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银霸主 第七十八章 丧尽天良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白银霸主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寂静的黑夜之中,马蹄声即使隔得很远,也可以清楚的听见,严礼强没有跟得太近,而是听着马车的声音,远远的吊着那辆马车在平溪城的那些巷道之中穿梭着。

    那马车似乎在故意绕路,好几次,严礼强发现那马车还兜了两个小圈子,似乎想看看马车后面到底有没有人,但始终没有发现严礼强跟着,这种鬼祟的举动让严礼强心中的好奇心更加被撩动了起来。

    在二十多分钟之后,马车转入到一条大街背后的小巷之中,然后在一个院子的后门那里停了下来。

    这里,是平溪城中的富人区,周围全是大户人家的府邸和园子,一个个朱门高墙,和其他地方明显不同。

    那个院子很大,前面的两进院子,就正对着前面的街道,靠着街道的那边,有一个铺面,从招牌上看,似乎是平溪城中的一个高级的成衣店,不过这个时候,那个成衣店同样也打烊了。

    箱子里黑灯瞎火的,昏暗得很。

    跟着马车来到这里的严礼强来到这个小巷转角处,左右看了看,发现旁边有一户人家的院子,但院子里没有灯光,也没有人语之声,他身形一纵,一只脚在巷子中的一面墙上一踩,一只手就勾住了那两米多的院墙,然后手一用力,整个人就翻到了院墙之上,顺着院墙走了几步,就来到那户人家的屋顶上,他像猫一样的在屋顶上低着腰跑了几步,在从这边的屋顶爬到另外一边的屋顶之后,他就趴在屋脊后面的瓦片上,露出一个脑袋,悄悄打量着小巷中的情况。

    那马车就在他前方下面十一点的位置,距离严礼强趴着的地方只有三十米,在屋顶上,严礼强选择的这个角度,刚好可以把下面小巷里的情景完全看清。

    赶着马车来到这里的那个沙突人大半的脸都遮在帽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停下车后,那个人下车左右看了看,显得非常小心,在发现巷子里没有人之后,他才来到那个后院的一道后门处,砰砰砰砰的用门扣敲了敲门。

    那个沙突人敲门的声音很有规律,两下短的,两下长的,似乎是暗号。

    在敲完门之后,那个沙突人就等在了门边。

    只是十多秒钟之后,那个后院之中亮起了一盏灯笼,一个三十多岁提着灯笼的人从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带着两个伙计走了出来,来到后院的小门那里,先把门打开了一道缝,朝着外面看了看,在看到那个沙突人之后,才打开院门,走了出来。

    那个从成衣店中走出来的掌柜和那个沙突人把脑袋凑在一起,说了几句什么,不过两个人的声音太小,严礼强的距离又远,基本上没有听见两个人说的内容。

    只是在两个人说了两句之后,那个沙突人才把拉货的马车车厢的门打开,那个掌柜招了招手,跟着他出来的那两个伙计之中的一个才跳上车,把一个裹成一大卷的兽皮从车厢里拖了出来,然后和另外一个伙计两个人一起把那一卷兽皮抬到了布庄院子的一个房间里。

    两个伙计又出来了一趟,又把另外一大卷兽皮从马车上抬下来,送到院子里的一间屋子里。

    随后那个沙突人关上了马车的车厢门,也不停留,直接就驾着马车离开了,而那个掌柜模样的人左右看了看,随后也进入到院子之中,把院子的后面给关了起来。

    乍一看,那个沙突人似乎只是来给这个成衣店交货,正常的商业往来,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但严礼强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劲。

    首先是双方太鬼祟了一点,不像是在坐什么好事,其次,他总觉得那个沙突人不是善良之辈,不会来挣这种当车夫的钱,而且刚刚在走的时候那个掌柜模样的人也根本没有把钱给他,最后一点,刚刚在那成衣店里的两个伙计把那两大捆皮货抬到布庄里的时候,严礼强总感觉那两捆皮货有些不对劲。

    在正常的情况下,如果是一般的皮货,那两个伙计一人扛着一捆就能进去了,而在刚才,那两个伙计在把那两捆皮货拿进去的时候,却是两个人用抬的,从上面看下去,那两捆皮货中间似乎是空的,那皮货卷在外面,从重量上来看,就有些不对,而且两个人抬着那些粗糙皮货的时候似乎很小心翼翼,这完全不像是在搬运皮货的风格。

    那个沙突人驾着马车从严礼强下面的巷子里离开,车厢已经空了,严礼强想了想,就没有跟着马车离开,而是留了下来,在那个马车已经走远之后,严礼强从屋檐上慢慢的滑了下来,重新踩着院墙,来到小巷里,快速的跑到了那各成衣店后面的院子的院墙边。

    严礼强正了正自己头上的帽子,把围脖拉起来一些,完全把脸遮住,随后脚下一用力,在墙上踩了两下,瞬间就攀到了院墙的墙头之上,然后又的用手勾着院墙,轻轻的落在院子里——钱肃送给严礼强的《九宫风影步》的身法秘籍,在这个时候倒是起了作用。

    不远处的那间屋子里面的灯还亮着,刚刚的那个掌柜和两个伙计,还有送进来的那两捆皮货,都在那间屋子里。

    严礼强蹑手蹑脚的来到那个屋子外面的一个窗户下,就像影视剧里面经常会有的一个情节一样,伸出一个手指,蘸了蘸自己的口水,然后轻轻的在那个窗户最下面的格子里,把窗户上胡着的绵纸,戳破了一个小洞,然后把头凑过去,打量着房间里的情况。

    这个房间似乎就是堆皮货的,房间里什么虎皮,熊皮,豹皮,狐狸皮之类的东西有不少,还有一些水貂皮,琳琅满目,一件件的皮货都放在架子上。

    刚刚那个沙突人送来的,似乎是两大卷羚羊皮,那个掌柜正站在一边,那两捆羚羊皮正放在地上,那个掌柜正指挥着那两个伙计,把那两捆羚羊皮外面的绳子割断,把皮货打开。

    一捆皮货一下子散开了,严礼强却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骤然一缩。

    他看到的是一个十七八岁左右的一个年轻女子,被那些皮货捆在中间,皮货一打开,那个女子就躺在了地上。

    那个女子已经昏迷,头发有些凌乱,但从穿着上来看,应该是平溪城中的华族女子,而且面貌颇佳。

    另外一捆皮货打开,则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也是华族女子,两个女子都昏迷了。

    其中一个伙计咽了一口口水,在那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的脸上捏了一下,嘿嘿笑了起来,“掌柜的,那些沙突人这次送来的货色不错,比上次的那一个要好多了,看起来都还是雏,上一次那个,公子不太满意,只玩了一天,就弄死了,这两个想必可以多玩几天……”

    “想要命就收起你的爪子,少废话,这样的女人,不是你能玩的,少了一根头发,你都吃不了兜着,赶紧给我送过去,公子还等着呢……”那个掌柜的说着,自己把旁边的一个挂着虎皮的架子一推,地面上就露出了一个洞口来。

    “好勒,好勒……”那个刚刚还嘿嘿笑着的伙计站了起来,然后和旁边的一个伙计,拿过两口大木箱来,把那两个女子分别放到两个木箱之中,盖好,然后两个人同时抬着一个箱子,从露出的那个地道的入口走了进去。

    在看到两个人进去之后,那个掌柜自己却打开了另外一个箱子,眼神贪婪的盯着箱子里的女人,伸手在箱子里那个女孩的身上摸了一会儿,足足有四五分钟,在听到地道之中有脚步声传来的时候,那个掌柜的才咽了咽口水,叹了一口气,小声自语,“可惜了,红颜薄命啊……”,说完这话,那个掌柜的才把手缩了回来,重新把箱子盖上。

    两个伙计从地洞之中出来了,又抬着那个箱子进到地道之中。

    听到这些,严礼强的拳头紧紧的捏了起来,那汹涌的杀意,早已经在心中沸腾,上辈子他最恨的就是人贩子,觉得人贩子比贩毒的人危害更大,没想到这一次,居然会让他遇到这种事,刚刚听那个掌柜和伙计的语气,这送进去的女子,估计最后都是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严礼强的心一下子就横了下来……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