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不朽道尊>不朽道尊 第二十章 你听说过剑魔这个名字吗?

不朽道尊 第二十章 你听说过剑魔这个名字吗?

    天才壹秒記住『wWw.chuxniaosh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哼!”

    常平脸上一怒,一声冷哼,随后他竟是被气地笑了起来:“岳云池,你不要得寸进尺,须知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他口中虽是这么说,但心中却并无白点恼怒之意,并且因为岳池如此的谨慎和郑重其事而感到幸喜不已,种种迹象表明,他今天将有很大的可能从岳池的口中,得知那个他日思夜想了十几年的大秘密。

    不过他的语气依旧变得有些冷硬起来,劫力轻吐,在周围形成无形压迫,以避免岳池这种咄咄逼人的气焰愈演愈烈,提出更过分的要求。

    他略一沉吟就说道:“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

    话说道这里的时候,岳池的心中却在暗自计算着:距离他们上到这鱼腩山已经快两刻钟了,距离他们喝下那雨露茶也已经过了一盏茶的世家,可白毒伞之毒却还没有发作!!

    那日他在采到白毒伞之后,直接就用三日迷情露等奇药浸泡,然后花费了五十点积分,向系统兑换了一级练灵,得到了一滴无色透明的毒液。

    他其实并不知道练灵得到的毒液具体毒性如何。他之所以知道白毒伞这种致命的毒蘑菇,还是他上辈子在网上看到过一篇介绍毒蘑菇的帖子,其中介绍白毒伞的时候说:误食这种蘑菇,中毒潜伏期一般为四到五个时辰,在不知不觉间就对中枢神经造成极为严重的损害,从而导致人体内脏各个器官功能衰竭而死。

    到了现在,见常平依旧一切如常,岳池只好继续耐心等待。

    听见常平愿意回答他的问题,也表现出了他的些许诚意,为了达到尽量拖延时间的目的,岳池也就不必继续跟他针锋相对地演对手戏了,而是要将他拖入自己的谈话节奏中来。

    “那就多谢平叔了。”岳池脸上露出轻松的笑意,说道,“生死劫一旦练成初篇第三幅图上的功法,除非散功甘心去做一介凡人,否则无休无止。所以,我这一辈子是注定要跟生死劫、跟平叔你,以及你背后的宗门打交道了。所以这第一件事,就是平叔你的真实身份?以及你背后的势力,到底是四大宗门中的哪一个?”

    听见岳池的问话,常平也决定开诚布公了,以争取双方最大程度上的信任。岳池话音刚刚落下,常平就毫不犹豫的开口道:“我原本姓张,常姓是张字取一半的谐音,我是灵剑门下属武道家族张氏一族的人。”

    “明白了。”岳池点头,随即又叹了口气,“没想到居然是灵剑门,呵呵,号称“灵剑出世、拯救苍生”的灵剑门居然会有人修炼生死劫,真是不可思议。”

    常平着一次没有回答,因为岳池的话让他感到了为难,他只能看着他不语。

    岳池思量了一下,然后道:“加入灵剑门也行,毕竟灵剑门好歹也是四大宗门中排名第二的宗门了。只要灵剑门能够让我得到力量,我可以为你们做任何事,甚至脱离岳家都可以。第二个问题,便是我的父母,他们是怎么死的?”

    常平闻言摇头,叹息道:“岳长枫确乃一代人杰,张婉玗也是艳色绝世,他们夫妻俩早早夭折却是可惜了。不过我并不知道他们的死因,或许元阳山有人知道其中具体缘由吧。”

    岳池就是在闲聊,不过若是常平能告诉他父母的死因死的话,也算是帮以前的岳云池了却一桩心愿,既然常平并不知晓,他也不去揪住不放。

    岳池低头思索,接下去该问些什么呢?直接跟他将那个他提前准备好的故事,不行,到了故事结尾毒药还没发挥作用怎么办?

    对方实力这般厉害,比他高了一个大境界,一旦察觉到危险,恐怕会第一时间杀了他,他将毫无反抗能力。【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而现在,敌我双方的对手戏已经进入到了问答环节,常平表现了他的一些诚意,对自己的问题也没有含糊其辞,若是自己问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对方恐怕会升起疑心,以为自己又是在欺骗他,实际并没有说出秘密的想法。这样一来,不等毒性发作,对方就会出手惩戒自己,而整个计划也将出现意外。

    虽说岳池做了一些布置,即便常平立即对他动手,他也有把握脱离险境,但想要再有机会杀死对方,机会就变得很渺茫了。

    想到这里,岳池缓缓抬头,目光熠熠地望着常平的眼睛,郑重开口道:“平叔,今日傍晚在城门口一战,那名修仙者的实力你已经见识过了,若不是我出言提醒你的话,你就不是轻伤那么简单了。”

    常平笑着喝了一口茶,点头道:“没错,你确实帮了我一次。”

    说起这件事情,岳池就感觉心中遗憾无比,不过那时候他不得不如此,因为若是没有常平挡住那神秘人的话,他那一张金光符,多半是挡不住宝器飞剑一击的。不过事已至此,他只好说道:“那个刺客背后的人这是一定要让我死啊,……这个时间点,除了升仙大会,我想不出对方还有什么理由一定要除掉我!不知道平叔你对升仙大会有什么看法,有什么内部消息没有?也好让我提前知道,好有个心理准备。”

    在岳池说话时,常平脸上一直保持着虚假的淡笑,整个对话除了他故意做出来的各种表情之外,岳池就只能从他的眼神里判断他的一点真实情感。

    此刻,在听到岳池的第三个问题后,常平眉头就微微一挑,随即正色道:“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此事必有蹊跷。”

    “哦?还请平叔赐教。”

    岳池拱手道。

    常平眉头微皱,说道:“你的名字被岳长空写在前往云梦泽秘境的名单上,这个消息我在七天前就已经知道了。我也感到很是纳闷,以你地火水三系伪灵根的资质,停留在引气三重瓶颈上四年都不得寸进的人,是怎么被岳长空选上的?他真的是在顾忌你在三房中的特殊地位么?”

    常平顿了顿,随即冷冷地、肯定地道:“绝不是。不然三年前他也不会因为一件连证据都不足的事情就将你赶出岳阳城了。虽然我不知道其中缘由,但不难猜测出两点情况。第一点,那个刺客不会是岳长空派来的,其他二房、四房、五房,乃至苏家、左家,以及那件事情的受害者李家全都有可能。第二点便是,你之所以被选中,多半是因为你比常人多出了两倍不止的灵源有关。”

    岳池默默无语,他将常平的话在心头理了一遍,但依旧是一团乱麻,但眼下刻不是思考这些的好时候,他只得将心中的疑惑暂时压下,并用疑惑的目光看了获取,继续问道:“那么升仙大会以及云梦泽秘境呢,其中又有什么凶险?以前只是经常闻听它们的名字,却是不明其中究竟所以。”

    常平轻笑一声,身上的威压再次厚重了几分,冷然道:“升仙大会自是凶险无比,进入云梦泽秘境内层寻找机缘更是九死一生。这件事情,等你说出琅琊秘境的秘密再加入我灵剑门之后,我们自然会为你谋划的。以你岳家三少爷的身份,门内多半会让你进入元阳山。……呵呵,你看,你其实对我们来说是有大用的,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说出秘密之后会被我们灭口。”

    他乜了岳池一眼,笑容随着方才的话语已经完全收敛,变得肃穆而庄重,显得极其认真。而见到他露出这种神情的岳池,警惕心在瞬间提升到了顶点。

    常平想了想,又道:“不怕实话告诉你,我的任务就是在云梦泽秘境开启之前获取你身上的秘密,完不成的话,我就要死!生主既死,在生死劫之下身为死奴的你自然也活不了。而我自己的判断,今天晚上是最后最好的机会,所以你一定不能让我失望!……我们的命运是早就连在一起的。”

    常平嘿嘿冷笑:“不过也有一丁点不同,我离开了生主,有储灵晶石,我还可以苟活几年,而你嘛,恐怕一个月都撑不过去。所以加入我们才是你最明智的选择。同样的,你若是进入云梦泽秘境参加升仙大会,也只有在我们灵剑门弟子的帮助之下,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沉默,岳池许久没有说话。他心中却是知道,经过这些谈话之后,常平此刻恐怕认为自己给出的诚意已经足够了,耐心也因为长时间无法得知秘密而开始减弱,已经迫切的想要知道他身上的秘密了。所以常平才直接开诚布公,打出了他所有的牌。而现在,是该他出牌的时候了!

    岳池紧锁着眉头,神情惆怅而忧郁,似乎在因为常平说的话而纠结,过了片刻,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声音淡淡想起:“平叔可曾听说过剑魔这个名字?”

    (PS:新书期间,各位有爱的书友还是来起点收藏投票吧,你看地爽,我也有动力。等上架之后,经济实在困难的朋友,再去外站不迟,来吧,让我们荡起双桨!……)

    手机用户请浏览m.chunxiaosh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