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六十七章:心狠手辣
    

    这个突然而来的消息,显然实在太过出乎大家的意料了,一下子的,整个大堂里鸦雀无声起来。

    陈凯之有救治之法?

    这……怎么可能?

    不,绝不可能的,想当初这天瘟,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那么多名满天下的名医尚且找不到办法,他一个陈凯之,何德何能?

    大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觉得可笑。

    杨同知起先是心里咯噔一下,他以为陈凯之进了疫区是必死的,可现在又听到陈凯之的消息,令他心底深处的不安不禁又浓了几分。

    那家伙可是先去拜了文庙方才进的疫区,现在颇得人心,若是他能安然无恙的出来,这……岂不是……

    可是很快,他就气定神闲下来,不可能!这绝对是天方夜谭。

    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真是可笑,老夫早知这个小子包藏祸心,诸公,这便是明证啊,天瘟若是能有办法救治,何须这个小子来,难道我大陈没有御医吗?我金陵没有名医吗?老夫明白了,他这是从疫区出不来,便不顾金陵军民的死活,诈称自己有了救治之法,想借此机会,逃离疫区,呵……呵呵……此人真是好城府,好算计。”

    杨同知话音落下,各县县令们也不由暗暗点头了,让他们相信渺小的陈凯之有这治病的能力,他们更相信这是骗局。

    杨同知厉声道:“传本官的命令,给本官严防死守,本官早说了,一只苍蝇都不得自疫区出来,若是有人敢冒险,越过雷池一步,立杀无赦,给本官再增派数十个神弓手,随时候命。”

    杨同知似乎还不解恨,眼角的余光瞥了郑县令一眼,道:“不,这事关系重大,和这防疫息息相关,我看那些染了疫病的刁民,绝不会肯轻易罢休,本官要去那儿一趟,在亲自在那督阵,本官倒要看看,这些小贼,可有胆闯关。”

    杨同知雷厉风行,下令各县继续防疫,自己则亲自带着人火速到了疫区的外围。

    这些日子,他无一日不是焦虑的,其中这陈凯之,更是让他忧心忡忡,因为他很清楚,陈凯之是‘触怒上天’的人,自己给他戴了这顶帽子,这个人就绝对要死,若是此人当真能在疫区活下来,将来迟早会是一个隐患。

    那就借此机会,杀了他。

    杨同知打定了主意,早有官军中一个校尉前来迎接杨同知,杨同知如沐春风地道:“辛苦了诸位将士。”

    紧接着,他登上一处楼宇,自上俯瞰疫区,便见疫区外围,似乎有人朝着这边高喊什么。

    杨同知回头,含笑道:“那人是谁,想做什么?”

    校尉道:“大人,那人自称是县学里的博士,被隔在疫区,如今幸得陈凯之相救,方才……”

    “他是说陈凯之能治好这天瘟吗?”杨同知失笑道。

    校尉作礼道:“是这样说的,此人一直都在这里喋喋不休。”

    杨同知眼皮子垂下,接着道:“人之将死,任何一根救命稻草都不肯放过,能治好天瘟,呵……”

    猛地,杨同知扶住了楼里的阑干,眼眸飞快一张,道:“传令,命神弓手,射杀此人。”

    “这……”校尉踟蹰了:“卑下接到的命令是,一只苍蝇不得飞出来,可是……此人并未跨越雷池。”

    杨同知冷漠地道:“妖言惑众,死不足惜,杀!”

    校尉踟蹰片刻,终究是命了人来,一个神弓手就位,手持牛筋长弓,片刻之后,飞箭离了弓弦,只在下一刻,那在禁区内的博士骤然射倒。

    杨同知将目光瞥到了一旁,背着手,对此视而不见:“再有人敢靠近,也照此例,如今灾情紧急,确实不该继续耗下去了,预备稻草和火油吧,这里是瘟疫之源,舍这数百人,金陵的军民百姓就多添一些活下去的希望,今夜预备引火,将这里烧个干净。”

    杨同知说罢,面上带着诡异的笑,他的眼里,仿佛已经开始倒映着熊熊火焰,像是下一刻,便可将这一切令自己所厌恶的东西付之一炬。

    …………

    县学里已经炸了锅。

    有人踉踉跄跄地走进来,慌乱地道:“不妙了,秦博士被官军射杀了。”

    陈凯之将县学当做了临时的医馆,如今他在灾民之中,已到了一呼百应的地步,陈生员已经成为活命的希望,尤其是陈凯之下了药之后,次日便药到病除,治好的人,十之七八,这活命之恩,哪个心里不存感激?

    秦博士是陈凯之叫去的,他大致预料到金陵内外,疫情肯定已经开始蔓延了,现在这里已经找到了救治的方法,自己还是及早出去为好。

    可是秦博士的噩耗传来后,陈凯之一下子从方才的飘飘然里,变得震撼起来。

    自己也曾在县学里听过秦博士讲课的,这秦博士平时是个不苟言笑之人,可是对待自己还算不错,现在想到不久之前,还和自己说话的人,如今却已成了冰冷的尸首,陈凯之不禁打了个寒颤。

    陈凯之不是畏惧,而是愤怒。

    “官兵为何射杀?不是早就交代了,让秦博士不要越过禁区吗?”

    “秦博士没有越过禁区。”

    事有反常即为妖,直到这时,犹如一盆冰水直接灌顶,陈凯之彻底地清醒和冷静下来。

    这县学的院子里,已经开始嘈杂起来,方先生和秦博士也是相熟的,此刻气得跺脚,这些方才还沉浸在喜悦中的灾民,现在也变得惶恐起来,交头接耳。

    那见人就高谈阔论的吾才师叔,倒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陈凯之闭上眼睛,他能体会到其他人的恐惧还有愤怒。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掺杂这样的情绪,大风大浪,他都曾见识过,要活,就必须冷静。

    官兵会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吗?理应不会,秦博士乃是读书人,只要他不越雷池,官兵何必触这个霉头?

    理论上来说,只要疫区的人宣称这瘟疫可以救治,就算不信,如今天瘟理应已经开始蔓延开来,也会有人想要试一试,毕竟,想要检验结果不需要花费太多的精力。

    可是……对方却是想让疫区中的人死。

    是谁……如此想要疫区中的人杀之而后快呢?

    陈凯之眼帘一抬,心里似乎已经有了主意。

    又在这时,有人匆匆而来:“官军……官军在疫区外搬运稻草和火油,不妙了,不妙了,他们……他们这是想要将我们都烧死啊。”

    整个县衙里又骤然沸腾了,有人破口大骂,有人忧心忡忡,有人滔滔大哭。

    杀人灭口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