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一百零九章 我来说合一下

我是至尊 第一百零九章 我来说合一下

  哗啦啦……
  不过片刻之间,所有大内侍卫尽都走得一干二净。
  场内,就只留下了五个太监。
  至此,彼此强弱之势,就此逆转!
  米空群气得浑身发抖,一双细长的眼睛,毒蛇一般看着秋剑寒,满眼尽是凶残刻毒。
  秋剑寒衣袖一拂,淡淡道:“似尔等这般江湖恩怨,私人小事,老夫懒得掺和!我警告你们,不要给我在皇城闹出大事,否则老夫必不轻饶!”
  “我们走!”
  “米空群,我们的帐,等你把这些鸡毛狗碎的事儿处理完毕之后,老夫再和你算!今天老夫也不会趁人之危,你好自为之!”
  老元帅怒冲冲的转身,根本不给人说话的机会,大踏步而去。
  云扬等人在一边看的佩服得五体投地!
  秋老元帅是高人哪,这姜果然还是老的辣,这流氓手段真是啧啧啧啊……
  云扬真不能不佩服!
  秋剑寒秋老元帅这一手流氓霸气,端的是神来之笔。
  这边才见自己侄儿撑不住了,不等事态持续恶化,立即出手介入。
  而且一出手,就是不留余地的直指要害所在!
  简简单单三言两语,口口声声的国家大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米空群的所有气焰打压得干干净净,最终连口都还不得。
  只要米空群敢强辩,秋剑寒就敢直接将他抓起来,跟着就地正法亦不过是顺手的事而已。
  纵使米空群识得厉害,不敢强辩,可人家秋老元帅仗着官威,占着大义,将对方的人马驱逐的一干二净,令到对方沦为光杆一条。
  拉偏手拉得已经去到了极致的秋老元帅,临走临走还要丢下一句:江湖是江湖了,老夫懒得管。老夫不趁人之危。
  然后就这么走了……
  不,秋老临走前貌似还有一句威胁:你先把这边处理完了我再和你算账。
  嗯,你要是处理不好,老夫就真的和你算账!算总账!
  看你怎么对付我侄子!
  我侄子对付你,你要是磕了碰了伤了死了,都是你倒霉,但要是我侄子有什么不对,那就继续算账!
  这面皮之厚,又岂止是一句厚如城墙能够形容,起码也得是城墙拐弯才差堪比拟!
  “这才是滚刀肉,这才是老流氓,这才是不讲理的极致……至高境界啊……高山仰止望而生畏!叹为观止心服口服!”云扬深刻的检讨自己。
  在不要脸、滚刀肉、耍流氓、不讲理……这些层面上,自己可以进步的空间大把,需要学习的更多啊!
  看看人家老元帅,在自己侄子完全陷入劣势之际,不过一出手便即扭转了乾坤。
  这等手段,比自己刚才所想的那些曲里拐弯手段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
  简单,粗暴,直接!
  然而效果却是立竿见影,入木三分,当真了得!
  看着几乎傻在当场的五个太监,众人几乎要笑出声来,就你们几个常年身处深宫之中的阉人也想与秋剑寒这等老兵痞、老流氓、老滚刀肉争锋?
  根本就不在一个技术层面上好么!
  别的不说,双方可是足足差了一个身体重要器官呢!
  米空群眯着眼睛,看着秋剑寒离去的方向,阴冷的哼了一声。
  “老元帅临行赠言大有道理,不过就是些鸡毛狗碎的私人小事,何至于扰动这般风波,这会天色真正不早了,赶紧开始算账吧。说到底也不是啥大事,赶紧了结是正经。”云扬优雅的迈着步子走出来,开始打圆场:“其实这事儿,我感觉吧,就是一场误会,于彼于此都是误会。米总管也不是外人,秋大少也是朋友,咱们和和气气的聊一聊,了结了这场误会,如何?”
  米空群阴冷的眼神扫了云扬一眼,显然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的家伙是谁。
  在这个当口贸然介入势成水火的两方之中,强充和事老,你以为你是谁?有这个分量吗?
  “你们要是实在不愿意聊也没关系。”云扬见没人搭话立即改了口气:“冤有头债有主,江湖事江湖了,索性就在这里用江湖人的方法解决这桩恩怨,岂不痛快!”
  “大家打一场吧!”
  “谁拳头大,就是道理大。”云扬道:“反正一边是四大家族,一边是五位公公,按照数量来说,五,还是比四多的,要不我也分担一个。那边的这位是吴公公吧,咱们是老熟人了,来聊聊吧……其他的就交给你们了……”
  这句话忒无耻!
  云扬说完这句话,别人都还在懵圈的时候,他自己居然已经一跃而起,冲着这位吴公公就冲了过去。
  这一次,九爷我就好好的摸一摸,这个家伙的底子到底是个什么料子。
  那边,秋云山从善如流:“云老大所言之法甚合我心,左右将米总管的人都放了,咱们今天就只招待米总管一人!都给我上!”
  话音未落,四大家族的八大护卫还有其他的护卫们尽都蜂拥而上。
  他们全都是老江湖,刚才大内侍卫云集,彼此强弱悬殊,他们自然是不敢有丝毫妄动的,然而此际双方强弱之势逆转,秋老元帅临走之时的隐喻之意,杀机暗蕴,却又有谁听不出来,自然是能够将米大总管永远留下的最好,尤其此际还是打这种顺风仗,人多欺负人少的活儿,端的是大大人情凭空落,冬天冷等人岂会落在人后?
  “我们也来了!他么的,此次波折可不只是你被耍了,我们之后被连累追根溯源岂非也是源自此獠了,这笔账,也是要找米空群!”
  “对,我的麻子得找他赔偿!”
  “我也是!”
  “那水月寒十有八九就是他的同党!”
  “说的太对了,他们一定是一伙的……看拳!”
  ……
  那边,吴公公看到云扬强势而来,脸色登时一变,二话不说,撒腿就跑。
  云扬呼呼喝喝的追了上去,手中一块大砖头,以流星赶月之势扔了出去,“啪”的一声正整砸在那位吴公公后脑勺上,只砸的对方一声闷哼。
  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云扬手上也不知道啥时候抱了七八块砖头,反正就是那么噗噗的扔过去狂砸,吴公公勉力挣扎,好不容易跑到那拐角处,身上已经挨了五六块大砖头。
  只砸得鲜血横流,鼻青脸肿。
  云扬心中快意莫名,暗道这货在人前果然不敢暴露实力,但我却是最喜欢这样的了,你心有顾忌,不敢暴露,我就直接打死你!看你是选择暴露还是被我打死!
  大声狂吼连连,宜将剩勇追穷寇;飞一般追了过去。追过拐角,不由一愣。
  整条道路空空荡荡,却哪里还有这位吴公公的人影?
  “果然跑了!”云扬随即转头就回来了,才不给这家伙刺杀自己的机会。现在又打不过他,能够占这么一个大便宜已经很不错了……
  “这家伙,果然在脱离了人的视线之后,就会显露真实的修为,再不给我出手攻击的余地……”云扬一边走心中一边想:“可是这货不该与这位米空群是一路的么?怎地在他面前也不敢展现实力?”
  “这么宁可被人打得半死,羞辱得猪狗不如也不肯展现实力,究竟是为什么?”
  这是一个现在的不解之谜。
  但云扬相信,自己很快就能解开。
  这家伙已经在自己手上连续吃两次大亏,不想报复回去才怪。
  仅凭上次普一吃亏,转头就回来报仇,不难判断此人睚眦必报的心性,相信稍后势必再来刺杀,然而只要他再来找自己,自己就能弄明白个中玄虚!
  ……
  待到云扬再转回去一看战局的时候,却是大吃一惊!
  场中剩下包括米空群在内的四个太监,其中三个都已经被打倒在地;只剩下米空群一个人尚在抵抗,那米空群的实力端得非凡,纵使以一人之力同时面对着四大公子,八大护卫,还有其他三四十位高手的围攻,仍旧表现游刃有余!
  身子好似游龙一般的在人群中闪来躲去,偶尔出手,就必定有人喷血后退!
  这位米总管,赫然是一位不世出的顶级高手!
  以一人之力,抗衡四五十位高手围攻;虽然围攻众人以四五重山实力者占多,但,八大护卫却全都是六重山以上的修为,甚至其中还有两位已臻七重山之境的超等高手!
  以这样强悍的综合实力,居然收拾不下一个米空群!
  甚至于……以云扬观视看去,米空群犹自没尽全力,尚存保留。
  不知道是秋老元帅的警告声犹在耳,还是他自己也知道,双方正面打上一场也说明不了什么,甚至可以令到双方多一个下台阶的缓冲余地,然而若是真的将这四个纨绔失手杀了……那么,就算自己有通天本领,就算自己永远躲在皇宫里,也是万万逃不过四大家族的死亡追杀!
  云扬的目光何等犀利,照眼片刻便看出了这一点,同时更得出了今夜己方并无力狙杀米空群的最终结论!
  “住手!”云扬高叫一声:“大家给我个面子!都说我来做这个和事老了……”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