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牧神记 第七十章 妖魔鬼怪
    

    秦牧被她牵着手,只觉这女孩的手柔软细滑,让他心中一荡,不过傅庭岳的心狠手辣还是让他极不舒服。

    他回头看去,湖中的平台上,傅庭岳将对手的十指切下来,竟然还没有停下,转而去切对方的手腕,兴奋得比野兽还要野兽。

    “这是个疯子!不过话说回来,这位庭岳公子好像与我有些牵连。”

    秦牧心中思索,当年司婆婆将他从江边捡回来,因为害怕他早夭,便潜入镶龙城将刚刚产子没多久的城主夫人掳来,变化成一头奶牛喂养秦牧,使秦牧熬过了早夭的时期。

    当时城主夫人生下的孩子,应该便是傅庭岳。

    秦牧是吃他娘亲的奶长大,两人之间的牵连便在于此。

    秦牧回过头来,湖中平台上的那个少年已经没有救了,因为百枚龙币,他进入城主府打擂,敢进来,自然是有些本事,却没想到丢了性命。

    镇江楼中歌舞升平,秦牧跟随灵毓秀来到楼中,只见楼中舞女起舞,这些舞女的五指划过空中,发出叮铃叮铃的脆响,是她们的元气发出的声音,一翘首,一顿足,都伴随着音律。

    一边翩翩起舞,一边还能用元气探出美妙的曲子,令秦牧啧啧称奇。

    楼阁两侧,则有许多张案几,许多仪容不凡的人席地而坐,饮酒作乐,有的欣赏歌舞,有的则看向湖中平台,欣赏对决。

    平台上的情形已经极为凄惨,那个铜筋铁骨的少年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但是楼中却没有人出声制止。

    灵毓秀拉着秦牧,直接来到一张案几边席地而坐,大大方方,毫无见外之意。

    镇江楼中坐着的都是来自各地的强者,威武不凡,见到这一对少年男女来到,各自惊讶,却没有出言询问。

    他们心中这一对玉人想来是哪位高人的弟子,也借着此次的镇江楼会,前来凑热闹,开眼界。

    面前的案几上都是奇珍异果,珍馐佳肴,各种奇珍异兽被烹调的五香十色,鲜嫩可口,让秦牧不由食指大动。

    他被司婆婆拉去卖牛羊,买东西,晚上还没有吃饭,早就觉得饿了。

    秦牧尝了口面前的食物,眼睛一亮,只觉舌头都要化开了,忍不住专心对付面前的珍馐佳肴。倒是灵毓秀说有些饿了,反倒只吃了两口便停下筷筹,饶有趣味的看着他狼吞虎咽。

    秦牧旁边的案几坐着的便是那位美动全城的教主夫人,也是饶有趣味的看着秦牧和他身边的少女。

    “她到底是不是司婆婆?”秦牧心道。

    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人时不时向秦牧这边瞥来,秦牧察觉到此人目光,抬头看去,微微一怔,这人一身甲胄,即便是赴宴也没有脱去甲胄,正是在涌江上有过两面之缘的那位年轻将军秦飞月。

    “秦飞月也在这里?他没有回延康国?”

    秦牧诧异,然后埋头对付面前的食物。灵毓秀吃吃笑道:“那位小将军一直看着你呢,他认得你?”

    秦牧咽下口中的食物,想了想,道:“有过两面之缘,他身边还有一个胖胖的肥七公子,不知道去哪里了。”

    灵毓秀嗔怒,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

    秦牧不知道这女孩生气什么,心道:“这女孩真奇怪,那个秦飞月将军也挺奇怪的,这女孩掐我的时候他险些跳起来,又忍住了。被掐的是我,又不是他,他疼什么……”

    突然,一位老者开口道:“城主,外面的便是令郎吗?真是好本事。久闻庭岳公子乃是镶龙城年轻一辈中最强的武者,而今看来的确不凡。”

    傅云敌笑道:“百善老人过誉了。小儿只是学了些粗劣的法门,贻笑大方。”

    那位百善老人笑眯眯道:“并非如此。久闻庭岳公子乃是方圆千里武者第一人,去年庭岳公子便经过三百五十二场挑战,打死了三百五十二名来自各地的武者,没有一人能够从他手中逃脱。年纪轻轻便有这等战力,着实了得。”

    秦牧眉头挑了挑,继续专心吃饭。

    傅云敌连忙笑道:“小儿打死的都是大墟中的弃民,倘若是外地来的,小儿还是会留情的。”

    百善老人笑道:“弃民中也不乏有强者,庭岳公子的本事的确了得。”说罢赞叹不已。

    傅云敌呵呵笑道:“小儿是个实诚人,从不强逼别人和他比试,都是去街上请这些大墟中的弃民前来打擂,许以钱财。怎奈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弃民还是络绎不绝前来挑战小儿,结果都送了性命。小儿这百枚龙币,却从未花出去过。说起来,小儿实在是会过日子呢。”说罢,哈哈大笑。

    众人也跟着大笑起来。

    就在此时,一个黑脸老者笑容猛地一收,声音如雷,盖过众人的笑声:“教主夫人,大育天魔经夫人已经研究了多年,而今可以让我们也开开眼了吧?”

    这个瘦削黑脸老者坐在秦牧对面,形容枯槁,双目无神,坐在那里像是一截烧黑的木炭,但是声音却是极大。

    他此言一出,顿时将楼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秦牧旁边的那个充满魅力的教主夫人身上。

    秦牧连忙放下象牙箸,一动不动,闭上嘴巴,忍不住偷偷的嚼着口中的食物。

    嘴里的食物被吞入肚子,少年迟疑一下,又没忍住,拿起象牙箸夹了一片溜肺鱼片飞速的塞到口中。

    那黑炭般的老者勃然大怒,怒视秦牧:“你别吃了!”

    秦牧旁边的那位教主夫人噗嗤笑道:“原来是黑尊者。黑尊者何必动怒?城主邀请我们来便是请我们吃饭来了,为何不能吃?城主,你说是不是?”

    傅云敌咳嗽一声,笑道:“这次盛会也是宴会,请诸位品尝我镶龙城的珍馐美味,自然是须得吃到宾主尽欢。”

    教主夫人轻笑一声,捏了一个红彤彤的果子放入口中,慢条斯理的擦了擦纤纤玉手,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秦牧继续狼吞虎咽。

    灵毓秀也是惊讶,浑然没有想到秦牧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吃得下去。

    没过多久,秦牧便吃个半饱,想了想,又从怀里取出一个油纸包,将里面的干粮取出来,然后挑案几上柔软可口的食物夹了一些放在纸包中,小心翼翼的包起来。

    对面那黑炭般的黑尊者忍不住呵斥道:“小子,你吃不了还兜着走呢?”

    秦牧不好意思道:“我和婆婆还有瞎爷爷今天才进城,路上只吃了些干粮,还没有吃东西。这里的饭菜很香,婆婆和瞎爷爷的牙口不好,所以我挑一些给他们带回去。”说罢,看了看教主夫人,心中疑惑:“她到底是不是司婆婆?等一下,这胭脂香味不正是我和司婆婆一起买的胭脂味儿?”

    教主夫人眼中闪过一道柔和的光,似乎很是感动,笑道:“你还是个孝顺的人,我越看你越是顺眼了。”

    楼中众人都是一幅看乐子的样子,对秦牧充满了同情:“教主夫人原本便是鼎鼎有名的魔女,最烦这些孝道之类的繁文缛节,这小子肯定会死得无比凄惨!”

    那黑炭般的黑尊者等到秦牧包好食物,冷冷道:“吃饱了吗?”

    秦牧老老实实道:“半饱。”

    黑尊者气结,冷哼一声,哼声传出,镇江楼的百十个窗棂哗啦啦作响。

    秦牧不禁钦佩不已,赞道:“前辈修为好生雄浑,我便做不到。”

    黑尊者额头青筋跳动两下,按捺怒气,静静等候秦牧吃完,而一直笑吟吟的教主夫人也放下象牙箸,不再食用。

    黑尊者吐出憋在胸腔中良久的浊气,冷冷道:“现在都吃饱了吧?可以说正事了吧?”

    楼中众人目光雪亮,纷纷落在教主夫人身上。

    教主夫人一笑百媚生,让楼中众人眼前似乎都明亮了许多,笑道:“黑尊者,就算将大育天魔经给你,你自觉你能活着走出镶龙城?只怕城主是第一个要你命的人,而且在座诸位,恐怕也不会容许你活着走出大墟。”

    黑尊者站起身来,身后元气陡然变得漆黑无比,在他脑后的空中凝聚,形成一个四臂天魔,狰狞凶恶!

    将元气运用到这种登峰造极的程度,甚至元气显化成魔神,这种手段,不逊于傅云敌的八相天神功!

    黑尊者四下扫了一眼,冷冷道:“天魔教的圣典落在我手中的话,那就是我的,谁敢觊觎,不怕被我宰了吗?”

    楼中众人笑而不语。

    教主夫人吃吃笑道:“这堂上有延康国的贵客,还有大墟隐匿的高人,你能灭掉哪个?这位小将军便是来自延康国吧?”

    她指的正是秦飞月,笑道:“久闻国师神下第一人之名,想来弟子也是不凡。”

    秦飞月微微欠身,道:“小将秦飞月,家师的确是延康国师,不过我此来并非是为教主夫人和大育天魔经而来。教主夫人虽是天下第一美人,大育天魔经虽是号称成神之法,但国师不在乎。”

    他的话语之中有一种天然的傲气,身为神下第一人的国师,不在乎任何功法,哪怕是能够成神的魔教经典!

    突然,只听一个声音冷笑道:“这里是大墟,不是延康国,国师在不在乎关我们屁事?”

    秦飞月目露杀气,循声看去,说话的那人正坐在他的对面,乃是一个虬髯大汉,衣衫半敞,大大咧咧的席地而坐,一边用手抓东西吃,一边另一只手在怀里搓灰,没几下便搓出一个黑漆漆的圆球,随手一弹那个圆球便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秦飞月皱眉,露出厌恶之色:“大墟中的草莽,实在粗鄙,不必与他怄气。等到国师大军来到,什么妖魔鬼怪都要臣服!”

    他又看了看秦牧身边的女孩儿,如坐针毡,着实头疼:“七公主怎么跑去和残老村的少年厮混在一起了?刚才公主还掐他,有些太亲昵了,这事若是传出去,皇家的脸面还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