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朽道尊 第二十一章 忽悠
    

    天才壹秒記住『wWw.chuxniaosh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剑魔?!”

    常平一愣,随即他的脸上显露出惊喜之色,听到岳池这样问话,他岂能不知道,岳池就要开始跟他讲那个故事了,那个关乎琅琊秘境深处大秘密的故事。

    即便常平心机深沉、老奸巨猾,但见到自己谋划了十一年的大事就要划上一个完美句号,回归宗门之后更可以领取一笔海量的奖励,他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容。

    不同于之前的虚假,他此刻的笑容发自心底,喜形于色。

    “剑魔……剑魔……”常平沉吟着,然后用灼热的目光看着岳池,肯定的道:“我没听说过,这跟你要说的故事有什么关联?”

    “没听说过就对了,除非你也是地球华夏来的。妈的,看老子不把你忽悠瘸了。”

    这句话岳池当然不会说出口,他只是望着常平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又缓声问道:“那平叔你有没有听过独孤家族?”

    “独孤家族?”常平的神色更加疑惑,脑海中不停地回忆着,许久他才摇了摇头,道:“独孤这个姓氏很少见,附近几个界域有没有我不知道,但小川域以及灵剑门所在的小灵域绝对没有,……莫非,你这个故事跟剑魔和独孤家族有关。”

    “是的,剑魔。……来自独孤家族的剑魔,独孤求败!”

    岳池点头说着,脸上悄然流露出神往之意。

    岳池流露出来的神情,看得常平一颗心好似猫抓一般,此时却又不便出声打扰催促,他只得在心中暗道:“独孤求败,好狂妄的名字,又称剑魔,应该是名声极大之人才对?可为何我一点都没有听说过,难道这小子又在诓骗麻痹于我,……我先听他说说看,若是不尽不实,我当能立即察觉出来。岳云池,但愿你不要骗我,不然……我让你想死都难!”

    岳池故意出了一会儿神,随后他吐出一口浊气,似在压制自己激荡的思绪,然后他才幽幽地道:“我父亲年四十九岁筑基成功,而且还是地道筑基,更筑有八方道基’,跟那些动则百年才能筑基的庸才比起来,可谓是惊才绝艳。而且你以为,他是如何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将元阳山的元阳剑决以及我岳家的九阳剑决熔为一炉,达至“剑意如炼、心随意转”的境界……凭什么?”

    “凭什么?”

    常平重复一句,他当然不知道为什么岳长枫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这个问题也困扰了灵剑门高层许久。

    为何岳长枫进入琅琊秘境之后,不仅地道筑基成功,而且还修为大进,领悟出剑意?为何仅依靠两部粗浅无比的剑决,就连续击败了山河榜上十几名天骄?之后不久,为何又离奇身死?……常平下意识的俯身,他知道,自己将要从岳池口中听到了不得的秘闻了,心绪愈发激荡。【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岳池当然也不知道自己的便宜老爹岳长枫是如何做到那些的,他只知道,此刻常平的心神已经让自己的话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他拖延时间的打算已经进入正轨了!而他要做的,就是将独孤求败的故事尽量的延长,说的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好让常平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而他岳池,很会说故事。

    “我五岁那年,父亲有一次喝醉了酒,神情落寞,他拉着我的手说了一个故事,并且叮嘱我,让我无论如何也不得说与他人知道,……我答应他了。”

    岳池叹了口气,神情似在回忆,脸上带了些寂寥之色,顿了顿,他又道:“现在想来,他那时候多半已经预感到了危险,这才将秘密告诉了我以防万一,却不想不久之后,就传来了他与母亲在地渊中双双身死魂灭的消息……”

    常平眼巴巴的看着岳池,恨不得化身一条肥虫转进岳池的脑袋中,好自己去读其中的秘密,可惜他做不到,所以他只好压着烦躁耐心等待着。心情激荡之下,他只感觉口干舌燥,不由端起石桌上的茶壶,又给自己到上了一杯茶,然后慢慢的喝了起来。

    岳池撇了他一眼,心中冷笑,随即不再买关子,打算来点硬货猛料了。

    “琅琊秘境中的秘密我父亲并不知道,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进入过最深处。”

    岳池缓声道。

    “不可能!”常平下意识的反驳,双眼一瞪,眼中闪烁着凶芒,声音低沉的道,“我灵剑门暗子汇报说,岳长枫在连杀我灵剑门以及赤日剑宗数名亲传弟子后,第一个进入了遗迹深处。”

    岳池心头一惊,随即他愣都没愣一下,就随意的摆了摆手,道:“很正常。我父亲他被传送走了,来到了一个小世界!”

    “传送!……小世界!”常平心头猛地一惊,双眼瞪得老大,随后他更是惊叫一声,“我的天,琅琊秘境竟然是秘中藏秘,谁能想到?!”

    “不清楚。”岳池摇了摇头,对常平自己能脑补内容举一反三,他感觉很是欣慰,于是继续道,“当时我父亲的原话是:我冲进去后,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接着就出现在一座小山谷中,然后在山谷底部,找到了一座上古洞府,不对,确切的说应该一座坟墓。”

    “坟墓?!”常平身上黑白光芒涌出,压制着自己激荡的心神,冷冷的道,“嗯,继续。”

    “那里的环境具体如何,我不太清楚,父亲也没有细说,只说破开禁制后,刚走进坟墓,就在第一面墙壁上看到了三行字迹,笔锋细长,入石极深。初时他还以为是被人运用法力刻上去的,可后来他才发现并不是,因为那些字迹上面没有一点使用法力的痕迹,只有无穷无尽,高深到返璞归真、寻常人几乎都察觉不到的剑意。”

    岳池说着话,目光淡淡的看着常平身上涌出来的滚滚劫力,心中微微有些发凉,时间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为何白毒伞之毒还没有发作。不过此刻已经是危急关头,他只能相信,那被系统评定为13分的剧毒,会对面前这个真气境武者起到效果。

    对面,常平消化着岳池的话语,同时也是在判断话语的真假,心中狠狠地道地想:小世界,坟墓……小东西,你不要骗我啊。

    他脸上严肃,身上有笼罩着黑白雾气般的劫力,映地他一张脸好似鬼怪,声音急切的传过来:“那三行字写的是什么?”

    岳池闻言,知道常平此刻已经快被他引入了自己特意营造的故事环境之中了,接下去,就等对方完全相信这个故事的真实了。

    岳池沉吟道:“有关于那个故事的一切,特别是剑魔那几句话给我带来的震撼颇深,所以我到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

    顿了顿,他神情肃穆的再次开口:“那上面写道:纵横神州三千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下面的落款便是:剑魔独孤求败。……话就是这样了,这也是我先前为何对平叔你有此一问的缘由。”

    手机用户请浏览m.chunxiaosh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