞的这个面目会作何感想。

    “那个陆蓓馨以前第一次来平溪城的时候,就见过我一次,对我有些恶感,我接近不了她,这才让你出马,如果那个女人不是陆家庄的人,身边没有那么多人看着,我早就让人把她绑来了,那个女人已经过儿马步关,又是处子之身,相貌身材无一不佳,正是作为我功法炉鼎的好对象,一个陆蓓馨比十个普通女子还要好,只要能把那个女人的元阴之气炼化,我感觉自己一定能够开辟丹田,筑基成功……”

    “那是一定的,以叶少的资质,将来一定有进阶武士的一天!”

    “他妈的,我以前都没想到早早泄了童阳之身后要开辟丹田筑基会这么难,早知道这样,老子以前就不在家里的那几个侍女身上折腾了,这些年,老子连好不容易弄到的筑基丹吃了都没管用,最后居然要靠女人来筑基,不过你放心,只要我成了武士,将来这平溪郡,自然是由我来接我父亲的位置,这郡守的职位自然是我的,到了那个时候,黄龙县,自然是你们王家的……”

    “那我就在此多谢叶少!”

    “不用谢,为我办事,自然有好处,等过一会儿那两个女的醒过来,我采了她们的元阴,你可以挑一个玩几天,这次的这两个女人,比上次那些沙突人上次送来的那个要好不少……”

    “嘿嘿,叶少掌握阴阳和合欢喜秘法,能用女人筑基,这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享受啊……”

    “哈哈哈,个中滋味,的确妙不可言,妙不可言,那些沙突人做这这种事,倒还算尽心尽力,也不枉我家那么照顾他们,对了,说到沙突人,我突然想起来,那个严礼强刚来平溪城的时候就和那些沙突人有过节,差点坏了我们和沙突人的生意,这次他父亲落在我手上,他要不听话,我就把他父亲交给那些沙突人,或者让那些沙突人找个女人出来说他父亲把人家给强奸了,看看到时候那个严礼强跪不跪……”

    听到这里,严礼强整个人的胸膛里,就像火山一样在翻滚着,简直就要爆炸一样。

    这个叶少,他终于知道是谁了,平溪郡的郡守,就是姓叶,这个叶少,无疑就是平溪郡郡守的儿子。

    就在严礼强在浴室门口安静倾听的时候,距离这个浴室门口另外一边二十多米的地方,一个四十多岁的人突然走了出来。

    那个人也是和严礼强一样,走在厚厚的地摊上,行走之间几乎没有声音,他一转过来,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浴池门口的严礼强,同时严礼强也一下子看到了他。

    “谁……”那个人大喝一声,还不等他冲过来,一根箭矢,已经没入到了他的嘴里,在他的后脑勺的位置开了一个洞,把那个人一箭就射飞了,重重往后摔倒。

    外面的动静,自然一下子惊动了里面,浴池里的水池,哈拉哗啦的一阵响动。

    严礼强想都不想就朝着浴室里面冲了进去。

    御史的正门口是一个屏风,就在那个屏风的后面,却是一个热气腾腾足足有四十多平米的华丽大浴池。

    浴池里有水汽,但水汽还没有浓到可以影响能见度的程度。

    严礼强冲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光着身子的的男人,两个都已经冲到了水池边上,正要找衣服套起。

    严礼强一箭射出……

    “啊……”正要去拿衣服的那个叶少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的一只手掌,刚刚才摸到衣服,就被严礼强的箭矢钉在了放着衣服的架子上,一下子鲜血四溅,叫得就像杀猪一样。

    “别动……”严礼强怒喝一声,第二支箭矢闪电般的就再次达在了弓上,然后把弓箭对准了王浩飞。

    王浩飞僵住了,光着屁股,站在水池边上,那脑门上,不知道是水珠还是汗珠的液体,一颗颗的滚落下来。

    “你怎么知道我父亲今日来找我?”严礼强冷声喝问道。

    “你……你父亲……”王浩飞舌头打结,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严礼强突然想起,自己的脸上这个时候还用围脖遮着,怪不得王浩飞不知道自己是谁,他用一根手指,把脸上的围脖勾了下来,冷冷的看着王浩飞。

    “你是严礼强……”王浩飞惊叫了起来,就像被高压电电了了一样,整个人身体都在颤抖着。

    “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数到三,你要是不说,我这一箭就要你的命?”

    “我说,我说……”这个时候,赤身裸体之下被严礼强用弓箭指着,而且严礼强刚刚连叶少都敢射,王浩飞毫不怀疑严礼强说的话,“是齐东来……是齐东来跑来告诉我的……”

    “你怎么和齐东来认识的?”

    “齐东来还在青禾县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齐东来的大伯就是在为我们王家做事,知道齐东来以前认识你,我就让齐东来帮我监视着你的动静,齐东来也见过你爸,你爸今日一来,被他看到,他就来告诉我了……”

    原来是这样,看到王浩飞说完,严礼强手一松,箭矢闪电飞出,直接没入到了王浩飞的胸口……

    王浩飞眼睛瞬间充血,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心口上的箭矢,又看了看冷冷看着他的严礼强,“你……你说……”

    “我说你不说我要你的命,你说了,我还是要你的命!”严礼强冷冷的回答道。

    王浩飞听了,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然后整个人往后一倒,就摔在了那个热气腾腾浴池里,开始把浴池中的水染成红色。

    这个时候,一阵急促而慌乱的脚步声已经从外面传了进来……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