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朽道尊 第八章 真实世界
    

    天才壹秒記住『wWw.chuxniaosh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知道,他能复活过来,不是因为什么岳长枫留给他的宝物,而是系统的医疗模块治疗的结果,为此他还欠下系统一笔积分呢,现在这个事实却被常平当成是他身上存在宝物的证据,他找谁说理去,活天冤枉了。

    现在怎么办?难道告诉常平说这是系统的作用么,然后再告诉他,这系统你能拆下来就拿走,爱特么谁要谁要,老子反正不稀罕。

    迎着常平的目光,岳池郑重道:“平叔,我是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宝物,小时候父亲母亲根本就没有跟我提到有宝物这回事,你想,我要是知道不早就告诉你了,干嘛要藏着掖着呢。也或许那宝物就在我身上某处藏着,你不妨找找看,我的身体任你检查,绝不反抗。”

    想了想,岳池又补充道,“亦或许,那件宝物只是一次性的,那天救我的时候就已经消耗掉了也说不定啊。”

    常平看着岳池,他很轻易就从岳池的神色里感受到了真诚,怔了怔,随即他就是勃然大怒。

    他已经认定了岳池一直以来都是在欺瞒他,或者知道什么线索而并不告诉他。

    对于岳池的提议,他已经不作考虑,若是他能直接在岳池的身体内找到那件宝物的话,他早就得手了,哪还需要等到现在。至于宝物被消耗掉的鬼话,他根本就不去想这个可能,那种情况,是死路啊。

    “都说不见棺材不掉泪,不知道?呵呵,也要我相信才成啊。”

    常平轻声说了一句,也不见他有抬手的动作,岳池整个人就软到在地上。

    岳池刚想爬起,打算编个故事先蒙混过了这一关,然而他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脑海深处猛地一痛,心中大叫糟糕,急忙想要开口说话,可他张大了嘴巴,却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常平冷冷地看着他,神情幽冷生寒:“以为换了一副面孔就能麻痹我了么?愚蠢。”

    地上的岳池身形已经绷地笔直,并且向后弯曲着,还伴随着剧烈的颤抖,仿佛随时都会对折过来一般。他眼睛的瞪地大大地,在短短几秒钟就因为充血而变得一片赤红,张大地嘴巴发出无声的咆哮和哀嚎,却是一丁点声音也发不出。皮肤下一条条大筋犹如蚯蚓一般不断升腾起伏,肌肉因为极度用力,向外膨胀,显得格外粗壮。

    这还不算,随着岳池粗重的呼吸,一缕缕黑色鬼雾从他身上各处涌现出来,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将他整个人完全笼罩住了,隐约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茧,并且在那茧上,还生长出一条条长短粗细不一的藤蔓,不断在虚空中舞动,好似鬼手。而透过鬼雾,就只能看到岳池一张痛苦到扭曲的脸!

    生死劫啊,每一次发作都是历经一场生死!!

    岳池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整个撕裂了一般,变成了无数的碎片,脑袋却是格外的清醒,不断接受着各种各样痛苦的信息。

    首先是暴走的死劫劫力在他全身经脉内穿梭不休,让他感觉到有无数小火苗正在他体内流窜燃烧,炽烈蔓延至他的全身。紧接着他又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开始剧烈抽搐起来,产生出一种又酸又麻又痛的麻痹感,就仿佛是有无数只小虫子正钻进他的内脏里面拼命啃咬一般。一波高过一波的抽痛不断席卷而来,深入骨髓,然后又随着血液的流动来到了皮肤表面,然后再次沉入骨髓之中……

    在这种比死还难熬的痛苦中,他却发不出任何声。哭喊、求饶统统都做不到,他整个人此刻仿佛正在遭受凌迟了!

    只十几秒,他就感觉好似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而且这种痛苦不但没有减弱,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不断的加剧,他的内脏开始痉挛,眼前的黑色鬼雾也越来越浓郁。

    慢慢地,他只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开始模糊起来,只剩下最纯粹的痛苦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以为自己的灵魂都快要被痛苦撕裂成碎片的时候,他又再次听到了常平那阴冷缥缈的声音,仿佛来自九幽地狱一般,让人心神战栗。恨不得将一切秘密都吐露给他知道,好让自己少一点折磨。

    “现在呢,改变注意了么?”

    岳池浑身都被汗水浸湿,在听到声音的同时,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痛苦正在逐渐退去,精神也清醒了一点,随即他四肢头颅一齐发力,猛地翻过身来,双眼幽冷的看着常平,那一双漆黑的眸子中,满是疯狂的杀意。

    他的身体还在不住的颤抖和抽痛着,却是紧紧地握着拳头,然后,他竟然嘿嘿笑了起来。

    “好,好,痛快!”岳池对着常平,眼中的杀意渐渐带上了一丝癫狂,声音冰寒如刀:“就是这样,弱小的人就应该被欺辱。不过等着吧老杂种,不要让我抓住机会……否则,我凌迟了你!”

    岳池这几句话说地无比坚定,让常平不仅皱了皱眉眉头,随即他轻笑起来,嘴巴张了张,就要说些什么。

    突然,地上的岳池低吼了一声,身上肌肉齐齐爆震,身形瞬间弹起,然后凝聚全身的死劫劫力,对准常平的咽喉就是一记刚猛阴毒的八极托天掌。

    掌心向下,掌尖如剑,撕裂虚空。

    方才的那番痛苦,不仅没有让他升起屈服求饶的心思,反而让他心中充满了暴虐的杀意,更加坚定了要击杀眼前这人的信念。

    到了现在,他已经是什么都顾不得了,疯狂的爆发死劫劫力,也不管它们是不是在功法的路径上,全部都催动起来,然后向着他的右掌凝集而去。

    一掌如虹,鬼雾席卷翻涌,爆猛而刚烈。

    面对岳池的攻击,常平显得不慌不忙,他依旧端坐在椅子上,连眼神都没有波动一下,当岳池的掌尖离他还有两尺距离时,他才很是随意的挥了挥袖袍,轻描淡写地仿佛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般。

    而岳池的身体,就在常平的随手一挥间猛地顿在了虚空之中,整个人还保持着攻击的姿势,而岳池凝聚起来的那些鬼雾,也在一瞬间收回到了他的体内,好似见到了老鼠的猫儿一般,惊慌失措。

    看着悬浮在空中拼命轻微挣扎着的岳池,常平的脸色终于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不是因为岳池这突然袭击,而是因为眼前这个小东西的骨头又变硬了!

    方才,他引动的生死劫强度比往常还高了四成,本以为岳云池会屈服他,可结果却是这样。甚至这一次,这个小东西都敢悍不畏死的主动攻击他了!

    常平看着岳池,渐渐的,他的眼神变了,变得诡谲而残忍。

    “既然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去死好了。”

    随着常平的声音落下,岳池再次感觉到体内的死劫劫力沸腾起来,甚至比上一次还要剧烈,痛苦也同时在加倍,只是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五内俱焚,浑身血肉骨髓奇痒难搔。

    他奋力挣扎着,想要脱离周围无形力场的束缚,然后冲上去跟常平拼命,可他的修为太弱,力量太渺小了,甚至连身体大一点的动作都做不到,心中的愤怒和杀意已经快要将他整个点燃。

    脑袋尤其剧痛,气血不断翻涌,仿佛要爆开来一般,他拼命地想要保持自己神智的清醒,可眼前还在不断发黑。

    渐渐的,渐渐的,岳池终于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这一次,是如此的清晰。但他依旧牙关紧咬着,一声不吭……目光死死盯在常平的脸上,仿佛要将这张脸永恒地刻印在灵魂深处!

    常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神森寒到淡漠,他淡淡的看着岳池,看着眼前这个小东西在自己的泡制下渐渐停止了挣扎,最后软趴趴的伏在虚空中,一动不动。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实了吗?!

    我就要死了。

    为什么?

    为什么我这要承受这一切?

    为什么我会这样弱小?

    为什么?

    “突破精神临界值!奖励积分五百点!”

    一个庄严肃穆的声音在岳池脑海深处响起,然而,他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chunxiaosh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