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是至尊 第一百一十章 勒索,龙虎膏
    

  四大公子纵使如何纨绔,对于己方无力能撼动强者的认知却还是有的,他们此际显然也都意识到这一点,正愁着骑虎难下之际,听到云扬这一嗓子,自是如奉纶音,齐刷刷地收手后退。
  米空群阴冷的眼神再度落在云扬升上,却是又些气不打一处来。
  又是这个小子!
  刚才他们人多势众形势大好,这小子就提出来群殴解决问题;现在看这么多人也收拾不下自己,他居然又跳出来要做和事老了……
  一时间,米总管不禁生出一种感觉:这小子虽说年纪轻轻,但其无耻程度,却已不在秋剑寒之下!
  真他么人才!
  不过米空群此际也想了结此事,再闹下去只怕就真正不可收拾了,眼见对方停手,亦顺势跳出圈子。
  “说到底大家都是有身份之人!”云扬走到圈子中间,语重心长:“怎么可以这样野蛮的打打杀杀?”
  米空群和四大公子同时大翻白眼,刚才你说大家都是江湖人,有啥事儿打一场解决就好了嘛;江湖是江湖了云云,如今言犹在耳,不过就是看来形势不对,就都成了有身份的人了……
  这家伙上下嘴皮子一翻,啥都能说啊。
  “有什么问题,有什么误会,大家当面说开不就好了嘛,何必非得动刀动枪。”
  云扬继续劝解:“秋公子,这事情吧,冤家宜解不宜结啊。大家打了这么久,什么气也都消了,不如平心静气地谈一谈如何!”
  秋云山心说:我气没消,只不过打不过对方而已。
  米空群心说:我气也没消,但这么继续打下去确实没好处……
  “米掌柜……”云扬看着米空群:“关于这事儿的始末我也有听说,这事儿你大抵是好心办了坏事儿……导致秋公子直接坐蜡,而且这蜡还坐得比较严重一点,对不对?”
  转头对秋云山:“秋公子你这边呢,年轻气盛,心高气傲,对吧?丢了脸,咱就得找回来,这无可厚非,你说是不是?”
  两边都同时点头。
  “这样,就此事我提个解决方案供你们双方斟酌思量。”云扬道:“秋公子你呢,首先就将你请来的人全都送回去,相信你原本就没什么绑架要挟的意思吧,就只是和米总管开个玩笑嘛……一人赔偿一百两银子惊吓费好了。这不多吧?”
  “还有这三位公公,每人一千两银子医药费亦是省不了的!”
  云扬道:“如此秋公子这边不就解决了嘛!”
  他转头看着米空群:“不过米总管那事儿处置得确实是有些不到地道,这样,秋公子都答应化干戈为玉帛了,米总管就象征着意思意思,拿些大内龙虎膏出来把这事儿了了吧。”
  “大内龙虎膏?!”米空群声音都变了调,两眼瞪得圆圆的看着云扬:“你这是做和事老?你这分明是在狮子张大口、敲竹杠!”
  那边,秋云山眼睛一亮,道:“老大说的不错,米总管只要给拿出来五份大内龙虎膏,今天这事儿,我们一笔勾销!”
  “就当没发生过!”
  冬天冷三人眼珠子也亮了起来:“秋兄说得不错,我们和米掌柜本来就是朋友,大家何必伤了和气,只要五份大内龙虎膏,这件事儿,咱们就化干戈为玉帛,全部抹掉!”
  米空群气极反笑:“你们打得好算盘!这件事,绝无可能!”
  大内龙虎膏;乃是玉唐皇家的有数秘药;功效强大之极。
  当初,玉唐建国皇帝陛下乃是机缘巧合,获得了一头传说玄兽阴阳蛇的尸体;亦是因为吃了阴阳蛇的血肉,才成就了一身无敌玄功。
  斩将夺旗,战无不胜,一步步建立势力,到后来更建立了玉唐帝国。
  现如今的整个玉唐帝国,都是从一无所有中,赤手空拳打出来的天下。
  可见这阴阳蛇的功效强大。
  然而阴阳蛇身体最强大的却还非是其血肉,而是其内丹。
  这枚内丹,乃是整个天玄大陆公认的、硕果仅存的一枚顶级玄兽阴阳蛇内丹;此界修者根本无法吞服之增强修为,就算是大宗师境界的顶级强者,吃下去也唯有爆体而亡一途!
  不能利用的宝物纵使再珍贵也只如鸡肋,初初这枚超级内丹有相当一段时间都沦为象征性宝物而存在!
  然而一个机缘巧合的契机,玉唐皇室中人意外发现这枚不可能吞服增强修为的内丹却可以泡酒。且泡出来的酒,大是不同凡响!
  泡酒过程很简单,将内丹放在一个盛满酒液的酒碗中一天一夜,然后酒碗里面的酒液会自动凝结成半固体的膏状;只有一碗底。
  但这一碗底吃了之后,却可以从此金枪不倒,男性能力出类拔萃;这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
  若是有强大高手在身边辅助;一个禀赋好的人在突破的时候吃下这龙虎膏之后,立即运功,再有旁边的高手输入玄气全力相助,却有可能在天赋的基础上,再开一个窍穴!
  这才是龙虎膏真正逆天的地方!
  虽然只是‘有可能’再开窍穴,但这也是整个天玄大陆,唯一的,能够突破天赋窍穴的办法!
  且普天之下,就只有玉唐皇宫有这个超级好东西!
  现在,云扬一下子就要五份,这又何止是狮子大张口,根本就是在抢劫,明目张胆的抢劫!
  如此条件试问米空群又怎么可能答应!?
  “绝对不可能!”米空群断然否决:“龙虎膏乃是大内秘药,更由皇帝陛下亲自掌管。你们开出这样的条件又岂止是强人所难,根本就是毫无和解的意愿,否则怎么会提出这等完全做不到的要求!”
  米空群终究是大内总管,纵使此际处于下风,也早存和解的意向,可是面对这等苛刻条件,直接拒绝,态度决绝,
  你们几千两银子,就想换龙虎膏?简直是太便宜了吧?而且还是你们绑的人!
  就算是这世界上最贪心的劫匪,也绝不会做出来这等要求!
  秋云山阴笑道:“别人或者当真没办法做到,但米掌柜却必然是有办法的。退一万步说,就算米掌柜当真没有办法,也必须要想办法的做到,对于此点,绝无转圜余地!”
  米空群道:“几位未免将我米空群看得忒重了。我说是大内总管,说到底不过就只是一个身体残缺的下人;如何能够拿得到龙虎膏这等梦幻逸品?若是几位公子执意为难米某,米某人奉陪便是!无非便是鱼死网破!”
  若是云扬没有抛出来龙虎膏这三个字,那么秋云山等四个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倒是很有可能被米空群这番鱼死网破的措词唬住。
  但是,现在……一切顾虑都不存在。
  此际充斥在四个公子哥儿耳朵里的,唯有龙虎膏三字!
  对于这四个已经被酒色差不多掏空了身体的家伙来说,天下间任何宝物,只怕都比不上龙虎膏的诱惑力更大!
  有这等不世诱惑在前,就算是拿小命搏一搏,那也是值得滴!
  春晚风哼了一声,道:“米掌柜这番话是打算以命相搏的宣言吗?只可惜我们四个人从来不怕这一套,更加不是吓大的;若是米掌柜决意如此的话,那么今天晚上咱们就在这里结结实实的闹一场大的。”
  夏冰川阴阴的笑着:“不错不错,集结我们人力或许仍旧留不下米掌柜,但是……米掌柜的族人,却一个也别想活。对了……米掌柜你纵然能够逃出一条命,却不知道保证你这一条命十成之中还剩几成,是一成还是两成呢!”
  “就算侥幸脱身又如何,此役之后大家立场冏然,乃是生死大仇,我们四大家族必定会即刻展开追杀,不死不休!”
  冬天冷很有风度的仰着头:“我可以在此断言,在你伤势没有恢复的时候,就会被我们找到,魂走九泉!”
  “我等四人,愿意对天立誓,合力承诺这个断言!”
  秋云山道。
  “所以,若然米展柜不愿意拿出龙虎膏,表达诚意,那就什么都不用谈了。”春晚风道:“就算你不拼命,我们也不会放你离去!”
  无可抗拒的诱惑在前,这四个货你一言我一句,尽都卖力演出,字字见血,句句戳心,尽显世家公子强横霸道之能事。
  米空群心下悲催之极,怒意更甚,然而憋屈的感觉还要更甚于前两者,大怒道:“你们所求的乃是龙虎膏!那是简单的东西吗?!那是皇家密存的顶级秘药;那阴阳蛇内丹虽然可炮制龙虎膏,但每年最多也只能够溶出十副龙虎膏而已!再多,就没有效果了……若是一副两副我想想办法,或者尚有转圜,可你们现在张张嘴就要五副?这不是强人所难却又是什么?”
  “那我们不管!”冬天冷毫不讲理:“条件就这一个,你答应,咱们就握手言欢;你不答应,我们就生死相见!”
  米空群眼中如欲喷出火来,死死地瞪着冬天冷,良久没有说话。
  半晌之后,突然间豁然一个转身,啪啪啪三声响,跟在他身后的三个太监,竟尽数被他于电光石火之间击毙,人人脑浆迸裂,死在地上。
  “好,就是五副龙虎膏,了结此事!”米空群一字字的道:“三天之内,在青云坊交货!”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